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造需求

47060048_734677196884832_5468511653014274048_n

兩周前應邀出席由逸東酒店主辦的Human Progress Festival 其中一場有關環保的短片放映會和討論會,有幸認識環保紀錄片 Plastic Ocean 的兩位代表Karen 和 Willy。 環保紀錄片這十多年來看了不少,驚歎Plastic Ocean 仍然能為觀眾帶出新視覺和新資訊,毫不簡單,值得稱讚。可惜當日播放的只是其中二十分鐘的片段,略嫌不足。之後的討論中Karen 提到不少大企業都積極減少製造塑膠垃圾,特別點名稱讚國泰航空,卻令我大惑不解……

國泰飛機餐附膠樽水塑膠餐具

事緣三星期前乘搭國泰航班從溫哥華飛回香港,十四小時的航程吃了兩頓飛機餐,每餐的餐盤上都附上膠樽水一支。我從機艙服務員手中接過餐盤後立即將膠樽水遞回,這舉動看來令機艙服務員感到驚訝,估計是因為他們從來沒見過拒飲膠樽水的乘客。雖然避得過膠樽水的一劫,即棄塑膠餐具又如何能躲得過?看着那一套三件刀叉匙,我搞不明白,飛機餐煮到「淋」,切到「細細粒」,究竟要膠刀來幹嘛?膠匙其實也是用不着,一支膠叉就已經夠用,由於不知道國泰會否將餐具回收重用,於是我就將兩套刀匙拿回家使用了。之後上facebook看見「搞走塑」群組有人貼出國泰機艙餐具照片提出同樣疑問,有人提議問機艙服務員究竟這些餐具會否重用,但其實他們未必知道真相。所以我在此公開向國泰航空提問,並查詢國泰究竟採取了什麼減少製造塑膠垃圾的措施。

為減成本用即棄塑膠用品

離開機艙的途中我看見每個座位上都有兩個膠樽,感慨萬分。大企業為減省人手以降低營運成本而使用大量即棄塑膠用品,掉垃圾去堆填區基本上一直是零成本,營運堆填區的費用由納稅人埋單。除非垃圾徵費立法盡快通過和實施,否則business as usual,生意繼續做,垃圾繼續大量製造,堆填區爆滿與他們何干?

贊成垃圾徵費之餘,我也懇請大家下次搭飛機時自備水樽,上機前使用「總有一個喺左近」的飲水機斟水,那就不用飲國泰硬要塞給你的膠樽水了。

下集

兩個星期前在這專欄就飛機餐餐具是否即棄和膠樽水事宜公開向國泰航空提問,樂見國泰永續發展部經理曾先生來函回覆,澄清國泰航空機艙內使用的塑膠餐具(刀叉和匙)並非即用即棄,而是會被收回、洗滌和檢查後重新包裝派發使用。使用塑膠餐具的原因是因為夠輕,令飛機的碳排放減低。國泰並將於來年全面停止使用塑膠飲管和攪攪棒,以紙飲管和木棒取代。曾先生強調這是國泰航空採取四個R路徑的第一步。除了Reduce(減少)、Reuse(重用)和Recycle(回收再造)以外,更會Rethink(重新審視)其營運每一個環節中使用即棄塑膠的情况。

流暢的文字、誠懇的筆觸令人心頭一暖,惟未見片言隻語提及吃飛機餐送膠樽水一事,只好回函追問。感謝曾先生立即回覆,大意如下:

首先,是有愈來愈多的顧客索取膠樽水因此國泰需要派膠樽水。其次,如果乘客沒有自備水樽,他們就只能使用國泰提供的即棄膠杯,但由於膠杯沒有蓋 (作者註:杯水飲完亦沒有地方安置那個空杯),飲完就丟棄,其實(比派膠樽水)製造了更多的塑膠垃圾。曾先生認為從他個人而言, Refuse(拒絕,剛才還未出場的第五個R)使用即棄塑膠應該優先,然後才輪到減少,重用和循環再用。

曾先生同意國泰航空應該教育乘客自備水樽,或重複使用獲派的膠樽或膠杯。曾先生特意傳來顯示新設計機艙座位照片一張,說明杯架在電視屏幕旁,並補充其團隊正在探討在機艙娛樂系統內鼓勵乘客重用膠杯的信息。

為何膠食具可重用 但水杯不可以?

唉,Re乜Re物,幾多個R都係白講,臨門就將個波踢番畀乘客,真係有愈來愈多乘客索取膠樽水,抑或航空公司在製造對膠樽水的需求?為何塑膠刀叉和匙都係重用的,而膠杯就只能繼續即棄?即棄膠杯沒有蓋,那為何國泰不能向乘客提供可重用並有蓋的水杯或水樽?為何Refuse只適用於個人,為何國泰不能向膠樽水說不?答案很有可能就藏在這幅照片中。膠樽水品牌和航空公司的母公司是誰?請讀者自行Google一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減廢撲水到南區

181117 app ad

就南區區議會環保及衛生工作小組2018-19 年度活動主題為「減廢節約」,南區區議會環保及衛生工作小組聯同香港綠色生活指南 ( Go Green Hong Kong ) 推出「減廢撲水到南區」活動計劃,為南區學校或社福機構提供免費冷熱飲水機連首支濾芯,講座及工作坊。

計劃名額有限(10 間學校/機構), 活動配套如下:

1)         環保講座(對象: 全校師生/持份者,或社福機構會員及公眾)

a)本會導師皆有資深入校帶活動經驗,推動環保多年,講座會用深入淺出的手法,帶出塑膠對環境對生態的害處,啟發學生/公眾珍惜資源,更關注社區。

2)     兩個工作坊 (對象: 師生/家長/公眾人士,每場人數上限30 人,每個工作坊約個半小時)

a)第1個先檢視校內的垃圾,引領學生/公眾反思生活中減廢的可能及可行;

b)第2個是環保昇級再造工作坊,引領學生/公眾自己做餐具袋,提昇個人能力感,也鼓勵學生/公眾於日常生活中自備餐具,減少使用即棄塑膠餐具或容器。

以上皆為免費活動,名額先到先得,額滿即止。所有成功參加的學校/社福機構負責老師/員工將收到由本會電郵的確認電郵及備忘,以讓老師/員工更掌握活動詳情。

如有查詢,請賜電郵予

project@waterforfree.org

尋找他鄉的故事

IMG_0006

加拿大之旅的第二站來到卡加利,探訪十年沒見的老朋友,碰巧朋友的女兒慶祝生日,因而有緣認識前來參加生日會的外公和外婆。雷老先生和太太來自台山,看見我這個來自香港、會和他們講「香港話」的「後生」,表現興奮,邀請我參加第二天早上的家族飲茶聚會。可以陪老人家飲茶我都好開心,立即應承。

雷生從台山來港 於中環金舖學師

第二天去到茶樓,雷生和太太很開懷,點了很多點心給兒孫們吃,也不停叫我多吃點。叉燒包蝦餃和炒麵都吃過了以後,我提出訪問他們兩老的請求,老人家欣然答應。雷生今年八十有七,二戰結束後從台山來到香港,於中環的金舖做學師,需繳交港幣五百元的「學師費」,學師三年,每月可掙取港幣兩元去理髮,我問當年剪個髮要幾錢?老先生調皮答,其實只需兩毫半,我笑說其實即係仲有餘錢使啦。

由於祖輩也有遠赴美加打工的經驗,雷生在金舖學滿師後決定往楓葉國跑,花費巨大金額加幣兩千五百元「買紙」(註:當年已經有加拿大居留權的華工回鄉結婚生子的話,可以向加拿大政府申請在華兒子前往加拿大的准許證,而這張紙當年在省港澳等地可說是奇貨可居)。我問他到埗後打工打了多少年才能將巨債還清,要十年嗎?老人自豪地說不用那麼久,幾年就可以了。為何可以那麼快?全因身兼數職,白天在唐人開辦的金力源雜貨舖打工,晚上在餐館打雜(負責收拾碗筷剩菜),又去三文魚罐頭廠做搬運,每晚僅睡四個鐘。

娶妻後遠赴溫哥華建立家庭

十年以後,雷生衣錦回港娶妻,在中環大同酒家設宴數十席款待親友,盛惠港幣三百大元一桌,有魚翅。雷太太向我憶述婚後坐船去加拿大的行程:在尖沙嘴海運碼頭登船,經東京、夏威夷、三藩市,最終抵達溫哥華,總共需時十八天,日日暈船浪。之後夫妻同心協力建立家庭,為生活打拼,雷生在鎳礦場做了幾年伙頭,然後同人合伙開餐館,一做就是數十年,直至退休。

女兒雷小姐告訴我兩老曾經有告老還鄉的想法,三十年前就回台山看過,可是發現物換星移,家鄉已經變得陌生,遂打消了回國定居的念頭。雷生與李嘉誠是同年代的人,所以我特此借用李生幾年前引經據典的話贈給兩老:「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此心安處是吾家」,並祝身心安泰,下次輪到我請你們飲茶。

原文於明報刊登

明日大愚

Andy Lau and RP

等不及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就公眾諮詢的結果撰寫報告,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2018年度施政報告中搶先宣布推行「明日大嶼」願景計劃,於大嶼山一帶填海近1700公頃,建人工島數個,以發展「機場城市」及第三個商業核心區云云。工程造價估計五千億到一萬億港元,當建造一條短短的高鐵埋單都近千億港元,你會相信建幾個人工島加幾條跨海大橋加鐵路「只」需要用盡港府那一萬億港元的財政儲備?
大型基建引起的沉降問題
由於政府不是民選產生,當權者不需要向市民交代,「一錘定音」威威豬,慷納稅人的慨、解普羅大眾的囊,反對聲音如何發出?只能靠雙腳——遊行。家住北區,日日享受農家樂,你估我好想出來銅鑼灣吸廢氣同罰企(等警方放行)、然後行兩個幾鐘去政府總部?出城路遠,途中拿着之前一個星期的「星期日明報」來讀,就目前進行中的大型基建引起的沉降問題,記者訪問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系主任區達光教授,區教授形容「20毫米沉降好『濕碎』,他引述報道指上海市從1921年至1965年,累計沉降量已達2.63米,天津市從1959至1982年最大累計沉降量為2.15米」。還記得我上兩個月在這專欄中提醒讀者注意在全球頭二十個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大都會中,香港位列第六嗎? 位列冠亞的是哪兩個大都會呢?正正是上海和天津!大型基建,移山填海,為土木工程界製造了大量的就業機會。建議區教授為學生們就業前途一片光明而欣喜的同時,不妨多留意氣候變暖引致海平面上升的預測,下次另覓比較有說服力的沉降城市來說項,好嗎?
執筆之際看新聞說林鄭月娥指自己與劉德華都成網絡欺凌目標,指的應該是劉德華為團結香港基金短片旁述支持填海造地與她本人宣布「明日大嶼」引發出的非議吧。噢原來並非威威豬,而是慘慘豬,可憐耶!為了擺脫有關網絡欺凌的指摘,我唯有將先前在facebook上的留言借明報的新聞紙印一次:「返工逼放假仲逼好明顯係因為每日來150個啦,(劉德華)住上加多利山住咗幾十年離晒地。幾歲大就睇劉生演楊過,中學時放學去佢髮型屋門口等攞簽名影合照,後來長大了唔再有偶像,仍然敬重佢。估唔到今日竟然睇住佢chok個唱大戲腔來同團劫香港基金推銷東大嶼山填海,真係俱往矣……」

原文於明報刊登

隔籬飯香

IMG_7684

難得外遊去楓葉國探望親朋好友,順道了解一下當地的回收減廢措施,增廣見聞,參考借鏡。第一站來到溫哥華,住進朋友的家,煮飯時見朋友從雪櫃中拿出圖中這個廚餘桶,大感好奇,立即問長問短。朋友告知這個廚餘收集計劃全市已經推行了好幾年,小桶裝滿了就拿到大廈停車場裏的社區廚餘收集大桶清空,市政府每隔幾天派人來清空大桶,將廚餘拿去堆肥場。再上網查看,發現溫哥華早於2016年立法禁止掉廚餘落垃圾桶,新法實行一年後送往堆填區的廚餘已經由原來佔總廢物量40%減至28%。2016年有將近450,000公噸的廚餘被轉化成堆肥,與法例實施前的2015年相比增幅達30%。香港呢?廚餘佔整體垃圾量三成多,小蠔灣廚餘廠籌備經年,終於今年7月正式投入運作,處理量最多每日可達200公噸,現階段每日只收得廚餘100公噸。換句話說,即使小蠔灣廚餘廠每日收足200公噸,每年也只能處理73,000公噸廚餘,同溫哥華比,真係「蚊髀同牛髀」。

膠樽生產者責任制 名副其實

再問朋友飲品膠樽又如何呢?朋友只知道有按樽制,要知道詳情我唯有自己上網查找。彼邦的膠樽生產者責任制名副其實,並非由政府攬上身,更不會用納稅人的錢來埋單。按樽制,按樽費購買飲品時付,回樽時全數取回。1公升或以下的膠樽裝飲品按樽費5仙加元,大概相等於3毫子港元,一公升以上的收2毫子加元,即1.2港元。另設膠樽回收費(一公升或以下3仙加元;一公升以上4仙加元),當沒有被取回的按樽費和出售回收膠所得收益都不足以支付膠樽回收系統運作時,就會動用這筆膠樽回收費,而負責整個飲品膠樽回收的非牟利組織則名叫Encorp Pacific (Canada) 。2017年溫哥華的膠樽法定回收率為75%,而實際回收率則為75.8%。

香港呢?政府慢慢做、做足18個月的顧問報告還未做完,飲品生產商連同幾個環保團體成立的工作小組「drink without waste」請來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德勤快快做的顧問報告據說已經做好,詳情如何?有待公布。

原文於明報刊登

飲水機急口令

上星期三應香港綠色建築議會邀請參加了一個演講會,特別之處在於所有講者必須於五分鐘內,以20張圖像向觀眾傳達他們對「綠色建築、綠色生活」的見解。自問對綠色建築的認識有限,專注推動自備水樽出街搵飲水機斟水的綠色生活,剛好藉着預備講稿內容順便探討一下綠色建築和飲水機的關係。

近年來見不少新落成建築物皆以獲得環保建築評級作招徠,上香港綠色建築議會的網頁看看什麼是綠色建築,見以下介紹:

—策劃建築物生命周期每項細節,由一幢建築物或一整個社區的選址及規劃開始,到設計、施工程序,落成後的營運管理和保養,以至建築物的翻新和拆卸,都關注對環境及人的影響。

—節能、節水及善用其他資源,避免浪費;同時亦會從運用可再生能源及環保建材等方面着手,減少碳足印及碳排放。

—減少產生廢物,以及污水、空氣、聲音、土地等方面污染。

我立即想到的是,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節能節水,因為膠樽為石油副產品,提煉塑膠和啤製膠樽過程既產生碳排放,亦耗費水資源;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能減少產生廢物,因為香港人每天棄置六百多萬個飲品膠樽落堆填區;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能減少空氣污染,因為運送膠樽水桶裝水的貨車連同運送膠樽去堆填的垃圾車不停在鬧事中穿梭排除廢氣。

飲水機不為環保建築加分

既然飲水機對環境及人有這麼多正面影響,環保建築評級會否因為建築物安裝了飲水機而加分呢?我作為門外漢,google了一輪都無所得,唯有向建築師朋友們請教,收到以下回答:「飲水機比較屬於軟件,起樓主要睇硬件。同埋其實有安裝水龍頭已經算畀咗 portable water,沒有安裝飲水機的必要。」「自己未試過有 project 靠安裝飲水機來得分。」

其實不止業界的環保建築評級對建築物安裝飲水機隻字未提,就連由發展局和環境局於數年前發出的「有關綠色政府建築物的通告」也並未要求新建的政府建築物安裝飲水機。世事往往趣怪,我念急口令時也不忘促請港鐵於地鐵站安裝飲水機(圖),過了兩個小時網上就傳來港鐵終於聽取民意在東涌站安裝第一部飲水機供市民飲用。希望上述環保建築評級以及政府通告盡快更新,加入安裝飲水機的要求,促使港鐵盡快於每個站都安裝飲水機。綠色建築,怎可以不能撲水?

原文於明報刊登

「撲水」念頭轉行動

 

自2013年發起「撲水」行動以來,不時到學校演講,宣揚環保信息,鼓勵師生自備水樽,並以飲水機取代膠樽水和桶裝水。可是講還講,眼見不少校園內的飲水機因設計欠佳或外形殘舊而被投閒置散,小賣部和色彩繽紛的售賣機則大賣膠樽水,而教員室裏老師也集資訂購桶裝水,於是我就有了為校園添置新式飲水機這個念頭,希望以實際行動扭轉大眾對膠樽水的依賴。

碰巧有飲水機銷售商聯絡我說有幾部簇新的飲水機樣辦,問我可否代為轉贈給有需要的機構,念頭就轉化成行動了,可是寥寥幾部飲水機實在滿足不了全港學校和社區對飲水機的殷切需要。感激鷹君集團以及慈慧幼苗基金贊助「撲水」行動所屬的環保組織Go Green Hong Kong,送出五十部飲水機予小學或社福機構,和舉辦由在下負責的環保講座四十場。啟動禮將於今日下午2時30分在旺角朗豪坊商場L4樓連結康得思酒店的天橋上舉行,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亦將會出席,會場附設有環保展覽,誠邀各位讀者前來參觀。

以玻璃樽盛水奉客 酒店應效逸東

鷹君集團旗下的逸東酒店早在2013年就以實際行動向膠樽水說不,斥資五十萬港元安裝過濾水系統,再以採用回收玻璃製造的玻璃樽盛水奉客(分有氣和冇氣兩種選擇),全面取代膠樽水的消耗。根據酒店代表當年受訪時指出,此舉措每年可以為酒店減省購買三十五萬支膠樽水的開支,兩年回本。五年後的今日方才等到另外一間酒店仿效,其他酒店的管理層真的要加把勁了。尤其眼看颱風「山竹」襲港以後各區海傍沙灘出現海洋將塑膠垃圾回送給我們的「盛况」,包括有廿幾三十年歷史的蒸餾水膠樽完好無缺地回歸陸地。更不得不令我深信濫用膠樽水的時代應當立即告終。

計劃剛推出不久,反應熱烈,已安裝飲水機的學校和機構包括:青衣商會小學、禮賢會恩慈學校、綠領行動、獻主會小學,慈航學校和寶血會培靈學校等。對以上贊助計劃有興趣的學校和社福機構,請發電郵至contact@waterforfree.org 查詢。

 

原文於明報刊登

天佑人類

41598669_2094815173864021_5538276009394044928_n

執筆之時超級颱風「山竹」來襲,十號風球高掛,外面風大雨大,屋內燈光忽明忽暗,應該是我親歷最強的一次颱風了。朋友知我家租了一塊田來種,颱風來臨前兩天問我怎麼辦。我貌似瀟灑地回答:「夏天酷熱難捱,事倍功半,我家基本上處於休耕狀態;加上兩個星期前落了幾天大雨,農作物該浸死的都已經浸死了,所以隨緣吧。」其實呢?還不是嚴陣以待。

颱風前幾天盡力清除排水道周邊的雜草,挖走排水道內的淤泥,將可能會被強風吹走的物件綁好或者移入儲物屋內。田裏的小狗怎算好?我居住的屋苑嚴禁狗隻進入,唯有於颱風來臨前一天將小狗交託給隔籬田的農夫一家照顧。見老農兩夫婦為保家園憂心忡忡,既堆沙包,又忙着用鏟挖泥,想起自己以前總希望颱風打得正之餘八號風球更要掛得「合時」,以便自己可以休學或停工一天,很是慚愧。

我們慶幸「山竹」並沒有如「溫黛」般帶來嚴重人命傷亡之餘,也不能忽略由於氣候變化持續惡化,未來風暴會增強得更快出現得更頻密這個事實。記得我上個月在這專欄中提請讀者注意在全球頭二十個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大都會中,香港位列第六嗎?配圖是去年「天鴿」襲港時杏花邨水浸的情景,轉眼「山竹」來襲,杏花邨又成澤國。

減排說易行難

延緩氣候變暖只有減排一招,別無他法。多年來我一直認同以核電代替燃煤發電,先把碳排放壓下去,賺來的時間可以讓再生能源發展到可以完全取代前兩者。可是眼看着「山竹」直撲台山陽江兩間核電站,想起當年福島核電站在海嘯侵襲下的不堪一擊,我猶豫了。

剛好在網上看見本地製作的「圓頭漫畫」,用短短四格漫畫就道出了減排說易行難,很是精彩。

第一格,北極熊問:為了我,你可以少開冷氣嗎?漫畫主角圓頭爽快答:「好!」

第二格,北極熊問:你可以少購物嗎?圓頭也說:「好!貴精不貴多!」

第三格,北極熊再問:你可以少肉多菜嗎?圓頭也說:「好!」還說蔬菜美味健康。

第四格,北極熊最後問:你可以少搭飛機去旅遊嗎?圓頭這次無言了。

我們要救的其實不止北極熊,還有我們自己。

原文於明報刊登

特別鳴謝圓頭漫畫授權轉載

攬上身

36650065_10212010135553379_364316056807800832_n

8月底的某天看電視新聞報道,政務司長透過其網誌宣布,「為展示政府回收廢塑膠的決心,及提升公眾對整體回收及減廢措施的信心,政府現計劃推行免費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劃……先導計劃的回收服務主要覆蓋各區公私營住宅、學校、公營機構及環保署轄下的社區回收中心和『綠在區區』等。環保署將以服務合約形式聘請承辦商直接從上述處所收集廢塑膠,並作進一步處理,包括分揀、破碎、清洗及熱熔等相應的循環再造工序,製成再生原材料或再造產品,轉售出口或供應至本地市場,以確保回收後的廢塑膠得到妥善處理。」

明白政府就塑膠飲品樽引入生產者責任制度並立法需時,眼下唯有推出此行政措施並動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免費」幫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回收膠樽,頂住先。

效法挪威加入環保稅

過去幾個月各媒體就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立法的討論不時都集中在按樽制這個議題上,加上那幾部放在某幾個商場內作示範用途的膠樽回收機,彷彿按樽制就等同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別理誰負責埋單,總之有個按樽制就得。實情卻不是這樣簡單,就以挪威這個成功個案為例,飲品膠樽回收率高達97%,其中92%的回收膠樽質量高到足以再製成飲品膠樽。挪威按樽制的後盾是什麼?環保稅。政府向所有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徵收環保稅,生產商負責回收膠樽,回收得愈多就能獲得愈多的環保稅寬減。假如所有生產商合力令整體膠樽回收率超過95%,那大家都不用交環保稅。有藤條又有甘筍,一眾膠樽裝飲品生產商都變成乖驢仔,自2011年以來,他們年年達標,年年免稅。

挪威式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背後的原則清楚易明:既然生產者和銷售商有本事每天將數以百萬計的膠樽裝飲品運到商店並賣掉,他們肯定也有能力回收並再造這些膠樽。抄就要抄足,別只是學個樣。希望香港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也加入環保稅這一重要基礎。

講開膠樽裝飲品,也想提提由我與好友合力創辦、提醒市民減少製造膠樽垃圾的「撲水」行動。「撲水」最近有新搞作,活動海報已經上載至手機應用程式中,電車站與巴士站廣告亦已經刊登。各位讀者如搭車經過見到,可否幫忙拍照並上載至「撲水」Facebook專頁?非常感謝。

原文於明報刊登

跑步賽事派膠樽水

IMG_5870

閱明報得知有鑑於跑步賽事主辦單位普遍在籌備和舉辦賽事時製造了不少垃圾,環保基金贊助環團綠惜地球製作了《綠惜盛事減廢實戰手冊》,「由活動中常見的廢物入手,從源頭減廢至回收提供務實建議,供活動主辦單位參考。 」

 

針對其中八成賽事向參加者派發膠樽水的現况, 「《手冊》建議主辦單位不派發膠樽水或飲品,如因條件所限需派發,應提供回收設施,及鼓勵參加者自備水樽,或由大會提供可重用容器。 」 因為由我創辦的環保行動「撲水」於兩年前開始向戶外活動主辦單位提供飲水機租賃服務,處理過不少查詢,對於上文提到的「條件所限」我想作出少許補充。

戶外活動主辦單位若想以飲水機代替膠樽水,活動場地必須要有食水水龍頭供飲水機接駁,否則就只能用桶裝水代替。那麼活動場地究竟有沒有食水水龍頭呢?就算有又是否等同場地管理方會容許場地租用方使用呢?去年年底分別有兩個組織租用了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活動,不約而同聯絡「撲水」想租飲水機,當我告訴她們要向場地管理方康文署取用其食水水喉時,兩個組織都覺得為難,表示攞電就容易,攞水則未試過,結果兩個活動最後都是以桶裝水代替飲水機,是否因為康文署說不? 究竟愛丁堡廣場有沒有食水水龍頭,我們不得而知。

部門官僚化和因循守舊 窒礙環保

另外一個例子係年宵市場,話說去年開始環保署招標委託環保團體推廣綠色年宵,其中一個中標的環團在提交建議書時就已經找「撲水」報價,想要安裝飲水機供攤檔和行花市的市民提供飲用水,結果呢?據說負責年宵市場運作的食環署和管理運動場的康文署互相推搪,質疑推動環保為什麼要攞水喉。既然不給,大家唯有繼續飲膠樽水啦。

最近又收到另外一個查詢,有團體向漁護署租了地方在郊野公園舉辦步行籌款。團體最初向我轉述說漁護署表示能提供食水喉,不過不能「長插」一整天,我表示飲水機得靠自來水水壓才能運作,請她們再去跟漁護署解釋一下。結果呢?團體昨天告訴我說「原來」租用場地範圍不包括那個郊野公園的洗手間,所以她們無權取用食水。

「條件所限」若是客觀因素所致(例如大帽山山頂沒有食水供應)倒也無話可說,可是如果純粹因為有部門官僚化和因循守舊導致,實屬可惜,應該批評。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