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發現

e6bff5d7befadbe0b8b1b25386781e32

上文提到穿了好多年的二手行山褲開始解體,是時候去二手店另覓一條。坐言起行,上星期行經灣仔,記得附近有間救世軍二手店,立即走進去碰碰運氣,撞撞手神 (講到好像要去大檔賭兩舖一樣),結果沒找著。想起不遠處的集成中心裡面有由聖雅各福群會經營的二手時裝店Green Ladies, 雖然覺得時裝店不會售賣行山褲,但是既然在附近,走過去找找看也無妨。

我算是常客,因此對店內的衣服陳設格局我是熟悉的。靠櫥窗的地上放著鞋子,上衣根據顏色分類放在進門後左手邊的架上,褲子、半身裙和連身裙也各自有貨架陳列,而右側後面就是童裝部和手袋飾物部。出乎意料之外,我竟然在貨架上發現一條行山褲!抽出褲頭查看尺碼時,見品牌標籤,正奇怪時裝名牌為何會推出行山褲,再伸手掏出價錢牌,一看,把我嚇了一跳!原價一千八,現特價九百元。我暗罵Green Ladies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定價定得那麼狠,雖然是名牌貨,終究是二手的嘛,沒理由索價近千元耶。不服氣,走去其他貨架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行山褲,沒找著。死死地氣走回原來的貨架,拿下那條名牌行山褲再端詳一下。這下方才看到另外一個價錢牌,這個屬於Green Ladies的價錢牌,大大隻字寫著「200年」,啥意思?下面的小字解釋:「生產一件速食時裝只需7至30日,但我們的地球需要200年才能把時裝製造出來的污染物完全分解。」好!有意思!價錢呢?158元。走進試身室試穿行山褲,雖然褲頭有點鬆、褲身有點長,但總的來說還真不錯。不瞞你說,我在試身室內開心得差點笑出聲來。

將過長的行山褲拿到聯和墟街市內相熟的改衣檔,先與檔主黃太分享我「開心大發現」的購物笑話,然後討論一下褲腳要改短多少、又商量要把褲身那些多餘的鐵扣拆掉,以減輕負重。黃太手工精細,非常專業,將褲改短數寸之餘又能保留原來褲腳的索帶設計;將鐵扣拆掉之後又得兼顧將原來帶著鐵扣的布帶縫好,免其顯得突兀 。改褲的費用為60元,我認為是超值。

天氣涼了,要添置保暖衣物的話,我推薦各位讀者先去救世軍Green Ladies看一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有機農業課程

000049570006_2(1)

2009年秋天,我「陪太子讀書」,與丈夫一起修讀由有機生活發展基金舉辦、為期7個周末的有機耕種課程,為當時廣東話少於半桶水的丈夫充當翻譯。課程包括兩個部分﹕周六下午為理論課,導師在課堂內講授有機耕種理論,讓學員學習基礎有機耕種知識,認識本地有機農業的運作,內容包括有機耕種原理、土壤知識、堆肥、肥力管理、栽種技巧、繁殖方法、常見害蟲及其防治等。共7課,每課3小時,共21小時。

周日全日為實習課,課程會在一塊新開農地上進行,學員在導師指導下,耕作一幅約150平方呎的田地,學習開荒、下種、作物料理直至收割的各種基本技術,亦包括建設農場設施及前往其他農場實習,協助各種田務,從而了解經營農場的實際問題。實習部分共7課,每課7小時,共49小時。

課程內容「真槍實彈」

此課程主要由馮志輝(輝sir)任教。輝sir擁有差不多20年的有機耕種經驗,在香港和內地經營有機菜場,因此這個課程內容「真槍實彈」,絕不是紙上談兵。但請別誤會,內容充實不等於沉悶,輝sir風趣幽默,在每節3個小時的理論課中妙語連珠,彈無虛發。坦白講,我這個業餘即時傳譯在第一堂上完後就宣布投降,因為輝sir說話太快,我的翻譯速度實在無法追上。還有,笑話其實是很難翻譯的。

有朋友告訴我覺得這個課程太專業。老實講,我都上過某些「玩玩吓」的耕種班。教授課程的人自己不會種田,示範時就找日常負責農務的工人出場,即是講的人不懂做,做的人卻不懂解釋給你聽,個人認為這沒什麼意思。

轉眼8年過去,當年的「讀後感」已經記得不太清楚,所以特意找來兩年前報讀此課程並獲得優秀同學獎的王先生同大家分享。王先生認為﹕「此課程涵蓋面闊,除了一般坊間課程會涉獵的認識泥土、播種、田間管理的理論課外,其實習課更是與別不同,會讓參加者由零開始使用打草機、犁田機開地,並耕種約150平方呎的農地。此外,參加者也有機會動手興建農場的基礎建設,包括建立灌溉系統,搭建隧道棚等。這都為現在是『半農半X』(按:一詞來自日本《何謂生態學?》一書,作者星川以「半農半著」形容自己一面務農,以順從自然生態的生活為基礎;一面以著書寫作向社會傳達生態理念的生活方式。)的我打下了重要的基礎,我會形容這是一個務實的課程。」

原文於明報刊登

物盡其用

22324011_1728478720497544_2118435080_o(1)

對於衣服鞋襪手袋背囊,我有一個「癖好」,就是務求著到爛用到爛才掉。好像照片中這條行山褲,二手的,我多年前經營網上二手衣物領養服務時收集得來。被原主人慷慨捐出時光潔如新,被我接收後搖身一變成為一條耕田褲,一旦沾上泥土,就算經過洗滌,仍然會留下污跡。我自己看著也看習慣了,不覺得有什麼問題。直到有一次穿著這條耕田褲跨參加旅行團跨區去了西貢參觀鹽田梓,回程時和走在我後面的一位團友攀談起來,說著說著,她突然對我說:「哎唷!你的褲子弄髒了,是剛才坐在地上吧。。。」我解釋說這是耕田時沾上的泥跡,洗不掉的。團友無言而對,我這才發現原來行山褲是不允許有污跡的。

除了引起社交場合尷尬時刻以外,物盡其用有時也會引起比較大的不便。多年前試過行山鞋在大嶼山行山途中解體,鞋底跟鞋身分家了。幸好朋友動用從其背包上拆下來的索帶將我的破鞋五花大綁,我這才勉強行到落梅窩入村買對拖鞋穿上回家。

幸好這個「癖好」除了為我帶來尷尬和不便外,偶爾也會帶來驚喜。話說最近去一家裝修華麗、候診室有無敵海景的專科診所求診。詳細檢查的前幾天先循例見見醫生,聽他講解檢查前需要準備和留意的事項。醫生說著說著突然瞄到我穿著一雙雖然未至於要解體、但已經鞋頭有點「甩漏」、鞋底磨蝕了的運動鞋,我暗歎又遇上另外一個社交尷尬時刻。回到候診室,等護士喊我的名字,走到窗口準備拿藥付款。護士好像生怕其他病人聽見, 將聲音壓到很小的對我說:「今天的診金是七十元。」這個可以跟公立醫院專科門診診金媲美的費用令我覺得難以置信,我重複說:「七十蚊?!」,護士這回就把聲線壓得更低了:「係呀」,恨不得我立即付款走人。我一方面為醫生展現的仁心感動,另一方面為護士的窘況抱歉。朋友聽見我分享這個經歷後紛紛笑說下次去看病時都要找一雙破鞋穿上才行。

說回照片中的這條耕田時穿著的卡其褲,經過數年的洗滌,鈕扣掉了再縫上再掉下,其側袋和後袋開始與褲身分離了,出現了一個個的小洞。是時候讓褲子功成身退,等我去救世軍二手店另外再買一條。

原文於明報刊登

油站應該安裝飲水機

fullsizeoutput_23b5

上文提到Shell最近推出「自備摺摺餐具」推廣活動,顧客於Shell油站惠顧滿一定金額即可換購可循環再用的餐具,包括水樽。見該公司的新聞稿言詞懇切,先提醒各位該公司伴隨港人已經超過一個世紀,繼而指出根據環保署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5年的統計數字」,本港固體垃圾棄置量連續第四年上升,而回收率卻持續下滑至歷史新低點。因此,該公司表示「希望與香港人一起由細節開始實踐環保」,「為這片土地盡一分力」。

 

齊來「向膠樽水說不」

我非常認同Shell所言,香港垃圾問題日益嚴重,我們每天將136公噸聚酯纖維塑膠瓶(PET膠瓶)棄置於堆填區。以一個空膠樽重約25克計算,這相等於超過500萬支膠樽裝飲品。注意到Shell油站便利店也在大賣這些膠樽裝飲品(圖), 我認為假如Shell能在其油站安裝飲水機定能減少駕駛人士對膠樽水的依賴,對香港整體減少製造廢物大有幫助。Shell作為對社會有能力有承擔的私營機構實在應該「為這片土地盡一分力」,盡快安裝供駕駛人士免費斟水的飲水機。

為了鼓勵Shell加入「撲水」行列,齊來「向膠樽水說不」,我特意在 「撐香港Support HK」網頁起草了以下聯署信,內容如下:

「樂見貴公司最近推出『自備摺摺餐具』推廣活動,顧客由即日起凡於Shell惠顧港幣400元,即可換購可循環再用的餐具。誠如貴公司的新聞稿所言,『該活動鼓勵大家將環保融入日常生活,減少使用一次性即棄塑膠產品,輕易實行源頭減廢。』

貴公司的油站遍佈港九新界,其中不少附設便利店。店外放滿一次性即棄的膠樽水和膠樽裝飲品供顧客選購。為了鼓勵各位駕駛人士將環保融入日常生活,減少飲用膠樽水和膠樽裝飲品,輕易實行源頭減廢,懇請貴公司為環境行多一步、出多一分力,於各油站主動提供免費飲水機,方便駕駛人士使用換購得來的摺摺水樽(和其他水樽)免費斟水。」

誠意邀請各位認同聯署信所言的讀者簽署

原文於明報刊登

 

收錢唔收口?

fullsizeoutput_23a7

上星期收到題為「Shell推出『自備摺摺餐具』推廣活動 與你一起輕鬆減廢」的新聞稿,通知傳媒由即日起凡於Shell惠顧港幣400元,即可換購可循環再用的餐具。「該活動鼓勵大家將環保融入日常生活,減少使用一次性即棄塑膠產品,輕易實行源頭減廢。」隨後就看見該活動的宣傳片於廣受歡迎的毛記電視媒體平台播出。

拍廣告談環保 石油公司能「攞彩」

平心而論,宣傳片透過三位演員的自白,帶出港人製造垃圾的三種常見消費行為(用即棄飯盒和餐具、飲用膠樽裝飲品和外帶咖啡用紙杯),的確惹笑精彩。但隨即想到其實石油公司富可敵國,可以重金禮聘一流的編劇度出好笑的橋段和交到戲的演員,有此效果也不足為怪。看來經過各位環保人的努力推動,在石油公司眼中,自備可重用餐具這個趨勢已經晉升至「無傷大雅」的水平,就猶如為蝴蝶影相印製月曆一樣,可以放心捐錢去推動。可以「攞彩」之餘,估計公眾的注意力怎樣也不會被拉回到鑽油燃油加速氣候變暖這個原罪去。

話說Shell曾投資逾10年時間和超過50億美元開發北極鑽油計劃,後於2015年下旬宣布由於北極石油和天然氣蘊藏量不足,決定於「可以預見的將來」擱置計劃。根據媒體報道,Shell於私底下亦承認此計劃面對如此大規模的公眾反對,實在是意料之外。短短3個月後,Shell大膽贊助毛記電視的頒獎禮,因此獲得輿論熱烈讚賞。節目司儀多次帶領全場數千觀眾大喊「多謝Shell」,facebook被此#口號「洗版」,區區七位數字港元的贊助就足以收買至少幾十萬港人的心,實屬超值。

有心水清的社運朋友當時於明報的「評台」撰文,題為「我欣賞毛記,但講不出『多謝Shell』」,當中有以下幾句:「有人說『唔通你無份用Shell既油?』正好相反,正因為我們都是消費者,而且有份構成這個惡劣環境,不是更責無旁貸,要糾正要出聲嗎。正如牛津的老師和學生抗議Shell的五千萬捐款:沒錯,他們的確受惠於捐款,但是他們同時也有一份對公共的責任,不是捐款可以收買。咪就係骨氣囉,收錢唔收口。」

不是捐款可以收買?收錢唔收口? 建議你去google搜索一下,「Shell北極鑽油」,搜尋結果除了顯示綠色和平,你還能找到任何其他本地環團的身影嗎?

原文於明報刊登

 

眾人皆醉我獨醒

Screen Shot 2017-09-22 at 12.03.51 PM

看朋友在facebook上分享荷李活八卦娛樂消息,報道指喜劇巨星占基利上周出席紐約時裝周其中一個由某時裝雜誌舉行的派對,在門口行紅地氈時接受娛樂記者訪問,其間發表古怪言論,令粉絲們擔心他的精神狀態云云。由於報道包含該訪問的視頻,我姑且點擊看個究竟。

片段一開始記者「扑咪」問女友於兩年前服藥自殺的占基利在現場逛來逛去,是否想在現場找尋約會對象?占基利回應說:「不是。這些東西沒有任何意義,我想在這當中找尋最沒有意思的活動參加,因此我在這裏出現。」一語道破時裝界華麗外表後面的空洞無聊,實在將那位濃妝艷抹裝束性感的記者嚇呆了。

但見她絞盡腦汁試圖令這個訪問「重回正軌」,向占基利提出這個派對的意義是為icon(請容我將其翻譯為代表人物)慶祝,並指出占基利也是其中一個icon,然後他又「發功」了。他說:「我不相信什麼代表人物。我認為和平超越代表人物、超越發明和偽裝、超越那個著在心口上會令子彈反彈的紅色S字。」至此可憐的記者已經不知道如何打圓場,只好盡最後努力將話題轉回占基利的穿著,稱讚他盛裝出席。占的回應像在說佛一樣:「我沒有盛裝出席。這裏無我,只是事物正在發生。」

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用中文搜索同一單「娛樂」消息,找出來的報道既沒有提到訪問開首記者的調侃是如何忽略受訪者的感受,亦沒有如英文媒體一樣指出占基利說的「沒有意義」應該是針對時裝界的本質而說的。標題就是一切:占基利受訪失常大叫。看完中英文報道後我有「讀後感」兩個。第一,通常把世情看得通透的人都會被視為瘋子。第二,通曉英語能大大擴闊一個人的視野。

說起時裝雜誌慶祝代表人物,前陣子城中某時裝雜誌聯絡我並說要頒個什麼「年度女性」獎給我。我道謝之餘,不忘詢問頒獎禮的詳情。雜誌編輯告訴我如果應邀出席領獎的話,我需要同時負責頒獎給某個得獎品牌 (估計是最受讀者歡迎品牌之類的東西)。我立即指出這等同逼令我無緣無故地認可這個我都不知道是什麼的品牌,做法毫不合理,故此我只能婉拒獎項。也許這就是上述娛樂記者提到的所謂慶祝代表人物的派對和意義吧。

 
原文於明報刊登

膠樽水內含微塑膠

21457659_10212130345068824_6242489567209667230_o

過去幾個星期關於塑膠垃圾的新聞認真多。本地方面,由於內地計劃今年底開始停收塑膠(除非已經打碎成膠粒)和未經分揀的廢紙等二十四類進口垃圾,回收商聲言會於本星期起停收廢紙。除了可憐那些一直靠執紙皮變賣為生的貧苦老人的處境,也惋惜每日數以噸計原來可以循環再造的廢紙將會葬身堆填區。可是各位讀者可有留意,回收商沒有聲言停收廢膠。何解?因為坊間的中小型回收商幾乎從來都不收廢膠。不信?請看照片中顯示某中小型回收商店內掛出的價目表,哪有塑膠這一項?

不願回收廢膠的理由

因應上述內地新政策,特區政府在回收基金預留兩千萬元,以配對模式資助回收商購買塑料分揀機、塑膠樽標籤和樽蓋去除機、清洗機、烘乾機及造膠粒機,協助本港回收業界提升處理廢塑料的能力云云。業界對此資助計劃反應冷淡,閱報得知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解釋如下:「要滿足內地新標準不易,工廠要有分揀、破碎、清洗和拉粒等工序,需要投資很多人手和設備。即使有廠房提升了設備,亦未必有足夠塑膠供應,因為沒有街邊回收店願意回收廢塑膠,扣除運費和處理費後,肯定會虧損。」劉耀成的解釋突顯了政府回收基金那兩千萬元撥款的嚴重不足,賠錢生意沒有人會做,而兩千萬的資助不可能令原來沒得做的生意變成有得做。

回收塑膠一了百了?

而另一單國際新聞則揭示了回收塑膠也不能解決問題的殘酷事實。近年來不少標榜環保的服裝品牌都以回收飲品膠樽循環再造成抓毛、T恤或其他服裝作招徠,台灣的慈善機構慈濟也有類似行動。但原來每當我們洗滌這些聚酯纖維(polyester)衣物時,就有數以十萬計微塑膠纖維釋出,流入大海,經魚類等食物轉移到餐桌上。這還不止,根據英國《衛報》上周的獨家揭露,全球多國食水驗出微塑膠,就連樽裝水樣本都不能倖免。後面這句很重要,重要到我要用來做此文的標題,因為怕有人聽到食水含微塑膠的這個消息後會以為改飲樽裝水就沒事了。

回收不是辦法,減少使用塑膠才是王道。

 

原文於明報刊登

休斯頓啓示錄

21077368_10159213068395501_7286237444549881749_n

在港澳兩地受到強勁颱風天鴿侵襲後不久,美國得州的休斯頓也受到颶風哈維的侵襲,引致大規模的水浸、嚴重的財產損失和人命傷亡。

話說休斯頓位於流動緩慢的河口邊上,1830年代由來自紐約的房地產投機分子開發起來,將沼澤抽乾然後蓋樓。雖然自開埠以來頻繁發生水災,但仍然無阻拓荒者的熱情。憑藉發展是硬道理這信念和寬鬆的法規,休斯頓在短短一百多年間發展成美國第四大城市。世界石油工業的基地、全球最大的醫學中心、連太空船和火箭都要在這裏升空。可是發展真的可以無止境、城市人口真的可以不設上限嗎?當愈來愈多原本像大海綿一樣吸水的天然濕地被抽乾填平來蓋房子、停車場和商場以後,颶風引致的大水除了淹沒這些建於濕地上的建築物,還能到哪裏去呢?

抽乾濕地建屋 遇大水不堪設想

回頭看香港,在僥倖逃過天鴿之劫的幾天後,特首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希望帶動公眾辯論房屋土地問題,其中22人為非官方成員,裏面有多名曾公開表態支持發展郊野公園、更有一個提出要填平船灣淡水湖來起樓的「智者」坐鎮。支持發展的各路人馬都來齊了,偏偏沒有邀請任何環保人士加入。想着休斯頓的遭遇,我想向這位「智者」請教:如果將原來儲水的水塘填平然後在原地興建可以容納幾十萬人口的新市鎮,當颱風引致山洪暴發時,大水除了淹沒這些樓房外,還能到哪裏去呢?

偷換概念的建議 為發展開路?

該專責小組剛於本文見報的前一天舉行了第一次會議。會未開,先由多個支持發展的「智庫」打響鑼鼓、為發展開路。看見長春社貼文說有「智庫」提出把耕作活動硬生生搬入郊野公園內,現有的農地就釋放出來蓋樓,再進一步建議放寬郊野公園的用途以迎合如水耕一類的現代農業技術發展,並美其名將這條偷換概念的「屎橋」稱為 「三角短傳」。 計我話,「三角短傳」太轉折了,倒不如來個「單刀直入」,立即開發面積達九個維多利亞公園那麼大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吧啦。

最後,想在此向杏花邨、鯉魚門和大澳受風災影響的居民致意慰問。你們面對氣候變暖帶來的極端天氣,首當其衝。只是奉行「發展大晒」的政府對你們的苦難視而不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冰火兩重天

Screenshot 2017-08-27 14.48.12

 

強颱風「天鴿」侵襲香港的前一天,即8月22日,本港各區熱爆,儼如火爐。天文台當日錄得132年以來的最高溫紀錄36.6℃,位處新界地區的天水圍濕地公園更錄得38.1℃,元朗公園37.5℃,打鼓嶺37.1℃。自從告別了朝九晚五坐冷氣房辦公的生活,多了時間落田耕種,我深刻體會到在酷熱天氣下於戶外工作的人們的感受。

開冷氣對抗高溫天氣

當天文台位於北區的監測站錄得34至35℃高溫的時候,我家菜田棚底的氣溫早已超越40℃,將個溫度計拿出太陽下量度的話,錄得50℃也是必然的事。在如此酷熱天氣之下戶外工作,汗流浹背只是前奏,臉上每一個毛孔都在出汗才是高潮所在。汗如雨下,光喝水亦無法補充身體流失的礦物質,人因此感到頭暈腦脹。如不及時降溫補水補充礦物質就會中暑昏倒,足以致命。

面對氣候變暖和過度發展的威脅,城市不斷升溫,加上政府縱容地產商興建缺乏對流故毫不通風的豪宅/劏房,迫使人們以開冷氣來對抗火爐般的高溫。根據環保團體環保觸覺的資料,夏季開冷氣的耗電量佔香港的總用電量約60%,全年平均用在冷氣上的用電量則為30%。由於夏天愈來愈長並且愈來愈熱,除非大家都學會善用冷氣的重要性,否則可以預期上述兩組數字將會按年上升。

《節能約章》奏效嗎?

何謂善用冷氣?政府在早年已開始推廣將冷氣恆溫器設定為25.5℃,環境局在2012年首次推出《節能約章》,旨為鼓勵業界和地區機構節約能源。其中關於開冷氣一項,約章規定參與者於夏季6月至9月期間,將平均室內溫度維持在24至26℃之間。根據傳媒報道,截至今年5月已經有3300個機構參與了《節能約章》,但簽署了約章後有否遵照執行?環境局有否檢查跟進?

就在「天鴿」侵襲香港前的那個周五,我約了來自台灣、報道企業社會責任新聞的媒體朋友在《節能約章》參與者之一的青衣城商場見面。我們杯葛只提供即用即棄杯碟的星巴克,找了一家價錢相若但使用瓷杯的咖啡店坐下來聊,不料愈坐愈冷,凍到入骨,剛好隨身帶了一個微型溫度計,我一看,你猜猜室溫是多少?20℃。

夏天的香港,真的是冰火兩重天。

 

原文於明報刊登

遊戲規則

Screenshot 2017-08-25 21.43.28.png

上周五接受香港電台英語頻道第三台節目《1 2 3 show》主持的邀請,開咪分享成立「撲水」飲水機地圖四年來的經歷與感受。當中我特別提到「撲水」一直以來高調敦促港鐵公司應當盡快負起其社會企業責任於每個地鐵站安裝飲水機,但港鐵公司一直漠視我們的訴求,甚至連我們對其發出的電郵都懶得回應。期間聽眾Merrin先生透過網上留言,稱讚「撲水」手機應用程式之餘,並說就港鐵公司何時安裝飲水機一事,他有消息想與我分享。

何謂友好環團?

由於留言沒有交代Merrin先生的身分,我不知道他是否港鐵公司的員工,並獲授權向「撲水」交代該公司就安裝飲水機一事的任何進展。以我所知,港鐵公司去年透過商界環保協會的安排,與一眾友好環團會面,何謂友好環團?意指那些從無公開向港鐵施壓要求港鐵於站內安裝飲水機的環團。據說會面期間港鐵公司向友好環團說安裝飲水機好複雜呀,要研究呀。未知聽眾Merrin先生是否其中一個與會的友好環團代表因而想充當港鐵的發言人來說項?無論如何,在這個友好會面發生了差不多一年以後,港鐵沿線各站仍然不見飲水機的蹤影。入閘範圍內外各商店繼續大賣膠樽水。

依靠大財團或由與大財團關係密切的慈善基金會捐錢支持的環團和環保行動,在選擇議題時都得小心謹慎,確保議題不會影響到捐款團體或其關連人士的商業利益。英文有句俗語叫做「別咬餵食你的那隻手」,咬了,就沒飯吃了。

選擇議題宣傳

不久之前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邀請梁詠琪坐小艇出海撈垃圾,鏡頭所見,撈起的明明是飲品膠樽,為何梁小姐卻只跟觀眾說買凍飲要「走」飲管?同樣道理,「走」紙杯行動由大銀行慈善基金會贊助。何解選擇這些議題來做?因為膠飲管和紙杯沒有品牌、背後沒有大財團的商業利益。香港銷量最高的三個膠樽水品牌屬於哪些大財團,你知道嗎?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和網站由我們自資建立,現在由義務團隊全天候營運和管理。「撲水」明刀明槍針對售賣膠樽水的大財團,故不奢望得到上述那些大財團和基金會的支持,因此我們做「衆籌」。這是一個「大衛迎戰歌利亞」的行動,希望大家都一起來當大衛。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