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乾淨不如用水冲

img_3461

兩年前在此專欄寫過一篇 「嬰兒濕紙巾-愛你變成害你」,引述消費者委員會的調查發現多個濕紙巾產品含有可能引致皮膚敏感的防腐劑MIT和可能會干擾荷爾蒙水平的「對羥基苯甲酸酯類」(Paraben)。消委會和皮膚科專科醫生均建議家長以清水清洗取代濕紙巾,減少嬰幼兒不必要地接觸過多化學物質。兩年過去,文中提到大量使用濕紙巾的姨甥們都逐漸成長,再沒有出現食餐飯用幾張濕紙巾抹嘴的情况。

其實不止嬰兒進食時使用濕紙巾,成年人外出用餐也不時遇上「懶」講究的酒樓和餐廳向食客提供獨立包裝的濕紙巾。對這些產地不明成分不明而且不環保的濕紙巾,我會禮貌地退回給侍應,有時同行親友會將我欲退回的濕紙巾接過並放入袋內,通常會講一句「用得唔好嘥」。我心裏暗忖﹕「你肯定真係用得?!」

濕紙巾或致皮膚敏感

除了餐桌上,濕紙巾的另外一個用武之地在廁所內。濕紙巾固然是為嬰兒換尿片時不可或缺之物,不少成年人亦將之視為如廁必備之選。既然濕紙巾內的防腐劑可能對嬰兒有害,對成年人也應該無益吧,故此成年人亦應以清水清洗取代濕紙巾。這令我想起多年前到馬來西亞探望夫家的親戚,見親戚家中廁所馬桶旁邊裝有水喉,好奇提問下獲告知南洋的習俗是如廁後必定要用清水清洗下體才算乾淨,不會只用衛生紙擦擦就算。南洋這條水喉與近年流行的日式自動噴水馬桶其實有着異曲同工之妙。

如廁後用冲洗瓶清潔

幾個月前我登門造訪細妹的家,晚飯過後,姨甥仔宣布「食飽飯有嘢做」,直奔廁所之餘,還不忘熱情地邀請我坐在門口陪他聊天,以減低如廁期間的沉悶感覺。聊天的主要內容為最近他學會了如廁後自己用廁紙擦屁股……不一會,大事辦完,姨甥仔指着洗手盆旁邊裝滿清水的冲洗瓶(圖),請我幫忙冲洗屁股,嘩!開心大發現, 立即請細妹多買一個給我,就不用裝水喉或換馬桶了。

盼消委會提供更多環保資訊

多口一提,寫這篇散文時為了要做資料蒐集,瀏覽了消費者委員會《選擇》月刊的網站。見主頁上有環保資訊這個欄目,便按進去,然後被告知可從2001年起出版的《選擇》月刊內搜尋含有環保資訊的文章。從2016年11月第481期開始往回找,按了二十多次按鈕,一直追查到2014年底的第458期才找到一篇關於減廢和推動「明智消費」的環保文章。懇請消費者委員會提供更多環保資訊,確切推動綠色消費。

原文於明報刊登,現加送姨甥仔好chok玉照一張。

15350688_1541916539168635_154890054045133364_n

 

得個講字

前幾個星期跟大家分享過個人投資者想作綠色投資卻苦無門路的實況,散文刊出,引來幾位關心此議題的朋友繼續討論。有朋友提議結伴參加由香港理工大學會計及金融學院舉辦、並獲得領展和中電等財團贊助的「綠色債券和環保經濟會議」學習一下。我忙於種菜,無暇出席,不料會議當日朋友竟然從會場傳來這張照片:所有與會者無論發言與否俱獲贈膠樽水一支。會議在理工大學李嘉誠樓舉行,室內地方,冷氣開放,與會者不用跑不用跳,為什麼人人獲派膠樽水?根據我創立的「撲水」地圖顯示,理工大學校園內至少設有二十部飲水機,李嘉誠樓裡面就有兩部,為什麼有飲水機不用、硬要派膠樽水?假如主辦單位覺得要與會者自己行去飲水機「撲水」係失禮的話,既然有大財團鼎力贊助,何不講究一點、向每位與會者奉上熱茶一杯?討論綠色債券的會議,擺到一枱都係綠色蓋的膠樽水,究竟係攞景定係贈興?!難得有不止一位與會者向主辦單位反映意見,指出環保經濟會議實在不應該派發膠樽水這個顯淺易明的道理,主辦單位承諾亦會在以後的會議作出改善。

 

另一邊廂,香港大學的環保意識似乎比理工大學高得多。為了慶祝香港大學醫學院成立130週年,生物醫學學院將於十二月初主辦一個為期三天的國際會議,屆時將會有超過兩百個專家出席。假若盲從「開會一定要有膠樽水放滿枱面」這個陋習而向與會者提供膠樽水的話,上午派一樽、下午派一樽,開三天的會,就得派超過 1200支膠樽水。全憑學院內部有心人的努力,推動主辦單位不向參加會議的賓客提供膠樽水,改為提醒賓客自備水樽,成功於源頭減少了1200支膠樽水的消耗。同時,香港大學將於今年年底前在醫學院校園內安裝多五部飲水機,期待母校儘快成為香港首間無膠樽水校園的大學。

各位讀者如欲在自己所屬工作單位、宗教組織或社區團體推動無膠樽水政策,卻覺得無從入手的話,歡迎與我聯絡,共籌謀。

原文於明報刊登

 

黃竹坑的素食料理

位於黃竹坑的這家素食料理,開業已經有四年。素食朋友一直推薦我們去嚐嚐,但我住北區,同黃竹坑真的是「天各一方」,上週末, 終於約埋素食朋友,叨光乘坐他開的順風車前往。

餐廳坐落在黃竹坑遊樂場的邊上,到訪當日看見幾十個小朋友正在人造草地足球場上受訓,遠處山脈連連,藍田白雲,景色怡人。還未進門,透過餐廳的落地玻璃, 看見裡面放著兩張舊時政府部門常見的藤面木椅,驚喜!原來店東兼營設計裝修工程生意,因此收集了不少遭棄置的舊式桌椅。店內還有四張實木學生桌,能揭開桌面將書簿放入下面櫃桶那款,我很想知道它們的來歷。

餐廳賣的是素食,卻沒有特別標榜,要仔細留意店外懸掛的旗幟,才看得出來。據悉餐廳平日提供的菜式東西兼備,最近週末則主打日式精進料理,店東為此專程前往日本的寺廟向主持的妻子學藝。十個菜式,每個套餐可選四至五個菜式,我和先生點兩個餐,就能品嚐全部十個菜式了。我不是寫食評的材料,未能就每道菜仔的材料製法逐一介紹,也絕不能將自己降格到大台飲食節目那些哥哥仔妹妹仔般,對著鏡頭大喊:「好食呀!」只能請你看照片,並告訴你我絕對食得出那份誠意。食物有質素的餐廳,其實並不需要老闆過度熱情走過來告訴你塊豆腐係由日本空運過來、或者侍應煞有介事每上一道菜時都將大小材料敘說一次,然後期望食客報以十分欣賞、萬分期待的表情,這樣的吃法實在是太累人。與之相比, Mum 的低調含蓄,令人感覺舒服得多。

吃過主菜,為了讓胃部騰出空間給咖啡和甜點,我們出去走了一圈。工廠區內有art gallery 數家,有興趣的可以參觀一下,附庸風雅。沒興趣的就只能像我們一樣,在行人路上蹓躂食塵,抬頭一看,驚見地鐵已經在試行,下次光顧直接坐地鐵即可,不用再麻煩朋友開車了。

原文於立場新聞刊登

承諾今季不買新衫

img_3213

踏入十一月,天氣終於轉涼。我響應了「執嘢」的呼籲,承諾今季不買新衫。誠如活動的網頁上所言:「清楚自己打扮喜好同風格 ,改變換季模式,以執新淨衫代替消費。」

時裝品牌,尤其是快速時裝品牌,為了要保持銷量,每年每季每月不停編製一個個潮流出來,然後透過花錢打廣告和重金禮聘明星做代言人等手法製造出眾人必須追逐這些潮流的假象。一旦你上當了,就得不停買衣服不停扔衣服,塞爆屋企樓下那個衣服回收箱之餘,也填滿了時裝品牌老闆的錢包,難怪世界富豪排名榜上不乏他們的身影。

以「執嘢」代替「買嘢」

快速時裝的盛行除了令富者愈富之外, 更造成了環境災難。品牌誘導消費者將耗費大量能源並污染環境製造出來的衣服視為「即著即棄」的商品。為了喚醒大眾莫再當速食時裝的奴隸,「執嘢」在剛過去的周末將大量的「剩衫」用單車推上銅鑼灣街頭,讓已經承諾今季不買新衫的市民前來執衫, 實行以「執嘢」代替「買嘢」。

錯過了執衫活動?沒問題。可以去專賣「剩衫」的社會企業Green Ladies選購,最新的outlet分店開在太子荔枝角道活化古蹟雷生春附近。我上星期特意造訪,見新店裝修簡約,童裝和女裝「剩衫」按顏色整齊排列在架上,牆上有「婦女自主」和「先試穿,後購買」的標語,每件衣服上都掛有名為「時尚何價」的吊牌, 告訴消費者以下信息:「在中國,紡織業每年平均排放23.7億噸廢水,在所有工業中排名第三。」這些細節都表明了此店的經營理念:為中年婦女提供就業機會,鼓勵理智消費,並讓消費者認識時裝業的外在成本,實在值得支持。

回程前往太子地鐵站的路上,順道前往救世軍的社區二手店。與Green Ladies的整齊寧靜相比,救世軍的社區二手店就隨意熱鬧得多,除了售賣二手衣服、亦有廠家捐出的「貨尾」和連鎖服裝店捐出的次貨。並沒有以顏色分類陳列擺放,頗有點尋寶的樂趣。我當日就覓得二手棉麻連身裙子一條,盛惠港幣55元。順帶一提,持有長者卡的長者前往購物還可享有八五折優惠呢!

原文於明報刊登

 

洗衣液vs.洗衣粉

img_3207

上兩個星期跟大家介紹過衣物柔順劑如何多餘無益,因為自己從來沒有上過當,所以解說起來還自以為有點說服力的。這周想跟大家探討應該用洗衣液還是洗衣粉,卻頓覺尷尬,因為連我自己也在多年前放棄了洗衣粉,改用洗衣液。 所以下文其實是自我檢討,反省自己為什麼會那樣傻。

洗衣粉表現更優勝

首先說價錢,以洗每一機衣物所需用量計算,洗衣液平均比洗衣粉貴一倍。價錢貴一倍,是否因為洗衣液的潔力比洗衣粉強一倍?非也,根據消費者委員會於2011年測試市面上13款洗衣粉和10款洗衣液,結果發現以整體而言,兩者的去污效能分別其實不大。針對特別污漬的話,則各有所長。原來洗衣粉去除衣物上的泥漬的表現明顯比洗衣液優勝,我家務農,更應該用洗衣粉,而不是洗衣液。

「冇錢賺,冇人收」

就環保而言,洗衣粉也佔優。點解?原因有幾個。第一,重量。大部分洗衣液的成分其實跟洗衣粉的成分大同小異,分別只在於加了水。重量因而增加了,以貨船將洗衣液從原產地進口到香港所產生的碳排放也隨之而增加,再以貨車將洗衣液從貨櫃碼頭運到你家附近的超市也排出了更多的廢氣,直接影響社區的空氣質量和居民的健康。第二,包裝。市面上還有不少洗衣粉是以紙盒包裝的,壓扁了就可以回收。洗衣液呢? 大部分品牌都採用厚厚的HDPE 2膠樽,如果使用環保補充裝(即袋裝)的話,這些膠樽至少可以用上三五七年。可惜,市面上願意提供補充裝洗衣液的品牌少之又少。理論上你家樓下的三色回收桶會回收這種膠樽,實際上呢?近年來由於原油價格大跌,作為煉油副產品的塑膠價格也大跌,回收塑膠成本相對變得高昂,根本無法與原生塑膠競爭,因此,如多間傳媒早已廣泛報道,近年本地的塑膠回收已經陷入癱瘓狀態。執筆之時再與回收界業內人士確認,得到的回覆是「冇錢賺,冇人收……現在很多屋苑都無人收膠。」何其悲哀!

跟洗衣液說永別

反省完畢,到了我跟洗衣液說永別的時候了。致某日本化工品牌的銷售商:無論你透過再多的渠道向我派發那小小紅色膠樽試用裝洗衣液,我也再不會上當的了。還有,我想跟你說,你的產品裏面的香精味道好難頂呀!

原文於明報刊登

香港製造 — Upcycling 手巾仔

image1今年年初曾經參與了兩次別開生面的「救布辦」活動,家裡經營布廠生意的 Agnes 不忍海量優質布版被丟棄,遂召集義工上門幫手撕去布辦上寫有價格等敏感資料的貼紙,然後擇日在荔枝角街頭派發。 話說派布當日 Agnes 看見兩個滿口英語的年輕人前來取布,好奇下問他們打算怎樣利用這些布料。年輕人答道想將這些布辦升級再造成為手巾仔,以減少城市人對紙巾的依賴。 Agnes 受到兩位年輕人的熱誠感動,遂與他們合力成立了 Chief Project

Chief Project 採用這些優質全棉布辦,聘請觀塘婦女勞工協會屬下車衣隊將之裁製成手巾仔。逐塊裁,慢工出細貨,每個女工平均一個鐘才製作出三條。老實講,如果只是為了壓低成本的話,將工序安排在深圳河以北進行就可以了。但 Chief Project 三位合夥人除了希望推動用手巾仔代替紙巾的生活習慣,更同時致力建立社區資本,堅持將製作工序留在香港進行,為本地婦女提供上班時間靈活的就業機會, 「香港製造」的升級再造手巾仔由此而來。

可惜好東西不是人人懂得欣賞。 Chief Project 的手巾仔每條售價為60港元,試過在市集擺賣時遇上這樣的疑問:「 其他有牌子嘅入口手巾仔都係賣緊 HK$60 左右一條,你哋又係賣 HK$60 ?車四條邊咋喎⋯」問問題的人的邏輯有點古怪, 因為,進口品牌手巾仔同樣都只需要車四條邊(加送「孟加拉製造」標籤一個), 賣 60 港元一條覺得合理;相對 Chief Project 在生產過程中致力推動減廢、鼓勵環保生活習慣以及建立本地社區資本的手巾仔賣同樣價錢,就是賣得貴?!幸好不是所有人都是這樣的, 有不少有心人在聽過 Chief Project 的經營理念以後表示對此十分認同及支持,更有人說會因此嘗試改變自己的生活習慣,轉用手巾仔,以減低紙巾的消耗,並在其他生活細節中盡量環保。

近年每逢有外國朋友訪港,我都會為張羅能代表香港的紀念品而煩惱。多年前曾經有一段時間會去「住好啲 」買那些「懶係」本土的產品(例如印有「祝君早抖」的毛巾/枕頭袋),後來看見該店老闆的訪問,提到該店雖然出售受「佔中」啟發而設計出來的 T-shirt ,但其實他本人並無支持或不支持「佔中」,好一個騎牆的醒目仔,自此我不屑再行入此店半步。好了,以後不用再為張羅紀念品而煩惱,一律送贈香港製造的 Upcycling 手巾仔。

原文於立場新聞刊登

photo-10-10-2016-1-27-31-pm

綠色投資之苦無門路

img_1493

大概五六年前,匯豐銀行的投資顧問聯絡我,目的當然係向我推銷各樣投資產品啦。禮貌地聽完她一輪介紹,我問道:「請問有綠色投資的門路嗎?」只見投資顧問目瞪口呆,過了幾秒才回過神來,回答說:「從來沒有顧客問過我這個呢……沒有啊……我們銀行沒有提供支持環保的投資選擇……」自此,投資顧問每換一次人,就重新聯絡我一次,我又再問一次,換來同樣的答案。後來,他們也學乖了,發現我這個顧客從來無幫襯,也就不再找我了。

綠色債券只向機構發行

去年,有朋友加入環團工作,專職負責推動綠色金融。綠色金融,意指為可持續發展、低碳、能抵禦氣候變化等相關的產品、項目或企業所作出的集資及投資。如何推動?和投資銀行打交道,向他們提供有關高污染行業和企業的動態、各國就管制污染立法的情况,試圖以此改變機構投資者的投資決定。最近我問這位朋友,作為一個身體力行推動環保的個人投資者,我可以有什麼綠色投資選擇?朋友回答道:「到目前為止綠色債券只向機構投資者發行,個人投資者是買不到的。你可以考慮買股票呀,很多業務與風力、水力、太陽能發電或污水處理有關的公司在香港上市呀,其中大部分是中國公司。」令我想起有新聞報道說大西北的風力發電場其實都在空轉,並沒有連上供電網……

買高污染行業股票 情何以堪

最近,有朋友與我分享投資心得,建議我買入高息股,朋友其中的一個心水選擇為電能實業(易名前稱為香港電燈集團有限公司)。令我想起幾個月前參觀南丫島的發電廠,看見照片顯示如一座小山丘般的煤堆。參觀當日得知,現時電能實業超過六成的電力仍然靠燒煤來產生,餘下的三成多靠燒天然氣來產生,至於山上面那個發電的風車……旅遊景點而已。事實上,如上述環團所言,開採煤礦、經水陸兩路運送煤炭,以至最終供應燃煤發電廠,均是污染地球的差劣投資。作為一個身體力行推動環保的個人投資者, 苦無綠色投資的門路,竟然要考慮購入高污染行業的股票,損地球以利己,真的是情何以堪!

原文於明報刊登

多餘無益的衣物柔順劑

img_3026

記得小時候母親洗衫只用洗衣粉,大概到了我上中學的年代,洗衣粉悄悄退場,換上洗衣液,隨之而至的還有一樣名叫衣物柔順劑的新產品。電視開始不停播放衣物柔順劑的廣告,聲稱如果不用衣物柔順劑的話,衣服洗滌後會「硬掘掘」。說來奇怪,我從小就幫忙做家務,包括晾衣服,從來沒有發現衣物 「硬掘掘」。究其原因,香港的自來水屬於軟水,加上大部分家庭習慣晾曬衣物,再者香港天氣普遍潮濕,想衣物乾透都很難,更何况要其變硬?但是由於廣告的威力強大,母親多年來已經習慣購買和使用衣物柔順劑,無論我怎麼解釋此產品實屬多餘,她都堅持繼續使用,直至最近半年,母親的皮膚頻頻無故出現敏感痕癢的情况,我趁機告訴她以下資訊。

成分標籤無規管 或致敏感哮喘

衣物柔順劑的主要成分有3個。

季銨鹽化合物:能去除靜電、令衣物感覺柔軟,但有研究顯示其會引發哮喘和可能對人體生殖系統有害。

香精:我們家居經常使用的日用化工產品含有超過3000種不同的人造香精成分,由於香港沒有法例要求生產商列出成分,消費者對此無從稽考。洗衣液有香精、衣物柔順劑又有不同的香精,在洗衣機內「炒埋一碟」,可引致敏感、皮膚炎、呼吸困難和對生殖系統造成損害,對本身有哮喘和對化學品敏感的人的影響尤其嚴重。

防腐劑和色素:要液體狀態的衣物柔順劑在貨架上放幾年都不變壞,得加點防腐劑;要衣物柔順劑呈現可愛的粉藍、粉紅色或粉紫色,得放點人造色素,這些通通是化學品。其中,廣被使用的殺菌防腐劑甲基異噻唑啉酮可引起皮膚過敏,殺菌劑戊二醛更可引致哮喘發作。

消委會沒安全測試

以上資訊都是我搜尋英語網頁所得,這麼重要的產品安全風險,我以為消費者委員會及其出版的《選擇》月刊肯定曾對此作出測試和報告,不料經過反覆搜尋,都只能找到消費者委員會的「網上格價一覽通」, 告訴消費者不同牌子的衣物柔順劑在各大超市的售價。難道消費者委員會只管衣物柔順劑哪裏抵買,不理該產品究竟應不應該用?

經過我的勸喻,母親暫時停用衣物柔順劑(儘管洗手間的儲物櫃內還是放滿其他各式各樣的清潔用品,活像一個小型化工產品倉庫一樣),皮膚敏感會否得到改善,還有待觀察。

原文於明報刊登

鑽戒天仙局

screenshot-2016-10-21-09-54-39

近日,一套關於某鑽飾品牌的紀錄片在港上映,該品牌乘機舉辦大型宣傳活動,邀請城中最羨煞旁人的劉青雲和郭藹明夫婦出席。

根據某報章娛樂新聞的報道,「二人齊齊穿上藍色服裝,明顯夾過,大放閃彈,甜到爆,如同新婚夫婦。……問到青雲會否送小禮物時,Amy即向青雲大騷手上品牌的3.2卡、價值190多萬元的鑽戒,並說﹕『老公,小禮物呀!』青雲即面紅紅說﹕『你哋睇到我幾有生活壓力啦。』場面搞笑。」

見網民紛紛留言表達羨慕或祝福,顯然對此則娛樂新聞非常受落。

該紀錄片我未看,不知道片中有否向觀眾介紹「鑽石恆久遠,一顆永留傳」這句經典行銷廣告語的由來。不過就算沒有提及也不打緊,因為早在1982年,雜誌The Atlantic就已經刊登了由 Edward Jay Epstein撰寫的長文,詳細交代了De Beers如何成功營造「求婚一定要送鑽戒」這個文化現象。

鑽石商洗腦式宣傳

此專欄篇幅有限,長話短說﹕故事從1938年說起,其時相距De Beers成立並壟斷全球鑽石生產與銷售已經五十年,但由於歐洲經濟未能從1929年發生的經濟大蕭條中恢復過來,加上戰事臨近,鑽石的銷量與售價皆一蹶不振,De Beers創辦人的兒子遂遠赴紐約,誠聘當時美國頂尖的廣告公司N. W. Ayer獻計務求令全球鑽石銷售起死回生。N. W. Ayer建議透過一連串的廣告與公關手段以達到移風易俗的效果,致使美國人改買更大更貴的鑽石。該建議特別強調鞏固大眾對鑽石與浪漫的聯想,由於90%的訂婚戒指由男方選購,因此向他們灌輸鑽石即愛之餽贈這觀念尤其重要。同樣道理,女性應被洗腦至視鑽石為浪漫追求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何能在不知不覺間將大眾洗腦?N. W. Ayer建議利用當時新興的電影媒體。電影明星為廣大觀眾心目中的浪漫典範,故此N. W. Ayer建議De Beers餽贈鑽石予他們,方便他們將鑽石用來象徵其堅定不移的愛情。此外,該廣告公司亦提議向指定雜誌報章提供電影明星出席社交活動的照片和故事,加強鑽石與浪漫的關連。該等故事應該強調明星向摯愛餽贈鑽石的大小,照片則要明顯展示到女人手上戴着耀眼的鑽戒……天呀!這正是上述那則娛樂新聞的內容嗎?

果真是「橋唔怕舊,最緊要受」!

原文於明報刊登,編輯將原題改為「求婚一定要送鑽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