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

撲水祝你狗年行大運,水源充足!

Screen Shot 2018-02-19 at 10.49.53 PM

廣告

剝花生會死人?

2018-02-04-PHOTO-00001384

繼續收看Netflix揭露食品工業黑暗面的紀錄片Rotten,第二集探討食物敏感、特別是對花生敏感的問題。真人真事情節嚇人:一名對花生敏感的男士走進一家印度餐廳買外賣,講明自己對花生敏感,落單時寫明要「走」花生,廚房送出來的外賣餐盒上也寫着「走」花生,男士將外賣咖喱飯拿回家,吃了一口,出現嚴重敏感徵狀,他走進洗手間嘗試扣喉失敗,就此命喪當場。死因:咖喱飯內含有花生。餐廳東主被控誤殺罪名成立,鋃鐺入獄。

免疫球蛋白E的異常反應

引起敏感的食物主要有八類:貝殼海產類、堅果、雞蛋、牛奶、魚類、黃豆、小麥和花生。美國有醫療機構於過去十年抽樣調查了四萬個兒童,發現每十三人中便有一人對上述一類或多類食物敏感。由此推算,全美有多達六百萬兒童對食物敏感,比二十年前的推算數字增長了百分之五十,其中對花生敏感最為普遍,每四個對食物敏感的小童中便有一人對花生敏感。食物過敏是人體免疫系統對食品中某些特定成分的異常反應所致,免疫系統中的IgE(免疫球蛋白E)將食品中的這些特定成分誤認為侵害人體的物質,試圖將其排斥至體外。過敏輕則出「風癩」(皮疹),重則會出現過敏性休克:舌頭或咽喉腫脹、支氣管痙攣、呼吸困難、嘔吐、心跳減慢及低血壓,發病極快且足以致命。

食物敏感症飈升原因

縱然醫生和專門研究免疫系統的科學家多年來努力探索,依然未能找出食物敏感的成因。但食物敏感的個案在過去二十年間急劇上升,意味着我們身處的環境發生了一些我們未能察覺的變化。有科學家提出以下理論:由於醫學發展、環境衛生改善,人類腸道內的微生物群系遠不如以往繁多。嬰兒往往在一歲以前就服食抗生素治病,順帶將體內的微生物群系消滅;微生物來自泥土,城市的幼兒不單沒有機會接觸泥土,家長們更會化身成「消毒大使」,整天拿着濕紙巾擦孩子的手。免疫系統無細菌可打,便改為攻擊食品中某些特定成分了。

父母不想孩子對食物產生敏感,對策不是避免給幼兒進食上述食物,反而是讓他們在四至十一個月大時嘗試這些食物,這樣或有助顯著減低孩子成長中出現對食物敏感的機會。

 

原文於明報刊登

蜜糖罪行

IMG_0994

看了Netflix揭露食品工業黑暗面的紀錄片Rotten系列的第一集,獲益匪淺。節目開首養蜂人邊採收蜂蜜邊講解蜜蜂生產蜂蜜的過程,雖然一隻工蜂在其短短四十天的生命中只能製造出少於一茶匙的蜜糖,但積少成多,一個有五萬隻蜜蜂的蜂群能在一個星期內製造出30磅的蜜糖。可是勤勞的蜜蜂敵不過農業產業化帶來的衝擊,2006年,歐美出現大規模的蜂群衰竭失調,大量蜂群在一夜間無故消失。科學家估計蜜蜂生態崩解的原因在於現代農業使用大量殺蟲劑,並在一望無際的農地上進行單一種植,往往令蜂群飛到筋疲力盡都找不到花蜜可採,加上蜂群受到寄生蟲的侵擾,這三個因素綜合起來對蜜蜂造成致命一擊,隨後數年歐美的蜜蜂生態雖然逐步恢復了一些,蜜糖生產量卻始終無法回到崩解前的水平。

 

含有抗生素的蜜糖入口至美國

當蜜糖供應下降,過去十年全球對蜜糖的需求卻以每年四千萬磅的速度增長。增長原因有兩個:第一,全球人口繼續增加;第二,愈來愈多消費者購買成分天然的食品。雖然對人體而言,蜜糖跟其他糖類並無分別,食品生產商卻因為投消費者所好,紛紛以蜜糖代替蔗糖/粟米糖漿。蜜糖供不應求怎麼辦?以蔗糖漿假冒蜜糖。1990年代初期,美國發明了能分辨摻了蔗糖漿的偽冒蜜糖的鑑定方法。可是,幾年後中國人就發現以米飯釀製的糖漿可以騙到這個鑑定方法,蒙混過關。大量廉價的含有抗生素的蜜糖/偽冒蜜糖入口至美國,引發美國政府對來自中國的蜜糖徵收懲罰性關稅。正所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來自中國的偽冒蜜糖打個白鴿轉去馬來西亞、泰國、台灣等地的貨櫃碼頭停一停,換塊來源地貼紙,搖身一變就成了這些地方出產的蜜糖了。這是一個國際性的犯罪行為,受害人是全球一體化中的消費者。

誠意推薦香港製造的蜜糖

看到這裏,我才突然驚覺我過去數年得以吃到本土蜜糖是何等幸福的事。感謝鄰居養蜂人楊先生、感謝蜜蜂上山下田採花蜜。未知各位讀者有否嘗過香港製造的蜜糖?我誠意推薦。

圖:養蜂人楊先生和因為近距離看見那麼多蜜蜂而嚇到目無表情的小朋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布尾升級再造成桌布

DSC_0100_woLogo

丈夫每年都會去大學校園舉辦推廣城市耕種的活動,校方提供活動所需的桌椅,但不提供桌布。我見學生組織和學會一般都會自備桌布,決定仿效。想起將優質布尾升級再造成手帕 The Chief Project的創辦人Agnes有好多靚布,厚着臉皮致電索取。Agnes爽快應承,並相約前往「綠在觀塘」取布。為何布匹會存放於該處?原來去年The Chief Project貨倉遭逼遷,Agnes在facebook發帖求救。據說環境局中有人看見並出手幫忙介紹,大批布尾遂成功進駐其實位於九龍灣的綠在觀塘。

 

托着沉甸甸的布尾乘搭地鐵轉火車再等小巴回家,挺累人的。第二天又要將布尾抬落樓,去街市找縫製窗簾的小店幫忙裁剪縫製,將布尾升級再造成桌布。小店由兩名老人家經營,剪裁縫製九張桌布收費四百五十元,我去取貨時他們不斷強調工序繁複,他倆花了好多個小時才竣工,弄得我很不好意思,只好連聲道謝。下一個工序是利用絲網印刷將我家農場的商標印在桌布上,製造絲網的是一家位於深水埗的小店。小店店面分為兩部分,一邊賣中國武術的武器,另一邊經營絲網訂購業務,充分反映小生意善用空間靈活多變的特色。

廢物利用 支持小店

取得絲網,同時從小店購得白油和印刷工具後,印刷工序由我們自己負責,在家中進行。由於白油快乾,為避免重複冲洗絲網,印刷要快手,經過一番努力,大功告成,效果請看照片。這個升級再造的過程,不單廢物利用,而且光顧了兩家小店,支持本土經濟,比去大型家具用品店買幾塊現成桌布好得多。

說到這裏,相信不少讀者都想知道如何能獲得優質布尾。機會來了,綠在觀塘將舉辦兩場 「惜」布講座,由Agnes以前紡織業界從業員的角度,為大家講解我們作為消費者與布污染問題的關係。參加講座者可於講座結束後取得優質布尾。兩場講座分別在2月10日下午3時和3月10日上午11時舉行,地點在九龍灣常怡道27號綠在觀塘(Megabox側),有興趣讀者可在網上報名:https://goo.gl/forms/iXSqAIeIGyBApvFr1。

 

原文於明報刊登

參觀回收場

 

上周六參加了由SEE Network主辦、回收業界葉文琪先生協辦的活動,參觀了幾個平常難得一見的回收措施。第一站為位於醉酒灣的廢紙碼頭,一進門,就看見一捆捆堆到兩三層樓高的舊紙皮,準備吊落躉船。每艘躉船能運載六百至一千噸廢紙往廣東或福建沿岸的工廠,循環再造成包裝用紙盒,以往平均每天都有一艘躉船從這裏出發,但自從內地收緊廢紙廢膠進口以來,幾乎再沒有運紙躉船從這裏出發前往內地。香港沒有製造業,回收物料在本地沒有出路,這些紙皮能在這碼頭堆放多久?

 

第二站我們來到位於馬料水碼頭旁邊的中文大學垃圾分類措施。中大是少數將垃圾處理和回收服務合併批給一個承辦商的高等院校,不像其他院校將此兩項業務分別批給不同的承辦商,回收商價高者得。中大不但不就回收業務向承辦商收錢,承辦商回收愈多,收益愈大,成功減廢更有額外獎勵。相對香港整體廢物量連年遞增,回收率每况愈下,中大過去四年的廢物量卻減少了百分之二十,這種運作模式實在很值得其他院校借鑑。

膠的出路

第三站來到位於上水污水處理廠旁邊的塑膠回收場,我們在那裏看見了各式各樣的塑膠,有一捆捆已經壓扁了的膠樽、一捆捆的iPhone包裝盒、散落一地的賣旗日籌款袋(手抽和投幣部分)。此回收廠設有拉膠粒的機器,相比在紀錄片《塑料王國》中見過的「明火煮膠」拉粒機,這部明顯較為先進(沒有明火),也比較大型。雖然我只是圍着機器參觀了五分鐘,但是吸入機器噴出的融膠氣味足以令我頭痛非常。隨着內地要求塑膠回收物料一律要拉成粒狀後方能入境,本地的回收場都需要增設這種拉粒機才能繼續經營。

Screen Shot 2018-01-19 at 4.06.04 PM.png

第四站來到位於元朗的回收場,這裏主要處理回收膠膜(搬屋公司用的那種)、廢紙、發泡膠。有機器將發泡膠融成膠磚狀,據說膠磚價值不低,卻要收集很多的發泡膠才能融成一塊膠磚。因為香港的運輸成本高,所以這裏只處理從物流經營者回收得來的發泡膠。普通市民想回收發泡膠,就只能找「迷失的寶藏:發泡膠回收行動」,詳情請瀏覽他們的facebook專頁。

最後一站來到「不是垃圾站」,去年我已經撰文介紹他們的工作。一年過去,他們仍然堅持每周六開檔,向政府展示垃圾站的另一種可能性,精神可嘉,請各位讀者多多支持和參與。

原文於明報刊登

 

莫讓彩虹勇士單打獨鬥

4J3A3498.jpg

應綠色和平邀請,2017年12月29日我登上正在訪港的「彩虹勇士號」參觀,聽着身經百戰的船長Peter Willcox分享其抗爭經歷,特別是2013年他因在格陵蘭海域圍着鑽油台請願,遭到俄羅斯警察拘捕,被拘禁在聖彼得堡上百年歷史的監獄達兩個月的遭遇,獲益良多。我舉手問船長對於其他環團因為收了油公司的捐款因而對北極鑽油絕口不提這現象有何看法,船長回答雖謹慎但坦承:「我不會批評其他環團的立場,大家各自有自己的位置。但如果你問我,他們這樣做合乎常理嗎?我會告訴你這不合常理。」

行動為的是私利嗎?

彩虹勇士的船員早前因試圖爬上中環海濱的摩天輪拉開「夠鐘走塑」橫額請願/示威不果,並導致摩天輪整天「停駛」而招致批評,對於這種純為吸引注意力的行動是否還合時宜,我確實有保留,但責罵綠色和平此行動為「自私」確實與事實不符。當送去堆填區的塑膠垃圾與日俱增,當政府對於內地收緊廢膠進口措施的對策,竟然是叫大家將三四五六七號膠掉落垃圾桶,綠色和平開名譴責各大連鎖快餐店每年製造上億件即棄塑膠,為的真的是私利?城中只求令大家感覺良好同時確保不得罪大財團的環保行動有大把,敢明刀明槍針對大財團派膠行為的, 就只有綠色和平和在下的「撲水」行動。

不知是巧合還是精心部署,當綠色和平的「夠鐘走塑」行動進行得如火如荼之際,五大快餐連鎖店中製造最多即棄塑膠垃圾的麥當勞推出由專業劇團演出的「卸膊操外篇——職場單打操」廣告,博得大家稱讚。一個高質素的宣傳片就足以將針對麥當勞狂派即棄餐具的批評化解於無形。

要靠市民自發施壓

因此,要撼動連鎖快餐店減少使用即棄餐具,單靠綠色和平是不夠的。連鎖快餐大財團知道綠色和平每個項目/行動都是有期限,任你吵鬧3至6個月就會鳴金收兵。坊間奉行和推動「搞走塑」的市民就不同了,他們猶如游擊隊員一樣,可以連綿不絕發動網上攻勢,敦促快餐大財團改變其瘋狂派膠的營運模式。

邀請你也加入成為鍵盤戰士。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廢膠啓示錄

 

12月26日,我前往PMQ觀看本屆金馬獎提名最佳紀錄片《塑料王國》,一部出色卻又令人看到心碎的電影。背景是山東一條滿佈塑料回收山寨廠的小村,處理來自世界各地(包括香港)回收得來的廢塑膠。主角是其中一間山寨廠的老闆一家和員工一家,情節是員工的孩子們失學,終日在塑膠垃圾堆中「尋寶」來自製玩具,去漂浮着塑膠垃圾的黑河撈死魚,再以焚燒膠袋生火將死魚烤熟來吃;老闆的孩子雖然可以上學,老闆卻因為長年操作那台明火塑料拉粒機賠上了健康,自覺背部有硬塊卻不敢去醫院檢驗,主顧雙方都活在人間地獄。據說正因為這套紀錄片揭露的慘况,導致中國政府決定於2018年起收緊進口廢膠的法規,今後廢膠要拉成粒狀以後才能入境。

 

12月27日,環保署於傍晚6時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6年的統計數字」,原來香港每日送往堆填區的飲品膠樽(PET)垃圾由2015年的136公噸暴升至2016年的158公噸,相當於由500多萬個膠樽暴增至600多萬個膠樽。如此不見得人的成績表,難怪要趁放工時間「靜靜雞」發布。隨着上述內地收緊廢膠進口的法規生效,可以預期PET膠樽棄置量將會持續飈升。

為何塑膠不減反增?

12月28日,看見《明報》翻譯外電報道標題如下:「美塑膠投資熱 專家警告產量增四成 頁岩氣開採技術突破 降原料成本」。內文指出,塑膠的原料有99%來自化石燃料,而由於頁岩氣開採技術突破,令生產塑膠的其中一種原材料「天然氣凝液」價格大降近三分之二,自2010年起,埃克森美孚化工與蜆殼化工等油企旗下企業紛紛出巨資興建新一代塑膠生產工廠。據估計,美國塑膠工業擴張估計會令未來10年的塑膠產量增加達40%。這令我想起蜆殼公司前陣子鋪天蓋地的所謂環保廣告宣傳片,鼓勵市民使用摺摺餐具水樽云云。一邊投資數百億美元以求增加全球塑膠產量,一邊花那區區數百萬港元搞「漂綠」工程,這當中的虛偽與荒謬,讓人哭笑不得。

環保署正進行為期18個月的膠樽生產者責任制顧問研究,並聲言不排除仿效歐洲國家引入「按樽」等可行制度。綜觀上述廢膠圍城的現况和塑膠工業的蓬勃前景,恕我直言如下:膠樽生產者的責任就是回收再造他們生產出來的每一個膠樽,當中牽涉的費用完全由膠樽生產者負全責。換句話說,政府要對原生塑料徵稅,致使其價格高於(或至少等同於)再生塑料的價格。任何比這輕的責任制都無助解除廢膠對人類和其他生物存活造成的威脅,末日依舊將近。

 

原文於明報刊登

「神期」潤膚露

IMG_5363

我家菜田不遠處有個垃圾收集站,我們不時從那裏收集被棄置的卡板回菜田重用,並知道附近有被藥房租用由豬舍改裝的貨倉存貨。然而上個月的某一天,垃圾站出現了照片中所見的景象:三數個卡板的「神期」個人護理產品就這樣給扔出來(編按:「神期」產品即雖然「過期」但仍能使用的意思)。有從美國進口的有機磨砂產品、有從韓國進口的沐浴露、潤膚露和漱口水,我們幾個人出動手推車去營救物資。

 

過「佳期」數月 照用可也

有街坊路過加入行動,但一邊搬沐浴露一邊說由於那是「過期」的,她只敢用來洗衣服。其實這是百分百成分不天然的石油副產品,所謂「過期」極其量等於加工食品包裝上的「最佳食用日期」,過了「佳期」才幾個月,不會自動變成不能使用吧。可是無論我們如何強調「照用可也」,似乎都不能動搖這位街坊對「過期」這個模糊概念的恐懼。

幸好不是所有人都對「神期」產品抱有這樣的偏見,話說facebook上有一個名為「我個世界無垃圾」的專頁,網友會在專頁上互通哪裏有可用物資被棄置的消息,方便大家拯救。好友幫忙將我們在垃圾站現場拍攝的照片放上此專頁,有網友看到貼文後漏夜專程開車去垃圾站拯救物資,之後更和大家分享產品用後感。雖然經過多番努力營救,最後還是有五六箱檸檬茶味的漱口水被運往堆填區。想像這些產品「誕生」自韓國工廠的生產線上,遠渡重洋來到香港,存放在貨倉內一兩年,連上架的福分都沒有,就直接送往堆填區「長眠」。上述各個生產、運輸、存倉,甚至堆填區的營運都被形容為經濟活動 ,計算入國民生產總值,唯一沒有計算的是這些浪費造成的環境成本。

至於我們拯救回來的物資,單靠自己使用的話,恐怕幾年都用不完。所以我最近每逢與親友見面都總會送上述的「神期」潔膚潤膚產品,試過有朋友驟眼看了有機磨砂產品的成分後,竟然說:「謝謝!我會拿回家和老公一起吃的。」哈哈,原來因為成分大部分是食材,她以為我送她一盒咖啡朱古力呢!

我們「散貨」的目的在於推廣「神期」用品都係佳品這個觀念。希望有朝一日當大家都接受「神期」用品之時,商家都會在自己的店裏設置一個特價區散「神期貨」,再不用一卡板一卡板的丟去垃圾站。

 

原文於明報刊登

IMG_6329

請飲有魚翅人唔到禮唔到

shark's menu.jpg

看見「撐香港」網頁supporthk.org上有由環團野生救援發起的聯署行動,要求美心酒樓停止出售魚翅套餐,甚為感慨。回想起七年前我也曾參與「拒吃魚翅」運動,成功迫使花旗銀行停止與美心集團合作推出的「碌卡」食魚翅優惠計劃。眨眼間七年過去,多個環團先後發功都未能迫使分店遍佈全港的美心停售魚翅,雖未至於原地踏步,但也是寸進難求。

 

自從戒吃魚翅之後,每逢有親友請飲,我說完多謝邀請之後都例必問一句「有魚翅嗎?」。試過因為派帖的好友擔保會為我的到來作出特別安排而赴宴,上魚翅時才發現我的那碗魚翅還是在玻璃枱面上轉呀轉,只是伙計另外端上一碗粟米魚肚羹給我。自此我就下定決心,如果主人家的答覆為「會食魚翅」的話,我就謝卻邀請,並為着不鼓勵飲宴以魚翅奉客,人情,我是不會給的。

婚宴席上呼籲來賓保護鯊魚

前陣子表姐結婚擺酒,事先通知我婚宴不會以魚翅奉客之外,還預告會在席上宣布並呼籲來賓保護鯊魚。擺酒當日八號風球整天高懸,專線小巴停駛,我冒着狂風大雨步行二十多分鐘去火車站搭火車出城赴宴。坦白說,行到半路,對鞋已經注滿水之時,我也曾經想過掉頭回家。但想起表姐大喜之日也不忘保育海洋生態,這頓喜酒確實不能不喝。席上宣布不吃魚翅之時,一眾賓客不知如何回應,也是由我打破僵局率先以掌聲鼓勵,然後大家也跟着拍掌支持。

早幾日見有媒體刊出2017年婚宴人情公價一覽表。出席普通酒樓的婚宴都要做八百元人情,去高級酒店的婚宴更要一千二百元。一覽表旁邊的漫畫描述賓客向新人遞上人情時心裏暗忖道:「點解要擺酒店……」。既然香港人普遍對這種「新人喜歡鋪張強迫賓客破費」的飲宴文化感到無奈,我特意向各位愛護海洋生態的讀者推薦「請飲有魚翅人唔到禮唔到」,以實際行動改變飲宴食魚翅這不合時宜的飲食文化。我奉行此做法已經數年,堅持「你要食魚翅我不會幫你埋單」,心安理得。

也請大家響應呼籲聯署要求美心集團停售魚翅。

原文於明報刊登

Screen Shot 2017-12-23 at 10.48.53 AM.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