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稿] 「撲水」Android 手機應用程式 2.0 隆重登場

Screenshot 2017-06-17 16.37.06.png香港,2017年6月20日 – 「撲水」是一個手機應用程式,將全港可供人自備水樽免費斟水飲用的地點收集起來,讓人隨時隨地查閱。 自2013年夏天推出以來,深受廣大關注環境保護的朋友愛戴,紛紛下載使用並熱心報料,致使「撲水」飲水機地圖收錄的飲水機地點由最初的五百個增加至現在的一千一百多個,亦增進了社會對即棄樽裝水問題的認識。轉眼四年過去,為了進一步推動以自備水樽和使用飲水機斟水來代替膠樽水,我們誠意推出「撲水」手機應用程式 2.0 Android 版本。

新版本提供以下一系列嶄新功能︰

· 有相睇:陸續增設每部飲水機的照片,方便您辨認位置

· 水溫顯示:飲水機出凍水、熱水抑或常溫水?一目了然

· 報料按鈕:發現新飲水機?「撲水」資料有誤?㩒幾粒制就可以即刻話我地知

· 飲水機應該邊度有:一起發聲,齊來爭取

· 開心分享:於社交或短訊平台分享個別飲水機的資料,約朋友喺部飲水機旁邊等,邊等邊飲。

· 路線提供:指示您從所在位置步行到就近的飲水機「撲水」

​「撲水」團隊雖然力求做到資料詳細和準確,但亦需要更廣大群眾的支援,我們不久之後就會推出撲水大使計劃,招募同路人一起監察全港飲水機狀況,敬請留意。

img_1593

除此之外,「撲水」注意到戶外內大型活動往往是消耗膠樽水的重災區,一個活動動輒派發過千支膠樽水。因此自去年九月起提供飲水機租賃服務,務求以臨時安裝的飲水機代替膠樽水。單單以去年於西九文化區舉行的Pink Dot HK為例,「撲水」為活動提供三部內設過濾器的飲水機,免費為參與者和工作人員提供飲用水(右圖)。感謝主辦單位堅持「對膠樽水說不」,根據我們的點算,活動舉行的五個小時期間,總共有超過3000人次使用場內的飲水機。假如沒有飲水機的話,這3000多個口渴的人只能光顧場地內常設的自助售賣機購買膠樽水飲用。換句話說,「撲水」@ Pink Dot HK 成功取代3000多支樽裝水的消耗,成功阻止3000多個膠樽落入堆填區。我們誠邀公眾活動主辦單位以飲水機取代即棄樽裝水。

Screenshot 2017-06-17 16.42.15

為了進一步加強飲水機的覆蓋率,現誠邀各區食肆商店和機構加入「撲水」行列,歡迎自備水樽的市民前來免費斟水(如下圖)。此舉不但可樹立關心社區的企業形象,而且可以增加人流帶來商機,更可以保護環境,實在是一舉三得。有關加盟的商戶在「撲水」地圖上以醒目的圖示標示出來,以向他們致意。此外,我們會繼續爭取港鐵公司儘快在沿線各個車站內安裝飲水機,香港特區政府作為港鐵公司的大股東對此更是責無旁貸。

 


​根據環保署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5年的統計數字」, 香港人每天製造136公噸聚脂纖維塑膠瓶(PET瓶)垃圾。 以一個空膠樽重約25克計算,這相等於超過500萬支膠樽裝飲品。期望有更多的市民和商戶加入「撲水」行列,齊來「向膠樽水說不」。

如欲下載「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請瀏覽:https://play.google.com/store/apps/details?id=com.computancy.apps.waterforfree

Iphone 版本不日上架,稍後另行通知,敬請留意。

欲收看撲水@Pink Dot HK2016 花絮 請瀏覽https://www.facebook.com/poksuiwaterforfree/videos/1816158492006383/

在facebook 上關注「撲水」:@撲水- water for free

###

有關媒體查詢,敬請聯絡:
彭凱恩 Rachel Pang

Email: waterforfreehk@gmail.com

香港貧富懸殊有幾嚴重?

78241_10151112109532544_883452557_o

統計處上周公布2016年香港的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的0.537上升0.002。對於反映貧富懸殊的數據惡化至四十五年來的新高,統計處的新聞稿當然隻字不提,只忙不迭解釋堅尼系數「反映期間在上述人口老化及一、二人住戶增加影響之下,令原本住戶收入差距有所擴大」。提都不敢提的還有以下這個事實,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全球堅尼系數排名,香港位列第九,排在下列這些國家後面﹕賴索托、南非、中非共和國、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海地、博茨瓦納、納米比亞、贊比亞。一眼就能看出排在香港前面的都是發展中國家,因此在已發展地區中的獨立經濟體而言,香港的貧富懸殊,全球第一,傲視同群。

 

如果說人口老化就可以解釋到為何此城的堅尼系數這麼高,我們不妨看看人口老化嚴重到已經正在收縮的日本的堅尼系數排第幾?答案是七十三,堅尼系數為0.379。

堅尼系數持續超越「國際警戒線」

或許統計處早已料到有人會注意到上述的震撼排名,所以新聞稿接着就指出「一般而言,國際城市的收入差距由於經濟結構的差異通常較個別國家為高。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在分析香港收入差距的情况時,較適合與其他國際城市比較,而不是個別國家。」

但奇怪的是,統計處眼中的國際城市幾乎全部集中在美國﹕紐約、華盛頓、芝加哥、洛杉磯和三藩市,而這些城市的堅尼系數與香港相若,是否就意味着我們應該默默忍受富人繼續炒地皮炒樓、貧民無立錐之地的景况?大家還需注意的是,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UN-Habitat)將「國際警戒線」定於堅尼系數0.4,任何地區的堅尼系數若持續超越國際警戒線會發生示威和騷亂等動盪情况,這……不是早就已經發生了嗎?

更可笑的是,統計處還說「堅尼系數只反映住戶收入分佈……未考慮住戶擁有的資產」,所以未能全面反映某些「低收入、高資產的住戶的實際經濟狀况或生活水平。若以之作為貧富懸殊的指標,須小心闡釋。」好!且讓我們來說說資產,根據美銀美林的報告指出,2013年時,香港所有身家超過10億美元的超級富翁的資產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76.4%,遠遠拋離排名第二的瑞典(20.7%)、第三名的俄羅斯(20.1%)、並列第四名的馬來西亞和以色列(18%)和第五名的菲律賓(16.5%)。

統計處,我們不如就用這個報告來作為香港貧富懸殊的指標,你說好不好?

原文於明報刊登

 

Photo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615275_10151112109437544_134789782_o

自備不鏽鋼飲管

IMG_5107

我腸胃不好,其實應該聽從中醫勸告,戒忌凍飲。但當酷熱難熬、汗如雨下之際,行入茶餐廳,凍檸茶或熱檸茶,你估我會點揀?當然還是凍飲,最多扮乖加句「少冰」。不一會,凍檸茶來了,杯內「如常」插着一支膠飲管。久旱逢甘露,不消片刻就把凍檸茶一飲而盡。我埋單走人後,膠飲管就會「如常」被掃落垃圾桶。我飲凍檸茶你飲凍奶茶佢飲凍咖啡,日復一日,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如常」的結果會是怎麼樣?

 

前陣子去某大學校園參加廚餘審計工作,打開其中一個垃圾袋,發現裏面有數之不盡的膠飲管跟剩食糾纏在一起,知道它們的下一站只能是堆填區,我感到十分難過。再之前我曾拜訪位於鶴嘴海岸保護區旁的香港大學太古海洋科學研究所,研究所內的專家向我和其他參觀者展示她在附近垃圾灣沙灘上撿到膠飲管,飲管上明顯留有魚類咬過的痕迹,我感到愧疚之餘,亦不禁想到人丟膠、魚吞膠、然後人吃肚內有膠的魚這因果報應循環。

正因如此,當我在港大校園裏面看見售賣不鏽鋼飲管的攤檔,就立即買了兩支,再買埋清洗飲管的迷你刷子一根。從此走進茶餐廳,點凍檸茶時就會加句「走飲管」,茶餐廳阿姐初次聽見顯得愕然,還跟水吧阿哥低聲討論這個從未聽過的奇怪要求,不過他們後來都已經習慣了。飲管每次用完拿回家後都要清洗,確實比使用用完即棄的膠飲管麻煩,亦試過在商場food court進食後忘了帶走自己的飲管,十五分鐘才醒起並折返,要勞煩店員摷垃圾桶才把不鏽鋼飲管救回來;還試過不自覺的咬飲管然後驚覺此管不同彼管,咬不得。總的來說,我還是為這個生活習慣的改變感到欣喜。

減少使用即棄餐具飲管

上星期看見細妹的facebook貼出這張照片(圖),寫着「自備飲管,不製造垃圾,」才知道細妹一家四口也已經自備不鏽鋼飲管。樂見愈來愈多親友關愛環境坐言起行之餘,更希望大小食肆減少使用即棄餐具和飲管,尤其是城中那幾間連鎖咖啡店,能否解釋一下為什麼堂食飲熱咖啡可以要求用瓷杯,堂食凍飲卻只能用即棄膠杯?企業社會責任不是着自己的員工去沙灘執垃圾然後拉橫額影相的形象工程,而是認真檢視自己的業務經營模式能否對社會、地球和子孫後代負責。

我們的後代一定會怪責我們今天照常營業的決定。

18700655_1750299608330326_655801864810152091_o

原文於明報刊登

 

反對郊野公園用作房屋發展

18673201_1965500557017604_7290171074322951959_o

5月28日的早上,超過10個綠色團體、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和接近300名參加者在馬鞍崗護理員站崗集合,再行上大欖涌郊遊徑(圖)。 大家都希望透過是次活動,表達反對香港房屋協會(以下簡稱為房協)於大欖郊野公園和馬鞍山郊野公園範圍進行發展潛力研究。 團體促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撤回對房協的邀請,並盡快成立工作小組,與公眾全面檢討各種土地供應的途徑。

發展郊野如自割市肺

我由於膝蓋骨退化,近年已經甚少行山。但為了表達對上述發展潛力研究的強烈不滿,還是決定走出來,頂着熾熱的陽光登山。沿途固然可以觀賞郊野公園的自然環境,登高後更能俯瞰錦田和八鄉一帶可作房屋發展的棕土。當天空氣質量欠佳,從山上往下望到的景色都帶點朦朧,遠處的深圳市更被籠罩於霧霾之中。郊野公園其實是香港人的巨型市肺,負責淨化香港和深圳兩個大都會排出的廢氣,我們怎會愚蠢得將自己賴以為生的市肺逐塊割掉?

誠如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所言,近年來不少關注組曾強調政府未能善用土地,並向政府提議了不少合適土地作房屋發展,包括市區中的空置軍營、粉嶺高爾夫球場和大面積的新界棕土等。「在有其他可發展土地的情况下,我們沒有理由,甚至沒有需要急着邀請發展商即房協對郊野公園進行發展潛力研究,破壞整個郊野公園系統並且立下不良先例。」 其中,由於我經常路過粉嶺高爾夫球場一帶,並曾粗略探究過高爾夫球場的環境成本,因此我對港府一方面漠視市民大眾提出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來建屋的建議,另一面卻對郊野公園的土地虎視眈眈深感不齒。

跟樹木林蔭、生態多樣化的郊野公園相比,為了在亞熱帶的香港複製蘇格蘭的地貌,前人在建造粉嶺高爾夫球場之時就已經砍掉了當中大部分樹木,再將其他天然植被剷除,然後才能種植非本土的草。單一栽培兼噴曬有毒農藥的惡果是,在粉嶺高爾夫球場上,你不會看見青蛙、蜻蜓、蝴蝶、蝸牛或雀鳥。樹木疏落、自然生態已經被摧毁的大片平地,不是比位於山上的樹林更應該用來建屋嗎?

鑑於貧苦大眾已無立錐之地,我懇請香港特區政府盡早停止繼續慷納稅人之概以象徵式租金將大片土地租給香港高爾夫球會,並立刻就粉嶺高爾夫球場的發展潛力進行研究。

 

原文於明報刊登

拯救「神期食品」

15697544_1815227455383976_4760867604768074102_n

上星期又陪同朋友出動去拯救「神期食品」,「神期食品」者,雖然過了包裝上標示的最佳使用日期,但品質尚佳還可以食用之食品也。今次的拯救目標是多達兩個卡板、重量數以噸計的食用油。出發前我們曾經聯絡過數間接受捐贈「剩食」的慈善機構或社區團體,但他們分別以該批食用油已經過了最佳食用日期或捐贈者未能安排送貨上門為由婉拒捐贈,我和朋友對此感到既無奈又無助。由於不忍讓該批「神期食品」被送往堆填區,遂決定先去拯救,到場後再想辦法。

 

到達該批「神期食品」所在的貨倉,先向負責人道謝,感謝他們沒有將「神期食品」棄置於附近垃圾站(如上圖)就算,還慷慨地讓在該工廈工作的清潔員工隨便取用。寒暄過後,我倆就得處理已經被推出走廊的「神期食品」。朋友的工作室只有數十平方呎大小,而我成立的Go Green Hong Kong更是零資助兼無辦公室的蚊型環團,如何能收留這幾噸「神期食品」?幸好朋友在撥了幾個電話後就找到熱心友人仗義借出貨倉位置,讓這批食品得到棲身之地,好讓我們慢慢想辦法「散貨」。

禁超市銷毁未能出售食物

就上述經歷我有以下數點觀察或意見:第一,由於香港缺乏《好撒瑪利亞人食品捐贈法案》,以豁免出於善意捐贈食物者和熱心幫忙分發食物的機構的潛在法律責任,致使出現上述即使有公司肯捐「神期食品」都沒有機構肯接收並幫忙分發的情况。第二,由於垃圾徵費尚未立法,商戶棄置快將或已經過了最佳食用日期的食物棄置於就近垃圾站基本上是零成本的,因此現時食物捐贈行為除了取決於貨主或倉主是否有一念之仁慷慨捐贈,還要依賴他們有「送佛送到西」的善心安排送貨上門。第三,即使垃圾徵費成功立法,為杜絕大型超級市場因為貪方便而棄置未能出售的食物,香港應該仿效法國立法禁止大型超級市場銷毁未能出售的食物。該法例硬性規定大型超級市場採取措施防止浪費食物,以及必須將未售出但仍可食用的食物捐給慈善團體、餵飼動物或用來做堆肥。

總之,要徹底拯救「神期食品」不能只靠企業自覺行善,必須盡快立法配合才行。

原文於明報刊登

 

插花

IMG_5170

十幾年前,附庸風雅,去工聯會報名參加了兩個插花班課程。記憶中,學費雖然不貴,材料費卻不菲,每節課總要花兩百多元來買花材。插花班老師並沒有向同學們介紹這些花的產地來源,同學們似乎也沒有興趣知道,反正把花插得好看就是了。至於何謂好看?以我極為粗淺的理解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求工整,例如整個婚禮用的花球,或者放在宴會桌上的花籃,講究左右對稱,高低一致;第二類模仿自然,類似盆景的概念,將花配以草和葉,有時甚至加支竹,營造隨意閒適的感覺。我手眼不協調,花球總是弄不圓,還是模仿自然的花藝擺設比較適合我,反正自己有點「天人合一」的感覺就達標了 。

 

插的是花,還是石油?

可是,上了兩個課程以後我對插花的熱情就減退了。除了沒有天分這個主因外,善後工作也令人難受。正所謂好景不常,插得再好看的花束,擺上一個星期以後也終會凋謝。親手將濕漉漉的殘花敗柳連同那名不副實地被喚作「花泥」的綠色方塊放入垃圾袋,很沒趣。目送垃圾袋上垃圾車去堆填區,問句是誰將落紅變成無情物,令其化作沼氣來獻世?咪就係我囉!加上後來在網上看見荷蘭的鮮花貨運站的片段,驚嘆其規模龐大之餘,不禁自問我花錢買的花材當中有多少是千里迢迢從荷蘭坐飛機來到香港的呢?其實我們插的是花,還是石油?

本地農夫也出產鮮花

近年,由於先生開始務農,我待在田野間的時間也多了,不再插花,改為欣賞田裏的菜花 ,每當看到蜜蜂來採花蜜,尤其高興。認識了隔鄰的花農馮先生,才驚覺這城原來還有出產鮮花。馮先生累積了五十多年的耕種經驗,擅長種植劍蘭和百合等農曆新年年花。要知道年花要應節才能賣得好價錢,年宵花市只營業那麼幾天,農夫要準確拿揑年花的生長以確保其合時應市,當中所需的高超技藝實在不足以為外人道。現正初夏,馮先生每天忙碌於收割圖中的白蟾,並親自於凌晨開車將花運往花墟出售。此花外形優雅,清香撲鼻,不用什麼求工整或者模仿自然的插花大法了,隨便找個玻璃杯盛着就好。

下次去花墟買花時,不如優先選購本地出產的,好嗎?

原文於明報刊登

 

天然洗髮膏

IMG_5166

我對洗髮膏有童年陰影。話說小時候曾經試用阿嫲冲涼房裏面那瓶國產海鷗牌洗髮膏,不料頭髮先給糊成一餅,待我出盡九牛二虎之力將洗髮膏冲走以後,頭髮就變成禾稈草一樣既乾且硬,驚恐中才發現阿嫲的冲涼房裏面原來是沒有護髮素的,真的是欲救無從。我只好從冲涼房跳出來向阿嫲投訴,四五天才洗一次頭髮的她對於我就海鷗牌洗髮膏的劣評不以為然,還挺委屈地回應道:「不合用你就別用咯」。

為什麼找不着護髮素會令我驚訝?因為阿媽買洗髮水時定會一併購買護髮素。雖然其他也是採用石化原料製成的洗髮水清潔力不如海鷗牌洗髮膏「厲害」,也足以將頭髮洗到「嚡熠熠」,令你心甘情願另外花錢買支護髮素來解救。後來我因為開始關注環保,遂改用某本地品牌生產的、成分比較天然的洗髮水,更多買幾支送給家姐細妹使用,熱情推廣。不料用慣石化洗髮水的家姐投訴說天然洗髮水不能去除頭油,於是將我的禮物扔進垃圾桶。雖然我覺得家姐的反應過激,但也承認在夏天多汗的日子,該產品也不能完全將我的頭髮洗乾淨,於是唯有繼續找尋更合適的洗髮產品。

本地研製洗髮膏 潔力不錯

兜兜轉轉,找到了!竟然係闊別三十年的洗髮膏!不過這次不再是國產的海鷗牌,而是本地的「惟真」牌。親力親為研發並製造洗髮膏的匠人名叫維真,十多年前自學製造手工皂,多年來開班教人製作手工皂。三年前自設品牌售賣自製的手工皂、洗髮水和洗髮膏等天然產品。 「惟真」牌洗髮膏的材料如下:南歐有機初榨橄欖油、冷壓椰子油、冷壓椿油、蓖麻油、米糠油、葡萄籽核油、Shikakai草本粉、苦楝粉、西柚精華和氫氧化鈉。於我而言,合適,因為其潔力處於石化洗髮水和天然洗髮水的中間。對於慣用石化洗髮水但希望改用成分比較天然的讀者來說,這也應該是比較容易適應的一個選擇。

維真每周三下午都會在中環天星農墟擺檔售賣其產品,有興趣的讀者請前往交流選購。當然也希望大家順道購買本地有機蔬菜,支持本地有機農業發展。

原文於明報刊登

#「惟真」牌洗髮膏亦於喜居生活Kubrick 書店有售

行動帶來改變

18033249_10154193899471601_7114573484232159276_nphoto credit: Amanda Yik

四月二十一日,世界地球日的前夕,在臉書上看見正在參加第四屆國際氣候變化會議的朋友分享會場外拍得滿桌即棄餐具和垃圾零分類的照片並哀嘆道:「不要告訴我使用即棄餐具與氣候變暖無關。室內坐滿科學家、工程師、政策制定者和其他花了時間關心此議題的人們,我無法明白他們怎能邊吃邊喝邊聊天但對這諷刺的場景視而不見。我肚餓所以拿了一份三文治來吃,還沒吃完卻已經胃口全失……假若我們無法阻止海平面上升吞噬太平洋的島嶼,至少我們可以嘗試拯救自己免於落入塑膠地獄。顯然地,我們連這個也辦不到……」

看見該帖的都紛紛詢問這位朋友有否當場對此「派膠」安排提出異議,朋友回覆說由於場面太噁心她必須立即離開,雖然事後已經發電郵向主辦單位反映意見,但她並沒有信心主辦單位能在第二天的會議作出改善,畢竟時間有點倉卒。為了確保主辦單位聽見這位朋友的呼籲,我除了在各個臉書環保專頁分享此帖外,還因為與其中一個協辦單位稍有聯繫,所以特意將此帖以電郵的形式寄給該協辦單位的董事會。第二天早上開啟手機後就看見該協辦單位主席的回覆:「親愛的凱恩,我們不能在一天之內改變世界……」

一天之內改變世界

看着這樣的回覆,心裏很不是味兒。其實去年——即第三屆國際氣候變化會議舉行時,主辦單位於會場外提供膠樽水予參加者飲用,就已經招來劣評如潮。怎料到一年過去了,主辦單位還是未能言行一致,繼續公然「派膠」。惆悵之際,朋友竟然在會場外傳來好消息:前一天的紙碟膠叉已換上瓷碟和金屬叉。原來,我們真的可以在一天之內改變世界!在此感謝主辦和協辦單位從善如流,並希望他們於來年的會議作出符合環保的餐飲安排,不用我等環保界後輩年復一年對前輩作出溫馨提示。

為了說服各位讀者行動真的會帶來改變,我姑且多說一個成功例子。最近認識了一位在油麻地果欄經營生果批發生意的朋友,她告訴我她家供應給某連鎖超市的泰國椰青,原來都是包了發泡膠網套(說是防撞,但其實椰青堅硬,根本很少出現撞爛的情况)。但因為超市接獲市民投訴發泡膠網套既無用又不環保,超市遂向椰青批發商要求今後不得再包發泡膠網套,不從的話就停止入貨。為了保住大客戶,批發商就得要求泰國的出口商也停止使用發泡膠網套。就這樣,市民就「成功爭取」啦!

還是不信?你也來試試起來行動吧。

原文於明報刊登

低碳單車遊:福建土樓

IMG_5095photo credit: Musheer Ahmed (想看更多靚相請按這裡

前文提到,復活節假期間我參加了由「再皂福」主辦的五天四夜單車旅行團,團友於落馬洲集合,然後坐旅遊巴到達增城取單車,先小試牛刀,沿着風景秀麗的增江試車踩十公里,同時試試自己的腳力。午飯後繼續坐旅遊巴去梅州留宿。第二天早上於前往永定的路上踩三十公里單車,午飯後探訪學校和老人院並派發「再皂福」的「再皂」。

代代分家 土樓不夠分

出發前我曾經懷疑,福建不算是貧困的省份,學校和老人院真的需要這些 「再皂」嗎?直到跟該校小六級的同學見面後我就釋疑了,當「再皂福」的義工問同學們平常如廁後有否洗手,所有人都舉手;但當義工問同學們洗手有否使用肥皂時,再沒有幾個人舉手了。這也難怪同學們,因為根據我的實地觀察,學校裏面的洗手間並沒有提供肥皂或洗手液。

旅遊巴於傍晚時分到達湖坑鎮上的土樓群,我們趁着日落前參觀了幾座土樓,發現土樓內人丁單薄,甚為殘破,有的甚至只剩下兩戶人居住,問何故,當地人答道因為土樓都是老祖宗幾百年前建成的,族群開枝散葉,代代分家分房產,致使後來出現一家人都分不到土樓內半間房的情况,大家遂在土樓旁另行興建現代化、有獨立洗手間的樓房。當晚有幾個年輕團友選擇於土樓內留宿,體驗一下原始風味。至於我,認老了,想到半夜要摸黑行落筆直的木樓梯到樓下使用公廁,怕怕,只好選擇於土樓外的旅館留宿。

第三和第四天的行程,我只能以狂上斜和狂落斜來形容,沿途風景很是優美,於是我決定於上長命斜的時候落車推,方便細心欣賞美景,嘿嘿。落長命斜時心情既緊張又興奮,感謝Circle Adventure馳騁中華的幾位專業領隊不時提醒各位團友注意路上安全,幫我調校頭盔鬆緊、提醒我眼鏡柄應該置於頭盔帶外、叮囑我背包的腰帶和胸帶要扣好(避免長帶纏住單車輪胎導致意外),絕對是關懷備至,縱然有幾位團友踩單車時發生輕微意外,幸好也只是皮外傷,並無大礙。

沿途農田荒村廢宅 風景優美

經過四天的單車特訓,平時不怎麼踩單車的我已經疲態畢露,得知最後一天早上還有三十公里踩單車遊龍川古鎮的安排,一度想過放棄,幸好最後堅持下來,因為,沿途經過連綿的煙葉田和荒村廢宅,均為我此行最愛的風景。

低碳單車遊福建土樓,誠意推薦。

原文於明報刊登

收看旅途航拍片段,請看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