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怡撞見大嘥鬼

IMG_20180530_195620_HDR

 

「各位讀者好!我是劉安怡,今年10歲,是小四學生,在學校擔任『綠色大使—Green Leader』,負責處理班裏的環保工作。

上星期四(2018年5月31日)上學時,在我家附近的超級市場(Market Place)外的食環署垃圾桶旁邊,發現了一車滿載還未飲用的紙包一公升牛奶的超市手推車。細心觀察下,這些牛奶在2018年5月31日才到期。媽媽說這些牛奶在她昨天傍晚(即2018年5月30日)下班時 ,已被丟棄在垃圾桶旁。嘩!這麽浪費「大嘥鬼」!還有一天才過期便把它們扔出來,真是極之浪費和不環保的行為。為什麼超市不把它們以低價出售或捐出給有需要的人呢?」

未過期牛奶被丟在垃圾桶旁

「試想一想,香港人每天都會喝牛奶,母牛的奶給我們喝,(我覺得)牠很偉大。可是我們沒有好好的珍惜,把未過期的牛奶丟棄,這不但浪費了母牛的心機,也令未到期的食物浪費了。在世界上有很多人沒有足夠食物,非洲的小朋友餓死,這樣『大嘥』真是浪費了母牛、農夫的心機,也令世界上飢餓的人失望。扔得容易,種的難,這樣輕易把未到期的食物丟棄會不會對不起母牛、農夫和所有飢餓的人呢?我希望把這些未到期的牛奶丟棄的老闆要好好反思,並賠出牛奶給貧窮的小孩和飢餓的人。

Auntie Rachel告訴我法國已立法例禁止大型超市隨意把還能吃的食物和其他廢棄物一起丟進垃圾桶,要把它們分成捐給慈善機構、當動物飼料,或做堆肥等類別。我們的香港是不是也要反思一下,學習把食物捐出給有需要的人呢!」

學習把食物捐出給有需要的人

以上是我朋友女兒的來函,而信末提到的Auntie Rachel就係我。環保局外判予廣告公司創造了一隻深入人心的「大嘥鬼」來宣揚環保,整天在社交媒體發帖提醒市民「揼少啲!慳多啲!咪嘥嘢!」,卻對企業的浪費行為隻字不提。全港幾百間超級市場每日究竟掉幾多這些快將過期的食物出來?環保局有沒有數據?有的話必須向市民公布,沒有的話為何還不去調查?香港每天「製造」九千多噸廢物,其中超過三成是食物和廚餘,小市民買支裝飲品都要被「大嘥鬼」提醒要「乾淨回收」(即就算喝不完都要先倒掉然後洗乾淨之後再放入回收箱),為何政府卻對大財團日復一日將一車車牛奶掉入堆填區視而不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蘇打粉驅狐狸

IMG_7112五月已經熱到人都癲,酷熱天氣警告連續生效逾三百個小時。雖說大汗淋漓有助身體排毒,汗臭擾人也始終有違公德。以往超市和藥房的貨架上有香體露和止汗劑兩款貨品,顧名思義,香體露令你身體只香不臭,止汗劑令你腋下不出汗。我一向只用前者,拒絕使用後者,因為不認為有需要將汗腺堵塞,再者對用來堵塞汗腺的鋁鹽會否帶來副作用有顧慮。可是不知為何,近年純粹的香體露在超市和藥房貨架上消失,只剩下止汗劑或者二合一產品,我唯有另覓香體除臭產品。

精油和椰子油搭配得宜 成分天然香體膏

半年前閒逛主要售賣本地蔬菜和產品、名叫「田嘢」的小店,見貨價上有幾個銀色金屬小圓盒,每個外面都圍着紙圈,上面畫上一女士舉臂露出腋下的圖像、旁邊寫上「舉手真香」字眼的產品,就知道是香體產品。見其成分天然:初榨椰子油、蜂蠟、小蘇打、天竺葵精油,就買了一盒(港幣65元)試用。雖然小盒包裝使用起來稍為不便(我用指甲將香體膏刮出來用),效果卻十分好,精油和椰子油的香味搭配得宜,小蘇打的除臭功效大家亦都耳熟能詳,不少人會買一盒打開放在雪櫃或洗手間內吸味,只是大家之前沒有想到用小蘇打來除腋下的臭味。

上個月閒逛中環怡和大廈地庫全新裝修的樂施商店,選購二手衣服之餘,見另一本地品牌「本木序」推出類似香體產品,成分包括葛粉、蘇打粉、榛果油、可可脂、高嶺土、蜂蠟、天竺葵精油等,旅行裝牙膏大小的包裝,售價港幣95元。打開試用裝,擦一些在手背上試,氣味也挺香,但這次我捨不得買來自己用了,想起不久前有朋友跟我聊起腋下汗臭問題,於是買了一支送給她。剛剛問她用後對產品有何意見,朋友回答說:「好好用」。

自製蘇打粉香體露

其實售賣蘇打粉的主要品牌Arm & Hammer在其網頁上就有展示其香體產品系列,只是香港沒有代理商引進這些產品。我早前購買的「舉手真香」剛好用完,望着洗手間那盒蘇打粉,和大半年前從垃圾站拯救回來的大批「神期」潤膚露(「神期」即過期但仍能使用),於是決定自製蘇打粉香體露,效果其實也一樣的好。相信不少讀者抽屜裏面都放着買回來之後嫌不好用的臉霜,不妨去買一盒蘇打粉來自製香體霜吧。

原文於明報刊登

消費者委員會的「選擇」

IMG_7096 2看媒體報道消委會時隔5年再次檢測衛生紙,《明報》標題為「卷裝廁紙貴未必好 最貴Tempo和最平特惠牌同分」,《東方日報》引述消委會「價錢質素沒必然關係,每抽卷數多未必抵用」,《香港01》的標題則為「廁紙質量大檢閱 佳之選、首選牌最抵用」,感到十分失望,多年來我一直熱心推廣消費者使用再造紙或竹纖維製造的衛生紙,取代標榜以100%原木漿製造的衛生紙,2011年開設gogreenhongkong.com網頁,最早評論的一批環保產品就包括再造紙衛生紙。好不容易等到極有公信力的消委會再開金口,為什麼根據媒體報道消費會彷彿對衛生紙環保與否這考慮不發一言?

衛生紙標籤資料評分 無關FSC認證

不服氣,於是上網購買本期《選擇》月刊電子版來細看。噢!原來裏面有半頁篇幅解答「竹製或FSC認證衛生紙是環保選擇?」這個疑問,而提供的答案也是肯定的。可是,這半頁的介紹無論從排版到文字內容都明顯跟專題的測試和評分部分完全割裂。為何割裂?因為專題開首就將衛生紙的品質定義為「使用時的舒適性」,所以測試和評分只能圍繞這個定義進行:標籤資料評分、紙張強度、柔軟度、吸濕度、水中容易冲散度、容易撕下程度、粉塵量、紙張瑕疵。而所謂的標籤資料評分,亦與產品是否印有FSC(森林管理委員會)認證無關,純粹是「標籤資料愈詳細及每卷重量和淨重的脗合度愈高,評分較高。」

讀者看完整個專題以後都不會知道究竟哪個衛生紙品牌有FSC認證,而竹製或FSC認證衛生紙亦不會因為其生產製造過程比較環保得到較高評分。更甚者,專題在評分過後以「12卷裝比10卷裝抵用?」為題,探討有品牌的12卷包裝的每卷淨重比其10卷裝的衛生紙輕,全文以「舒適」開始,「抵買」二字作結,難怪各大報章的報道亦只強調「好用抵用」,環保?沒人理。

消委會幾年前大鑼大鼓從英國請了個專家回來做氣候變暖和消費者習慣的報告,我也去聽過這位專家講解那個報告,當場我就追問消委會在這方面有什麼承擔和計劃,卻得不到任何具體答覆。且讓我給消委會一個具體的建議:盡快將環保因素納入其產品測試和評分機制內。

原文於明報刊登

極簡主義

2018-05-20-PHOTO-00002105

上Netflix網觀賞紀綠片Minimalism: A Documentary About the Important Things,看到處於瘋狂狀態的群眾趁着感恩節後的「黑色星期五」衝入百貨公司搶購特價貨品的片段,想起最近銅鑼灣也出現類似情景:崇光感謝周年慶。想買減價貨的熱情足以鼓動人潮佔領店外整條行人路,正所謂「執輸行頭慘過敗家」,店門一開,大家恍如跑馬地的賽馬在開閘後狂奔進店內,就知道消費主義氾濫全球,美國香港並無二致。

 

不停搵錢不停購物

紀綠片透過發起「極簡主義」的兩名好友的個人經歷道出現代人陷於物慾漩渦的景况:忙於追尋所謂的「美國夢」(其實即是要賺很多錢然後去買很多東西),一個賣手提電話賣到教手下如何向一個五歲小朋友推銷;另一個則在母親逝世和婚姻破裂同時發生後,仍然忙於去宜家家居買這樣那樣的牀櫈衣櫃電視櫃和茶几。不停搵錢不停購物可是愈買愈不快樂,但是控制不了自己,還是要繼續搵銀繼續買,為什麼?正如片中受訪學者表示:「You can never get enough of what you don’t really want.」許多人誤以為透過購物和擁有豐盛的物質生活就可以令人生感到圓滿、充實,所以當購物未能帶來上述心靈滿足時,他們錯覺只是因為他們買得未夠多,於是拚命買更多的東西,希望終有一天「到得彼岸」。

如何脫離物慾漩渦?

物慾漩渦愈轉愈深,也多得廣告誤導大家購物能普度眾生。片中強調廣告「毒害」兒童,鼓勵他們吃垃圾食品和購買鼓吹暴力或性別歧視的劣質玩具,我卻更有興趣針對重金禮聘藝人紅星來演出的信用卡廣告說兩句。天后腰纏萬貫,不要說買件衣服去參加懷舊舞會,分分鐘買豪宅都可以「一炮過」,點解銀行會請天后拍廣告示範買衫可以用積分抵消簽帳,有需要時還可以透過銀行的手機應用程式申請分期付款(其實即是向銀行借錢購物)?就是想令觀眾認同購物帶來快樂這個歪理,所以就算沒錢買,問銀行借錢去買也在所不惜。

「極簡主義」提倡脫離物慾漩渦,身心重獲自由,輕裝上路,也許會更容易覓得圓滿充實的人生。

原文於明報刊登

可生物降解塑膠

IMG_7051

上周專欄刊登後,被「杯葛」的咖啡店來函回應如下:「謝謝你對我們在店內用外賣杯的關注。抱歉當天我們的咖啡師未有詳細解釋,實際上我們店內用的餐具,包括杯、杯蓋、飲管等,全都是可生物降解的物料所造,店內亦有設置分類垃圾桶作回收用。懷着同一理念,我們亦十分希望能為環境再做多一點,所以儘管現時的運作未能支援用瓦杯,仍希望能利用環保物料的餐具以及多支持客人自攜杯來加強這部分的工作。另外,我們團隊已積極準備在店內使用可再用餐具的可行性,希望能盡快推出以進一步提高顧客的店內享受。 」

能生物降解的條件

感謝店家回應之餘,我追問紙杯有一層膠,何以能生物降解?店家說這是用聚乳酸製造出來的塑料(PLA),不可回收但可生物降解(即由微生物把塑料以化學分解成二氧化碳、甲烷和水,需要在50℃以上的堆肥環境中進行)。可是店家也明言香港現時並沒有堆肥設施將其PLA紙杯生物降解(那剛才說店內的回收桶又有何用?),他們「推廣」使用即用即棄PLA咖啡杯因為PLA優於傳統塑膠。優勝之處是什麼?店家說:一是利用可再生資源,二是棄置於戶外地方遺害較少,三是希望香港終於會有堆肥設施。

第一點說得沒錯。PLA的聚乳酸來自粟米發酵,有別於傳統塑膠來自石化工業,製造過程中釋出的碳排放也比較低。可是,全球每八個人就有一個人長期處於飢餓狀態,我們真的想用農地來種這些即用即棄的紙包膠杯嗎?

第二點含糊其詞。戶外即是哪裏?堆填區?PLA埋在密不透風的環境裏面基本上不能生物降解。海洋?沒有50℃,同樣不能進行生物降解。怎樣遺害較少也沒有任何說明。

第三點,那個預計去年年底落成運作但到今日都好似仍未開張的小蠔灣廚餘廠,每日最高可處理兩百公噸廚餘,但香港每天製造的廚餘廢物高達三千六百公噸,正所謂杯水車薪,怎麼輪都輪不到這些PLA紙杯。

「可生物降解」作為擋箭牌

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在2015年發表了一個有關可生物降解塑料和海洋垃圾的研究報告,當中提到有研究發現人們傾向依靠科技解決方案而不以改變個人習慣來應付環境問題。於是大家將產品標示為「可生物降解」就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堂食繼續用紙杯。

原文於明報刊登

圖文不符:連PLA 紙杯都懶得採用的Starbucks

杯葛

2018-05-06-PHOTO-00002017

上周約了記者朋友在中環見面做訪問,講撲水,談環保。她建議在威靈頓街的Interval Coffee Bar碰頭。我先到,見裝修格調高雅,落地玻璃自然採光,起初頗為欣喜,坐下來後才發現店內客人面前的咖啡一律裝在紙杯中,回頭看看靠近門口的咖啡師櫃枱上也沒有瓦杯的蹤影。待記者抵達,打過招呼,我就唐突地向她提出「轉場」的建議。 記者也明事理,知道講環保的訪問不可能在只用即棄餐具的咖啡店進行。為了讓店家知道客人來了又走的原因,我還是特意向咖啡師確認,問可否提供瓦杯盛熱咖啡,咖啡師抱歉地說否,我道謝過後就和記者離開了,走落樓梯就是士丹利街的Holly Brown Coffee,有瓦杯,可以幫襯。

 

紙杯裝咖啡 不是享受

撇除紙杯其實有膠而且不能回收這個環保原因不談,我拒絕用紙杯飲咖啡因為我強烈認為紙杯有陣紙杯味。如果用紙杯來冲杯三合一咖啡我無話可說 (反正是不問品味只求咖啡因提神),但這些動輒四五十元一杯的所謂精品咖啡,講究咖啡豆產地炒法冲調手勢和水質,搞完一大輪然後倒落個紙杯度,一邊品嘗咖啡的香濃、一邊細味漂白紙杯的「芬芳」,莫非這才是高層次的味覺享受?如果有朋友告訴你她喜歡用紙杯品嘗紅酒白酒,你會有何感想?

想起早前光顧港島東區一家參加了鼓勵人自備可重用杯子買咖啡的「走杯」行動咖啡店,好奇問店員顧客反應如何,他認真思量後回答:「有時一日有十個八個客人自備杯,有時則一個都沒有,平均來講每天都有幾個咯。」我追問這相等於每天外賣咖啡銷售額的百分之幾,店員算了算,然後答道:「百分之二左右吧。」

講環保,講到天荒地老恐怕都敵不過紙杯咖啡帶來的方便和隱含在內的身分象徵(你望望紙杯上的品牌商標?我有品味、我買得起、我日理萬機所以傍晚六點落樓下買是日第三杯咖啡)。我建議邀請城中咖啡達人參加紙杯咖啡盲品(blind tasting),分別將紙杯咖啡和瓦杯咖啡倒入兩個玻璃杯中,看看達人能否分辨出來。上全球咖啡師比賽的網頁,見比賽評審嘗咖啡時一律採用瓦杯/咖啡杯,如果紙杯不影響咖啡味道的話,早就改用了吧,對嗎?

唯有將用紙杯飲咖啡和有品味這個連結拆開,「走杯」才有望成為主流。

原文於明報刊登

抵死

IMG_6960過去一個星期有關「土地大辯論」的新聞鬧得熱烘烘,政府成立的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主席黃遠輝表示香港未來面對最少1200公頃的土地短缺問題,環團綠色和平立即對此提出質疑:口講話欠千多公頃的土地,但其實當中僅19%(即230公頃)用作興建房屋,公屋呢?只佔其中的121公頃。

121公頃到底是什麼概念?之前我撰文介紹並時常路過的粉嶺高爾夫球場的面積有多大? 約170公頃。之前我沒有介紹過的棕地(指新界已被破壞和受污染的土地,主要作物流倉庫、露天儲物之用,部分更涉及非法電子廢料拆解場)有多少?723公頃。政府口講心急覓地解決房屋問題,但「死都唔肯」收回地勢平坦的高爾夫球場和盡在路邊的棕地來建屋,暗示明示要填海、要在郊野公園範圍內砍樹起樓,點解?

客運大樓是假的 購物中心才是真

另,香港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趁廣州白雲機場的二號航站樓和綜合交通中心4月26日啟用,撰文將之與香港赤鱲角機場的所謂「二號客運大樓」作對比,人家的二號航站樓名副其實「是一座提供旅客出境和入境服務的綜合客運樓,並且為白雲機場跳躍式增加58條登機橋連接剛降落和即將起飛的航班,眾多乘客辦完登機手續後,進入候機區便可直接上機。」咱們的「二號客運大樓」卻只提供出境服務,沒有登機橋,只有「混吉」列車將乘客送回一號客運大樓那邊登機,說成客運大樓是假的,乘客購物中心才是它的真正身分。機場管理局無視此前犯下的錯誤,執意重蹈覆轍,填海興建因空域限制而得物無所用的第三條跑道,點解?

又讀到英國《衛報》訪問年屆86、花了學術生涯的最後25年研究氣候變暖問題的社會科學家Mayer Hillman的臨別贈言:人類死定了。點解?因為我們太依賴燃燒石油,兩極融冰無可逆轉,結果是死亡,不單單是人類,而是地球上大部分生物的死亡。被問及到底人類文明能否捱得到本世紀末,老人答道:「當全球各地正在加建數以百條新跑道的同時,你能想像全球空運業會被瓦解嗎?人類似乎正在違抗大自然的意旨,我們正在做我們恰恰不該做的事情。」毀郊野公園和建三跑不就是香港不應做、但港府「係都要做」的事情嗎?

這是死定了,而且是抵死的。

原文於明報刊登

靚靚飲水機

發起「撲水」行動多年,經常到學校講座。發現一個普遍現象:校園內雖然設有飲水機,過濾器也有定期更換,但飲水機往往其貌不揚,附近又欠缺指示,彷彿大家都忘記了它的存在;不遠處卻總有色彩繽紛的汽水機數部,發光的燈箱裏展示可供購買的飲品式樣——汽水、果汁、當然還有膠樽水,提醒大家快快拿出八達通「嘟」一支來飲。我認為推動環保不能單靠口講,大聲疾呼「向膠樽水說不」之餘,我們需要外形比較吸引和功能比較齊備的飲水機,才能與汽水機一較高下。

 

在學校提供冷暖水機

感謝潔膚品牌LUSH的慷慨贊助,「撲水」得以在數間學校安裝提供冷暖水的新式飲水機。上周我到其中一間受惠機構八鄉中心小學分別與四、五、六年級的同學交流討論塑膠廢物引起的環境問題和介紹「撲水」的工作。八鄉中心小學奉行綠色校園政策,校園內沒有放置汽水機。縱使如此,我問同學在過去一星期有沒有購買過膠樽水,每個班上都竟然有大概三分一的同學舉手,難怪我們每天「製造」六百多萬個PET飲品膠樽垃圾給堆填區接收。

海鹽和膠樽水都發現微塑膠

我向同學展示海龜誤吃膠袋和海鳥因為誤吞塑膠垃圾致死的照片,並解釋微塑膠已經透過人類進食海鮮而進入食物鏈這個事實。有同學鬼馬地表示由於她只吃蔬菜不吃海鮮所以沒問題,我不慌不忙地提醒這位同學,最近外國有研究顯示連海鹽和膠樽水裏面都發現微塑膠的蹤影,膠樽水固然可以不喝,但大家總不能連鹽都不吃吧……

有幸同學們赤子之心猶在,尤其是在播放紀錄片《塑膠王國》的預告片時,看到片中女孩失學並整天流連在塑膠垃圾堆中的情境,大家都為之動容。講座結束前,問大家可以怎樣幫忙,同學們紛紛舉手說會停止購買膠樽水。又因為經舉手調查發現超過九成的同學擁有手提電話,我也邀請各位同學下載「撲水」手機應用程式並幫忙報料和拍照。

看着同學們於小息時踴躍使用剛安裝好的新式飲水機,我深信我們定能盡快扭轉濫飲膠樽水的局面。有興趣的學校和社區中心,請與我們聯絡。(電郵地址:waterforfreehk@gmail.com

原文於明報刊登

無紙巾日

No Tissue Day

在公眾地方的洗手間經常看見以下情景:女士從廁格走出來,洗手,然後轉身步向抹手紙架,氣聚丹田,使出寸勁,唰唰唰!三張抹手紙應聲而出。搓抹兩下,手乾了,三張抹手紙完成其任務,下一站是抹手紙架下面已經載滿廢紙的垃圾桶。有更厲害的,一進洗手間,先唰一張抹手紙來墊着條廁所鑰匙,跟着唰唰唰那三張是指定動作,最後唰多一張用來開門(不想觸碰那門柄)。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究竟要砍多少樹木才能維持我們這種莫名其妙的習慣?

見過有物業管理公司在抹手紙架上張貼「一張紙就能擦乾你的手」或類似的溫馨提示,但未見普及。反而有不少洗手間安裝了新款乾手機,用的人卻很少。究竟物業管理公司有沒有探究過箇中原因?我對用乾手機是否真的比用抹手紙環保表示懷疑,因為環保與否,除了要考慮有沒有砍樹以外,使用過程當中的能源消耗也相當重要。舊式暖風乾手機的耗電量等同一部兩匹的冷氣,每天不停啟動來吹乾各位的雙手,帶來的碳排放相當驚人。新式的噴出室溫風,可是設計因應節能考慮,使用者需要將手垂直放入機內,估計這又嚇退了一眾潔癖人士。

逾360單位 停派停用紙巾一日

至於我,多年來一直採用比新式乾手機碳排放更低的方法:即洗完手然後抹落自己的衣服,或者利用手中剩餘水分來整理頭髮,並希望有更多的朋友效法。很高興好友Agnes發起4.26「無紙巾日」,重新探討這個城市濫用紙巾的現象,並鼓勵大家以手巾代替紙巾。4.26當日有超過三百六十個單位,包括食肆、便利店、商業機構、社企、社福機構及學校分別於旗下全線分店、辦公室和院校內不主動派發或主動暫停使用紙巾、餐紙、濕紙巾及抹手紙一日。

提起紙巾,想起上個月寫過一篇題為〈唔快活〉的散文,呼籲大快活停止將餐巾紙包膠袋這瘋狂的行為。散文見報後我轉發給大快活,過了幾天收到電郵回覆如下:

「多謝閣下的電郵及意見。我們已停止將餐巾放入膠袋,並正在努力研究減少使用一次性塑膠。我們再次感謝您對我們的支持及意見,如有任何問題請致電與我們聯絡。」

也算是小小的成功爭取喔!

原文於明報刊登

有彈有讚

IMG_6035

上星期講述過速食時裝的禍害,今個星期想講一些比較正面的例子。數年前有幸讀到Patagonia品牌創辦人和擁有人Yvon Chouinard的自傳Let My People Go Surfing: The Education of a Reluctant Businessman,Chouinard先生對自然生態環境的熱愛和為此而作出的努力,令我佩服,因此很想為大家簡單介紹一下。

 

品牌利用回收膠樽製造抓毛衣服

Patagonia是全球首家利用回收膠樽製造抓毛衣服的品牌,從1993年到2003年期間,Patagonia協助了八千六百萬個膠樽循環再生。每利用回收膠樽代替原聚酯纖維製造一百五十件抓毛衣服,就能節省四十二加侖燃油和減少排放半噸有毒氣體。

其次,品牌早在1996年已完全停用非有機棉。雖然種植非有機棉的農地只佔全球耕種面積的百分之三,動用的殺蟲劑卻佔了全球用量的百分之二十五、其他農藥的使用量也佔全球用量的百分之十。這些化學品當初研發出來是用作戰爭時殺敵的神經氣體,種植棉花大量使用這些化學品,令棉花田周邊的人和野生動物都承受較高患癌和生畸胎的風險。有見及此,Chouinard先生於1994年決定Patagonia品牌在短短兩年內全面改用有機棉。

除了從供應鏈方面入手,品牌亦一直為其顧客提供產品維修服務,以延長其產品的壽命,藉此解決人類現正面對的環境危機。因為一件產品愈耐用,其碳足印就會愈低。品牌於2011年高調推動4Rs:recycling(循環)、reusing(再用)、repairing(維修)和 reducing consumption(減少消費),在購物送禮高峰期「黑色星期五」前出廣告叫人「唔好買呢件褸」,然後附上製造該件外衣的環境成本資料,倒自己米來宣揚環保,試問還有哪個品牌會這樣做?

2013年品牌在美國本土進一步加強其維修服務,除了為其中央維修設施增聘人手,更於其零售店增設能提供簡單維修服務的維修中心。

未知該品牌的香港代理商有否提供一樣的維修服務?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