竹紙巾

IMG_5723.JPG半年前在此專欄向讀者介紹過從歐洲進口由回收紙包飲品包裝盒循環再造的廁紙及紙巾,品質很好,可惜銷售點不多,價錢亦偏貴(四十多元一條八卷)。加上我後來發現屋企附近的超市和藥房可以買到某大牌子獲得森林監察委員會(FSC)認證的廁紙,價錢相對便宜 (三十七元一條十卷),遂改用。直至最近數月,我又有新發現:救世軍家品店推出自家品牌的環保廁紙,與上述大牌子的廁紙一樣擁有FSC Mix認證,且價錢便宜得多(二十元一條十卷)。瀏覽FSC的官方網站,見FSC Mix標籤的定義如下:產品內的木材源自經FSC驗證的森林、FSC受控木材或符合再生纖維材料組合的產品。縱然並非100%使用FSC驗證森林原料,受控木材排除了下列各項情况:非法砍伐所得的木材、木材砍伐的過程違反傳統和民權、木材砍伐自具高保護價值的森林、木材砍伐自正在被轉換成種植園的森林、木材砍伐自種植了基因改造樹木的森林。

種竹比種樹更好?

救世軍的環保廁紙與上述大牌子產品的不同之處,在於其100%取材自竹纖維。根據產品包裝上面的介紹,還有以下好處:天然抗菌、生長速度比樹快50倍、收割後毋須再種植——可持續發展、種植竹比種植樹使用更少的土地並能收割更多的纖維、毋須殺蟲劑或肥料——減少污染、竹比樹吸收多35%二氧化碳和釋放多35%氧氣、用來製造竹漿的竹並不是熊貓的食物來源。

無科學根據:竹纖維能抗菌

本着求真精神,我試圖就上述各點上網查證一下。先旨聲明,我讀書時是一名文科生,物理化學生物只在中三時讀過一年,如有理解錯誤還望各位不吝賜教。第一點,有關竹纖維能天然抗菌這個說法,雖然很多人講,但似乎並無科學根據。我找到而又讀得懂的解釋如下:雖然竹子這種植物確實含有抗菌物質,因而其樹幹能自我保護免受昆蟲和真菌侵襲(因此不需要殺蟲劑這點是對的),但這些抗菌物質存在於竹子的樹皮上,而不存在於竹纖維內,更不會存在於竹漿中。至於某些竹纖維製品被驗出有抗菌物質,其實是來自抽取竹纖維的化學程序時產生的副產品。

其他好處且留待我下周繼續查證。 

原文於明報刊登

 

 

 

民宿爺爺之農業體驗

難得忘年之交不嫌棄,趁着大學畢業後與開始工作前的空檔帶着我這個已經數年未有出門遠行的大嬸暢遊日本,又因為知道我對農業感興趣,故特意在姬路一站預訂了標榜世界遺產(即姬路城)和農業體驗的民宿「爺爺」之家

從大阪乘火車至姬路再轉搭巴士到達佛教聖地書寫山下的住宅區時天已黑,一落巴士就喜見民宿「爺爺」坂口先生和太太於巴士站旁等待。原來他們家的房子就在巴士站旁不遠處,而民宿就設在他們家旁邊的另一房子內。安頓下來之後我們步行數分鐘前往一間家庭式經營、屬前舖後居格局的壽司店用膳。爸爸即製壽司,媽媽招待食客,十歲左右的兒子則不時探頭出來看看這兩個來自遠方言語不通的怪客,場景甚是溫馨可愛。

「爺爺」園圃 殊不簡單

晚飯後回到民宿,坂口先生細心地為我倆安排行程。了解到我們對日本農業感興趣,便邀請我們第二天早上參觀他家的園圃。翌日早餐過後,步出民宿行廿步就到達板口家的園圃。見有幾行田,種有粟米十來株(「爺爺」說待孫兒下周回鄉探望時採摘),苦瓜和青瓜各一排,並有大量等待清除的野草,我心想以退休人士閒時種菜為樂來講,這個規模也算是意料之中吧。怎料好戲原來在後頭!參觀完家門口的園圃後,「爺爺」開車帶我們去參觀他們家其他九個園圃!其中種米的園圃最大,目測面積約有一萬平方呎,年產稻米兩千公斤。我們對於單靠「爺爺」「嫲嫲」兩人便能有如此產量表示讚歎,「爺爺」則向我們解釋這是由於插秧、收割和磨穀等工序全部機器化,並向我們展示這些機器。以插秧為例,他的插秧機器每轉動一次便能插秧四株,駕駛着此機器,不消一天便完成整塊田的插秧工作,方便快捷。其他八個面積較小的園圃則種植了芋頭、葡萄、西瓜、秋葵、椰菜、茄子和洋葱等農作物。

每小時電郵通知銷售實况

參觀完十個園圃,「爺爺」開車帶我們前往附近的農產品市場。市場由當地農業組織經營,陳設與一般售賣新鮮食品的超市無異。「爺爺」和其他農夫將其農作物交給市場代為銷售,市場則從營業收入中抽取百分之十五作為佣金。除了代為銷售,市場更會以電郵方式每小時通知「爺爺」其農作物的銷售實况。得知某種農作物當天特別好賣的話,「爺爺」便可以即時落田採收多一些拿去賣。

誠意推薦各位對農業有興趣的朋友前往參觀學習。

原文於明報刊登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

Screenshot 2017-07-23 11.29.40

四年前我與好友Leo利用公餘時間成立「撲水」飲水機地圖,將全港可供人自備水樽免費斟水飲用的地點收集起來,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讓人隨時隨地查閱。推出以來一直深受關注環境保護的朋友愛戴,紛紛下載使用並熱心報料,致使「撲水」飲水機地圖收錄的飲水機地點由最初的500個增加至現在的1100多個,亦增進了社會對即棄樽裝水問題的認識。

向環境局「撲水」不果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1.0由善長仁翁義務開發,分文不取,對此我們由衷感激。但科技發展一日千里,Android版本早於兩年前開始不能與升級後的操作系統兼容,意即用家一旦換新手機就不能再使用「撲水」。因此我們必須更新手機應用程式。一問價錢,不得了,要六位數字!哪來有錢?試過向環境局查詢我們能否申請哪些什麼環保基金來更新「撲水」,獲告知這些環保基金只會資助有地點、日期、參加人數和展板的「活動」,但不會給錢開發手機應用程式這些「虛擬」的東西。又試過接觸某些家族慈善基金,但對方擺出一副「我有錢派來做好事㗎,你來求我啦」的嘴臉,惹人生厭。我們利用公餘時間為環保出心出力,純為公益,毫無私利,需要遭受這樣無禮的對待嗎?

自資開發 新版本提供新功能

納悶之際,偶然得悉編寫手機應用程式的費用已經因為科技進步而大幅降低至五位數字內。於是把心一橫決定自資開發「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已經上架的新版本提供以下一系列嶄新功能。

有相睇:陸續增設每部飲水機的照片,方便大家辨認位置。

水溫顯示:飲水機出凍水、熱水抑或常溫水,一目了然。

報料按鈕:發現新飲水機?「撲水」資料有誤?撳幾粒掣就可以即刻通知我們。

飲水機應該邊度有:一起發聲,齊來爭取。

開心分享:於社交或短訊平台分享個別飲水機的資料,約朋友在飲水機旁邊等,邊等邊飲。

路線提供:指示你從所在位置步行到就近的飲水機。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推出以來,承蒙傳媒朋友的支持和報道,每天都收到大量報料和建議電郵。也有很多小店、餐廳、機構聯絡我們,表示願意為自備水樽前來的市民免費提供斟水服務。在此誠意邀請各位讀者下載使用,齊來向膠樽水說不。

原文於明報刊登

荷李活道上的素食選擇


周末夜晚,人在中環,搭乘扶手電梯上山,沿途經過了無數喧鬧的餐廳和酒吧,皆非我所好。到達荷李活道,踏出扶手電梯,往上環方向走去,熱鬧漸趨平靜,在距離文武廟的不遠處,就是此行的目的地素食餐廳豆苗居。餐廳開業已經五年,由最初位於西營盤福壽里的橫巷小店,到兩年前遷入這個佔地兩千多平方呎的寬敞新址,一路走來,全靠東主Peggy以及其團隊的心思與堅持。

發芽種子 好吃有「營」

聽從店東的推介,我們先來一客「炸雞」——蘸了南薑粉鮮炸的猴頭菇,再配以椰子克菲爾酸忌廉醬。個人認為,猴頭菇炸起後的口感跟肉相距不遠,充分滿足了我食「香口嘢」的欲望。沾着那個據說有益生菌的克菲爾醬,我希望能藉此消除一下油炸食品帶來的熱氣。後上一客生吃辣「吞拿魚」手卷,所謂的「吞拿魚」,其實是將已發芽的向日葵種子和杏仁磨碎攪拌成蓉,口感出奇地真有點像魚肉碎。根據餐牌的介紹,發芽的過程激活了種子內原本處於沉睡狀態的酶和營養,令其更容易被人體消化和吸收。除了「吞拿魚」,手卷的其他材料還包括以豆薯和椰菜花做成的「米飯」、牛油果、自家製是拉差香甜辣椒醬、香葱和芥末沙律醬。手卷本身已經集合了多種味道,雖然有醬油伴碟,但其實毋須沾來吃。

自家製醬汁 愈吃愈好吃

主菜方面,東主推薦「肉醬」蕎麥寬條麵。自家製番茄醬、葛拉姆馬薩拉 (Garam masala)、豆腐碎、素芝士和薰香菇充當肉末。坦白說,馬薩拉香料對我來說是有點太辣,所以我邊吃麵條邊喝水。蕎麥寬條麵也像同樣有益的糙米飯「嚡口」,吃起來不太習慣。但這道我被迫慢吃的主食卻出奇地有愈吃愈好吃的滋味,情况實屬罕見。另一主菜漬物丼,配以青菜和燒汁,清新可口,非常適合夏天炎熱天氣進食的一道開胃菜。

除了提供精緻素食,豆苗居多年來一直支持由我和好友Leo發起的「撲水」行動,為自備水樽前來的市民免費提供飲用水。各位參觀或參拜完文武廟口渴的話請移玉步去斟水。當然我們更鼓勵你坐下來吃一頓素菜,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原文於明報刊登

捐二手衫去菲律賓?!

Wall-E-2-fat-humans.jpg
上文提到去年4月無綫電視的《新聞透視》揭發舊衣回收商將收集得來仍然新淨的冬天衫棄置於鄉郊垃圾站的做法。究其原因,根據綠色和平去年11月發出的新聞稿報道,現時全球棄置衣服的數量已經超過第三世界二手衫市場所能負荷。以歐洲為例,歐盟一年就累積150至200萬公噸的二手衫,當中大部分滯銷,而亞洲、非洲及南美洲共42國都已明文限制或禁止二手衫進口,以保護當地市場。

經熱心朋友介紹,半個月前我們農場招待了五名趁周日假期修讀創業課程的菲律賓家務助理,她們想在打工合同結束後回鄉開設有機農場,因此前來請教。點解想開有機農場?原來五名女士雖然來自菲律賓不同的地區,但各自家鄉的景况相同,皆是有地有人就是沒有就業機會。以為人家真的需要我們捐出的二手衫褲甚至胸圍底褲?人家最需要的其實是就業機會。製衣業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發展經濟的起步點,我們的善心卻導致人家連起步都不能。正因如此,上述提及明文禁止二手衫進口的42個國家,菲律賓理所當然在其中。

科技進步 失業更嚴重

除了好心做壞事,科技進步似乎將會為落後地區的就業情况帶來更致命的一擊。根據彭博於6月22日的報道,製衣業的全面自動化將可能於未來數年令東南亞地區百分之八十的製衣業工人失業。在此之前,雖然機械臂早已取代了大量汽車和飛機引擎製造業工人的工作,但總以為機械臂進化到可以進行精細的縫紉工序這一天的到來似乎遙不可及。怎料由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的一班工程師創立的SoftWear Automation已經發明了一個名為Sewbot的機械人。Sewbot現在已經能縫製毛巾牀單枕套等工序相對簡單的紡織品,下一步的目標是縫製T恤,再下一步的目標是縫製牛仔褲和恤衫,終極的目標是全面自動化:即將一綑布製成衣,過程不牽涉任何人手。當多個國家和地區內大部分人失業的時候,社會就會動盪不安,後果不堪設想。

這令我想起多年前看過動畫片Wall-E,預示幾百年後地球上的垃圾堆積如山,污染嚴重,只剩下負責壓縮垃圾的機械人Wall-E和一隻蟑螂為伴。人類呢?只剩下小量倖存於一個太空站裏面,因為不用工作,只需要坐在輸送帶的座位上消費玩樂,所以手腳都退化成又胖又短,連走路都有困難。

我覺得這齣動畫片其實是預言來的。

原文於明報刊登

IMG_5423.JPG

有需要人士?

IMG_4633

傳媒揭冬衣回收「回到垃圾站」

看到這個簇新的宣傳片令我想起去年四月中收看無綫電視時事節目《新聞透視》名為「時尚足迹」的一集,記者追蹤調查,發現有參與這個回收計劃的慈善機構的外判回收商的再外判舊衣出口商將大量無穿無爛、恍如簇新的冬天衫棄置於鄉郊的垃圾站。四個參與此計劃的慈善機構,地球之友不作任何回應,救世軍和基督教勵行社似乎以書面回應,只有長春社願意出鏡接受訪問,坦承不知道此「判上判」的舊衣出口商將較新的冬天衫棄置於垃圾站,但會了解事件,看看冬天衣服是否真的沒有出路,並說如果發現屬實的話,「其實我們可能的做法是跟市民講,你捐出來的冬天衫是沒有出路的」。

機構自設二手衫店轉賣

但其實品質尚佳的二手冬天衫在香港是有出路的。同樣參與上述計劃的基督教勵行會和救世軍就在港九新界自設多間二手服裝店,出售收集得來而比較新淨的二手衣服。根據新聞透視引述救世軍的回覆,2015年他們收集了2000噸的舊衣服,其中三分之一的衣服會在自家二手店出售,而我正是救世軍二手店的忠實常客。沒錯,宣傳片中的所謂有需要人士其實就是我。

轉眼間一年多又過去了,未知負責社區舊衣回收箱計劃的民政事務總署除了製作了上述宣傳片以外,還做了什麼呢?有否考慮要求所有參加此計劃的慈善機構自設門市出售收集得來的新淨二手衣服呢?否則繼續派錢給慈善機構卻讓他們將舊衣回收工作外判再外判,然後收集回來的衣物依舊被棄置於垃圾站,究竟意義何在?

 

原文於明報刊登

膠樽水的碳排放

IMG_0404

上文講述從香港出口的膠樽水到歐洲後的零售價竟然低於本地的奇怪現象。有讀者閱後表示驚訝和憤慨,亦有讀者瀟灑地說句:「又如何?全球化貿易就是如此的啦。」誠然,只要商家的如意算盤打得響,這邊廂有商家從荷蘭出口膠樽水到香港;那邊廂有商家從香港出口膠樽水到荷蘭,有何不可?兩艘貨櫃輪還可能會在茫茫大海中遇上,互道安好後繼續各自要走的航程,真是想起來都覺得浪漫非常。

 

一瓶香港膠樽水 運輸碳排放已達68克

但當你將膠樽水貿易所涉及的碳排放算進去,整件事就浪漫不起來了。根據上周提到的荷蘭博文指出,香港至鹿特丹的航程約為18000公里,將一個貨櫃的膠樽水運往當地製造了5670公斤的碳排放,平均每樽水的碳排放為63克。膠樽水運抵鹿特丹港口後呢?還要用貨車行駛140公里的公路才能到達Kruidvat連鎖店的貨運分發中心。平均每樽水再增添碳排放3.7克。離開貨運分發中心後一箱箱的膠樽水們就要分道揚鑣了,各自被送往全國各地九百多間分店,這趟旅程又再為每瓶膠樽水增添1克的碳排放。即是說,在消費者還未購買飲用之時,一瓶來自香港的膠樽水光是運輸的碳排放已經達到68克。與貨架上來自鄰國比利時的膠樽水相比(其運輸方面的碳排放為6至7克),來自香港的舶來品真的是贏到「離行離列」。

這還未計製造膠樽本身涉及的碳排放 ——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施凱閔博士回覆我書面查詢時指出:從石油中提煉和合成1公斤的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膠樽的原材料,簡稱PET),過程中就會排放2.2至2.5公斤二氧化碳。以一個膠樽淨重約25克計算,生產每一個膠樽涉及的碳排放約為55至62.5克。副教授又指出,假若將膠樽回收再造,每重塑1公斤的PET只排放0.75至0.83公斤的二氧化碳(即回收再造生產每一個約25克的膠樽涉及的碳排放約為18.75至20.75克),比從石油中提煉和合成PET的碳排放低至三分之一。

大部分膠樽都是「有今生冇來世」

這令我想起屈臣氏蒸餾水近一年來聲稱其膠樽採用再生膠製造,廣告語為「有今生有前世」。因此,平心而論,其膠樽生產的碳排放應該以上一段第二種方法計算。可是,由於香港仍然未有立法強制生產者回收其生產的膠樽,加上回收膠在香港「冇價冇市」,致使每天落入堆填區的PET 膠樽高達136公噸,數量超過500萬個。大部分的膠樽都是「有今生冇來世」。因此,我懇請大家,無論膠樽水來自外國還是本地,都一律拒飲。

 

原文於明報刊登

七一好㷫:遊行路線上的「撲水」地點

一年容易又七一,「撲水」Android 手機應用程式 2.0 趕及在這個普天同㷫的日子前隆重登場。懇請大家遊行時自備水樽,唔好買膠樽水,飲完要斟水的話睇我地嘅地圖搵飲水機就可以了。

如欲下載「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 Android 版本,請瀏覽: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computancy.apps.waterforfree

Iphone 版本請按此處

 

 

物離鄉賤

IMG_5262

上周見到荷蘭裔的司馬文在facebook貼文,告訴大家可以在荷蘭用5.16港元,買到來自大埔工業邨的屈臣氏蒸餾水,而同一樽水在香港的售價為7.5元。司馬文感嘆,明明荷蘭有足夠的飲用水,為何還要反智地將一箱箱的膠樽水遠渡重洋運去荷蘭?航程中製造了多少碳排放?他呼籲各位為了拯救地球先生,口渴請飲自來水。見司馬文提供了該荷蘭博文的谷歌中文翻譯,雖然說 「長文慎入」,但讀下去深感到作者內心的那團火,故冒昧將文中的重點撮要報告一下。

該作者首先指出香港本身為一個缺乏水資源的城市,根據水務署的網頁資料顯示,「東江水是本港目前最主要的單一原水水源。自九十年代後期起,東江每年對港供水量佔全港用水總需求量差不多七至八成。」一個缺乏水資源的城市將從鄰省買來的江水蒸餾後賣去歐洲究竟是什麼玩法?難道彼邦很缺乏零礦物質的膠樽水?

航運運費便宜得難以置信

作者跟着深入研究運費的問題,經過一輪電話查詢和計算後,得出的答案為:將一支膠樽水由香港用船運往荷蘭,所需運費僅為0.02美元,即約0.16港元。何解這麼便宜?原來為了配合中國近三十多年來的經濟發展,世界航運業的規模不斷擴大,致使效率不斷提升、邊際利潤不斷下降,令航運運費便宜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水平。即使如此,作者還是未能理解為何來自香港的膠樽水會出現在歐洲主要零售集團Kruidvat店內的貨架上,直至他認清以下事實:屈臣氏蒸餾水和Kruidvat同屬屈臣氏集團旗下業務。而該集團為長江和記實業集團成員,後者的港口業務遍佈全球,包括全球最繁忙貨櫃港之一的香港葵青貨櫃碼頭和荷蘭鹿特丹貨櫃港。樽水是你的、貨櫃碼頭又是你的、連彼邦間藥房都是你的,這個玩法其實叫做「玩晒」。

價格根據本地市場調整

但就算「玩晒」都仍然未能解釋物離鄉賤這反常現象,答案在作者引述Kruidvat發言人的這一句:樽裝水的價格根據本地市場調整。在香港可以打感情牌,標榜自己為香港人生產蒸餾水已經一百多年,賣貴一點都可以;在荷蘭,這個品牌對消費者而言沒有任何意義,勾不起任何集體回憶,不賣便宜一點不行。

至於這膠樽水帶來的碳排放問題,留待下周再談。

編註:司馬文的facebook貼文轉載自Timo Nijssen在荷蘭網站de Volkskrant(the People’s Paper)發表的文章,www.volkskrant.nl/kijkverder/2017/water/

良食。膠樽水?!

 

這個週末一連兩天大埔生活書院舉辦了一個名為「良食市集之 — 食之者眾」活動。我之前去過生活書院參加活動,很喜歡這個地方,也欣賞生活書院的經營理念。因為有朋友在此開檔,昨天專程到場支持一下。

到達現場,首先看見的是手工食品的市集,有賣手札咖啡的、有賣手工麵包的、有賣溏心蛋的、有賣新鮮有機菜的、有賣 lemonade 的,市集有水斟,也提醒參加者自備餐具,場內也有指示洗滌餐具的地方。我也開心愉快的用自備的水樽買了 lemonade 來解渴。

看完了市集,移步到課室裡面看展覽。那個關於現代食品工業問題的展覽確實精彩,一個展板上掛上了幾十瓶香精讓參觀者去聞,讓大家去猜猜這是什麼香味,答案在瓶子的旁邊的小卡片上,你翻過來就能開估了。那些惹人喜愛的草莓味、北海道牛奶味、雲呢拿味,通通不過是一些化學合成物而已。背面那個展示食品顏色添加劑的設計概念相同。坊間那些空氣麵包裡面放了什麼添加劑來防腐膨脹塑化,一一陳列出來。展覽用的木架明顯是手工精製而成的,跟負責講解的義工聊起,她說這個展覽大家籌備了好幾個月。同場也正在進行有關於種植和食物的研習室,根據市集的資料介紹,「研習室內藉由食物的議題,重新檢視人與自己、人與社會、人與大自然的共生關係 。歡迎一眾關注食物、耕種、和可持續發展的朋友來聚一聚!」

參觀展覽完畢,想起剛才碰見龐一鳴時他說下午三點半有他的分享,遂前往禮堂撐場。到達時分享已經進行了一半,龐一鳴正提到河源這個地方距離香港不過三個小時車程,從食物生產這個角度而言,廣義來說可以將之視為本土生產。此時我猜想一定是因為臺上另外一位講者的食物生產地在河源吧。怎料幾位現場工作人員突然出現在我身後,開始派發這位講者送來的河源礦泉水!

我向這幾位工作人員質問為什麼要派膠樽水,她們不住的說因為是嘉賓送來的。我反問就因為是嘉賓送來的你們就要派了嗎?這個活動的主題不正正就是是叫人檢視人與大自然的共生關係嗎?爭論間,台上那位送了幾箱水來派的嘉賓向我們問道:「我帶來的水有什麼問題了?」

既然你問到,我就話你知啦!香港每日掉 136 公噸 PET 膠樽落堆填區,以每個膠樽重約 25 克計算,為數超過五百萬個。除了塞爆堆填區數百年都不化,亦有數之不盡的膠樽流落大海,分解後變成膠片膠粒,毒害誤吞膠粒的海鳥和海洋生物。人掉膠,魚吞膠,人食魚。塑膠已經進入人類的食物鏈,你話這算不算是問題?

事後我於主辦單位的活動面書專頁留言查詢為什麼這個鼓勵參加者「走塑」、自備餐具、為攤檔負責人提供可再用飯盒午餐的良食活動會自相矛盾地「派膠」大送膠樽水?可惜在交稿前仍然沒有收到回應。盼生活書院賜覆。

原文於立場新聞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