飲水機急口令

上星期三應香港綠色建築議會邀請參加了一個演講會,特別之處在於所有講者必須於五分鐘內,以20張圖像向觀眾傳達他們對「綠色建築、綠色生活」的見解。自問對綠色建築的認識有限,專注推動自備水樽出街搵飲水機斟水的綠色生活,剛好藉着預備講稿內容順便探討一下綠色建築和飲水機的關係。

近年來見不少新落成建築物皆以獲得環保建築評級作招徠,上香港綠色建築議會的網頁看看什麼是綠色建築,見以下介紹:

—策劃建築物生命周期每項細節,由一幢建築物或一整個社區的選址及規劃開始,到設計、施工程序,落成後的營運管理和保養,以至建築物的翻新和拆卸,都關注對環境及人的影響。

—節能、節水及善用其他資源,避免浪費;同時亦會從運用可再生能源及環保建材等方面着手,減少碳足印及碳排放。

—減少產生廢物,以及污水、空氣、聲音、土地等方面污染。

我立即想到的是,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節能節水,因為膠樽為石油副產品,提煉塑膠和啤製膠樽過程既產生碳排放,亦耗費水資源;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能減少產生廢物,因為香港人每天棄置六百多萬個飲品膠樽落堆填區;以飲水機替代膠樽水能減少空氣污染,因為運送膠樽水桶裝水的貨車連同運送膠樽去堆填的垃圾車不停在鬧事中穿梭排除廢氣。

飲水機不為環保建築加分

既然飲水機對環境及人有這麼多正面影響,環保建築評級會否因為建築物安裝了飲水機而加分呢?我作為門外漢,google了一輪都無所得,唯有向建築師朋友們請教,收到以下回答:「飲水機比較屬於軟件,起樓主要睇硬件。同埋其實有安裝水龍頭已經算畀咗 portable water,沒有安裝飲水機的必要。」「自己未試過有 project 靠安裝飲水機來得分。」

其實不止業界的環保建築評級對建築物安裝飲水機隻字未提,就連由發展局和環境局於數年前發出的「有關綠色政府建築物的通告」也並未要求新建的政府建築物安裝飲水機。世事往往趣怪,我念急口令時也不忘促請港鐵於地鐵站安裝飲水機(圖),過了兩個小時網上就傳來港鐵終於聽取民意在東涌站安裝第一部飲水機供市民飲用。希望上述環保建築評級以及政府通告盡快更新,加入安裝飲水機的要求,促使港鐵盡快於每個站都安裝飲水機。綠色建築,怎可以不能撲水?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撲水」念頭轉行動

 

自2013年發起「撲水」行動以來,不時到學校演講,宣揚環保信息,鼓勵師生自備水樽,並以飲水機取代膠樽水和桶裝水。可是講還講,眼見不少校園內的飲水機因設計欠佳或外形殘舊而被投閒置散,小賣部和色彩繽紛的售賣機則大賣膠樽水,而教員室裏老師也集資訂購桶裝水,於是我就有了為校園添置新式飲水機這個念頭,希望以實際行動扭轉大眾對膠樽水的依賴。

碰巧有飲水機銷售商聯絡我說有幾部簇新的飲水機樣辦,問我可否代為轉贈給有需要的機構,念頭就轉化成行動了,可是寥寥幾部飲水機實在滿足不了全港學校和社區對飲水機的殷切需要。感激鷹君集團以及慈慧幼苗基金贊助「撲水」行動所屬的環保組織Go Green Hong Kong,送出五十部飲水機予小學或社福機構,和舉辦由在下負責的環保講座四十場。啟動禮將於今日下午2時30分在旺角朗豪坊商場L4樓連結康得思酒店的天橋上舉行,環境局副局長謝展寰亦將會出席,會場附設有環保展覽,誠邀各位讀者前來參觀。

以玻璃樽盛水奉客 酒店應效逸東

鷹君集團旗下的逸東酒店早在2013年就以實際行動向膠樽水說不,斥資五十萬港元安裝過濾水系統,再以採用回收玻璃製造的玻璃樽盛水奉客(分有氣和冇氣兩種選擇),全面取代膠樽水的消耗。根據酒店代表當年受訪時指出,此舉措每年可以為酒店減省購買三十五萬支膠樽水的開支,兩年回本。五年後的今日方才等到另外一間酒店仿效,其他酒店的管理層真的要加把勁了。尤其眼看颱風「山竹」襲港以後各區海傍沙灘出現海洋將塑膠垃圾回送給我們的「盛况」,包括有廿幾三十年歷史的蒸餾水膠樽完好無缺地回歸陸地。更不得不令我深信濫用膠樽水的時代應當立即告終。

計劃剛推出不久,反應熱烈,已安裝飲水機的學校和機構包括:青衣商會小學、禮賢會恩慈學校、綠領行動、獻主會小學,慈航學校和寶血會培靈學校等。對以上贊助計劃有興趣的學校和社福機構,請發電郵至contact@waterforfree.org 查詢。

 

原文於明報刊登

天佑人類

41598669_2094815173864021_5538276009394044928_n

執筆之時超級颱風「山竹」來襲,十號風球高掛,外面風大雨大,屋內燈光忽明忽暗,應該是我親歷最強的一次颱風了。朋友知我家租了一塊田來種,颱風來臨前兩天問我怎麼辦。我貌似瀟灑地回答:「夏天酷熱難捱,事倍功半,我家基本上處於休耕狀態;加上兩個星期前落了幾天大雨,農作物該浸死的都已經浸死了,所以隨緣吧。」其實呢?還不是嚴陣以待。

颱風前幾天盡力清除排水道周邊的雜草,挖走排水道內的淤泥,將可能會被強風吹走的物件綁好或者移入儲物屋內。田裏的小狗怎算好?我居住的屋苑嚴禁狗隻進入,唯有於颱風來臨前一天將小狗交託給隔籬田的農夫一家照顧。見老農兩夫婦為保家園憂心忡忡,既堆沙包,又忙着用鏟挖泥,想起自己以前總希望颱風打得正之餘八號風球更要掛得「合時」,以便自己可以休學或停工一天,很是慚愧。

我們慶幸「山竹」並沒有如「溫黛」般帶來嚴重人命傷亡之餘,也不能忽略由於氣候變化持續惡化,未來風暴會增強得更快出現得更頻密這個事實。記得我上個月在這專欄中提請讀者注意在全球頭二十個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大都會中,香港位列第六嗎?配圖是去年「天鴿」襲港時杏花邨水浸的情景,轉眼「山竹」來襲,杏花邨又成澤國。

減排說易行難

延緩氣候變暖只有減排一招,別無他法。多年來我一直認同以核電代替燃煤發電,先把碳排放壓下去,賺來的時間可以讓再生能源發展到可以完全取代前兩者。可是眼看着「山竹」直撲台山陽江兩間核電站,想起當年福島核電站在海嘯侵襲下的不堪一擊,我猶豫了。

剛好在網上看見本地製作的「圓頭漫畫」,用短短四格漫畫就道出了減排說易行難,很是精彩。

第一格,北極熊問:為了我,你可以少開冷氣嗎?漫畫主角圓頭爽快答:「好!」

第二格,北極熊問:你可以少購物嗎?圓頭也說:「好!貴精不貴多!」

第三格,北極熊再問:你可以少肉多菜嗎?圓頭也說:「好!」還說蔬菜美味健康。

第四格,北極熊最後問:你可以少搭飛機去旅遊嗎?圓頭這次無言了。

我們要救的其實不止北極熊,還有我們自己。

原文於明報刊登

特別鳴謝圓頭漫畫授權轉載

攬上身

36650065_10212010135553379_364316056807800832_n

8月底的某天看電視新聞報道,政務司長透過其網誌宣布,「為展示政府回收廢塑膠的決心,及提升公眾對整體回收及減廢措施的信心,政府現計劃推行免費廢塑膠回收服務先導計劃……先導計劃的回收服務主要覆蓋各區公私營住宅、學校、公營機構及環保署轄下的社區回收中心和『綠在區區』等。環保署將以服務合約形式聘請承辦商直接從上述處所收集廢塑膠,並作進一步處理,包括分揀、破碎、清洗及熱熔等相應的循環再造工序,製成再生原材料或再造產品,轉售出口或供應至本地市場,以確保回收後的廢塑膠得到妥善處理。」

明白政府就塑膠飲品樽引入生產者責任制度並立法需時,眼下唯有推出此行政措施並動用我們納稅人的錢「免費」幫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回收膠樽,頂住先。

效法挪威加入環保稅

過去幾個月各媒體就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立法的討論不時都集中在按樽制這個議題上,加上那幾部放在某幾個商場內作示範用途的膠樽回收機,彷彿按樽制就等同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別理誰負責埋單,總之有個按樽制就得。實情卻不是這樣簡單,就以挪威這個成功個案為例,飲品膠樽回收率高達97%,其中92%的回收膠樽質量高到足以再製成飲品膠樽。挪威按樽制的後盾是什麼?環保稅。政府向所有膠樽裝飲品生產商徵收環保稅,生產商負責回收膠樽,回收得愈多就能獲得愈多的環保稅寬減。假如所有生產商合力令整體膠樽回收率超過95%,那大家都不用交環保稅。有藤條又有甘筍,一眾膠樽裝飲品生產商都變成乖驢仔,自2011年以來,他們年年達標,年年免稅。

挪威式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背後的原則清楚易明:既然生產者和銷售商有本事每天將數以百萬計的膠樽裝飲品運到商店並賣掉,他們肯定也有能力回收並再造這些膠樽。抄就要抄足,別只是學個樣。希望香港的膠樽裝飲品生產者責任制也加入環保稅這一重要基礎。

講開膠樽裝飲品,也想提提由我與好友合力創辦、提醒市民減少製造膠樽垃圾的「撲水」行動。「撲水」最近有新搞作,活動海報已經上載至手機應用程式中,電車站與巴士站廣告亦已經刊登。各位讀者如搭車經過見到,可否幫忙拍照並上載至「撲水」Facebook專頁?非常感謝。

原文於明報刊登

跑步賽事派膠樽水

IMG_5870

閱明報得知有鑑於跑步賽事主辦單位普遍在籌備和舉辦賽事時製造了不少垃圾,環保基金贊助環團綠惜地球製作了《綠惜盛事減廢實戰手冊》,「由活動中常見的廢物入手,從源頭減廢至回收提供務實建議,供活動主辦單位參考。 」

 

針對其中八成賽事向參加者派發膠樽水的現况, 「《手冊》建議主辦單位不派發膠樽水或飲品,如因條件所限需派發,應提供回收設施,及鼓勵參加者自備水樽,或由大會提供可重用容器。 」 因為由我創辦的環保行動「撲水」於兩年前開始向戶外活動主辦單位提供飲水機租賃服務,處理過不少查詢,對於上文提到的「條件所限」我想作出少許補充。

戶外活動主辦單位若想以飲水機代替膠樽水,活動場地必須要有食水水龍頭供飲水機接駁,否則就只能用桶裝水代替。那麼活動場地究竟有沒有食水水龍頭呢?就算有又是否等同場地管理方會容許場地租用方使用呢?去年年底分別有兩個組織租用了中環愛丁堡廣場舉辦活動,不約而同聯絡「撲水」想租飲水機,當我告訴她們要向場地管理方康文署取用其食水水喉時,兩個組織都覺得為難,表示攞電就容易,攞水則未試過,結果兩個活動最後都是以桶裝水代替飲水機,是否因為康文署說不? 究竟愛丁堡廣場有沒有食水水龍頭,我們不得而知。

部門官僚化和因循守舊 窒礙環保

另外一個例子係年宵市場,話說去年開始環保署招標委託環保團體推廣綠色年宵,其中一個中標的環團在提交建議書時就已經找「撲水」報價,想要安裝飲水機供攤檔和行花市的市民提供飲用水,結果呢?據說負責年宵市場運作的食環署和管理運動場的康文署互相推搪,質疑推動環保為什麼要攞水喉。既然不給,大家唯有繼續飲膠樽水啦。

最近又收到另外一個查詢,有團體向漁護署租了地方在郊野公園舉辦步行籌款。團體最初向我轉述說漁護署表示能提供食水喉,不過不能「長插」一整天,我表示飲水機得靠自來水水壓才能運作,請她們再去跟漁護署解釋一下。結果呢?團體昨天告訴我說「原來」租用場地範圍不包括那個郊野公園的洗手間,所以她們無權取用食水。

「條件所限」若是客觀因素所致(例如大帽山山頂沒有食水供應)倒也無話可說,可是如果純粹因為有部門官僚化和因循守舊導致,實屬可惜,應該批評。

原文於明報刊登

破產購物狂

IMG_7394

基於本年初香港教育大學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的調查指香港年輕一代中,10個有6個是「月光族」,上星期有報章刊出一個挺有趣的專題採訪系列,記者既走訪了在鬧市蹓躂的年輕人,了解他們的消費習慣和心態;也採訪了為過理想生活而奉行「佛系儲錢」(即係其實都係月光族)的年輕指揮家;更與因為沉迷購物甘願做了二十年月光族然後最終破產收場的過來人進行深度訪問。剛好在讀許寶強的著作《限富扶貧——富裕中的貧乏》,當中有一題為「消費社會中的貧窮和失業」的章節 ,發現上述系列中描繪的現象早已存在,遺憾的是十六年過去了,多少代青年人已經長大成為壯年人,盲目消費的現象持續,問題的源頭仍然根深柢固,社會彷彿在原地打轉。

看那些蹓躂在街頭的受訪者笑談花費幾千元買一對運動鞋、買玩電腦遊戲所「需」的虛擬「道具」、加上飲飲食食,原本就微薄的薪水就此蒸發掉,我們很容易將責任推在這些青少年身上,斥責他們「唔生性」、貪威識食、練精學懶,可是甚少人會探究這種青少年的倫理價值是如何形成的。再看那位快到四十歲的破產購物狂,我們應該只能認同許寶強所言:「短視、馬虎、輕浮、貪新鮮、愛享樂這些現代人特徵,恐怕是源自消費社會的運作方式,而非部分年齡族群的特性。」

消費社會價值觀 facebook炫耀華衣美食

消費社會鼓吹「有錢使就係威」的價值觀,購物廣告在實體世界早就已經鋪天蓋地,在網絡世界更因為社交媒體的出現而令上述價值觀傳播得更深更遠。哪管「我」份工其實有幾無聊幾冇前途,總之「我」貼出那些炫耀華衣美食的post大家就要畀like「我」。正如受訪的那位破產購物狂所言,他的facebook 帳戶曾經有過千個 「朋友」, 狂買一百萬元衣物導致碌爆卡破產, 只因「唔想停止畀人讚著衫靚。」至於那位以音樂作為終身志業的月光族指揮家受訪時展現出來的清醒與瀟灑,實屬萬中無一。

要撼動消費主義談何容易,但至少我拒絕做幫兇,那些炫富post我從來不會讚好。去年某本時裝雜誌說要頒個什麼年度女性的獎給我,我謝絕了,這些九成內容為廣告和鱔稿的刊物,我建議大家少看為妙。

原文於明報刊登

平行宇宙

上星期媒體報道最新刊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的研究警告,人類以現時速度繼續排放更多溫室氣體,地球將會達到臨界點;越過這個臨界點將「保證」全球進入持續且危險的「熱室(hothouse)」狀態,意即氣候比前工業時代高出4至5℃,海水水位會比現今高10至60米,而且可能在短短數十年內就會發生。

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城市 香港位列第六

對香港來說,海水水位比現今高10至60米意味着什麼?香港土地總面積為1100多平方公里,其中40%為坐擁翠綠山巒的郊野公園,25%為已發展土地,餘下35%為位處新界的棕地、農地和高爾夫球場等。而在這1100平方公里土地當中,15%處於海拔5米或以下,建議各位上網使用「Google地球」看一下,這些處於海拔5米或以下的土地基本上全在我們的已發展地區內。 其實早在三年前已經有另外一個名為Climate Central的研究組織指出,在全球頭二十個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大都會中,香港位列第六,排在上海、天津、達卡、加爾各答和孟買後面。即使是氣候比前工業時代高2℃的相對受控情况,因海平面上升而導致流離失所、居住在香港及附近地區的人口已經高達六百八十萬,失控到4℃呢?一千萬人。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硬銷填海造地,那個團結香港基金則搖旗吶喊說根據他們的研究指出,香港未來30年需要9000公頃土地,提出「強化東大嶼都會」計劃,建議填海2200公頃,面積如半個九龍大,預計可容納70萬至110萬人口云云。30年後是什麼世界?先不說特朗普已經於去年宣布美國退出《巴黎協議》(各國承諾致力把全球平均氣溫升幅控制在1.5至2度的協議),即使中美兩國都成功達到他們為自己定下的目標,全球減排的幅度和速度仍然不足以將地球的升溫幅度維持在攝氏2度以下,警戒線將會在未來數十年內被衝破。

與其瘋狂填海造地以及從內地輸入更多人口來遭受水淹之苦,奉勸特區政府立即檢視香港於本世紀內抵禦海平面上升10米的能力,看人家新加坡雖然不在全球頭二十最受海平面上升影響的大都會之列,其政府仍正在努力研究其沿海地區長遠應付海平面上升的能力,除了將現有土地加高和興建海堤外,還考慮採用荷蘭式的漂浮建築和復原有極強防洪能力的天然紅樹林。

香港政府是否存活於自己的平行宇宙中?

原文於明報刊登

賣底褲點解要入膠袋?

38289155_399086853948666_6237484461705920512_n

買衣服我多數幫襯二手店,但內衣褲和襪子就無得傾,只能買新的。多年來都刻意選購有機棉底褲,點解要全棉?因為棉質底褲透氣,能幫助減低患上各項婦科炎症的機會。為何要有機? 雖然以常規方法種植棉花的農地只佔全球耕種面積的百分之三,所耗用的殺蟲劑卻佔了全球用量的百分之二十五、其他農藥的使用量也佔全球用量的百分之十。為何用得那麼「重手」? 原來種植棉花不但要用殺草劑來除雜草,收成時也用殺草劑來殺棉花,待其枯死後才能採收當中的棉花。這些化學品當初研發出來是用作戰爭時殺敵的炸彈和神經氣體,種植棉花大量使用這些化學品,不但令棉花田周邊的人和野生動物都承受較高患癌和生畸胎的風險,而且這些化學品最終會流入河流,既污染食水,亦危害水中生物,導致生態失衡。

 

新衣物要洗過才能穿上

我多年來到處尋找選購有機棉產品,最初在一些售賣環保產品的商店,找到從台灣進口的有機棉底褲,可是款式像阿婆穿的那樣,波褲般大條,很難搞。後來試過網購美國品牌PACT,款式多,剪裁也不俗,可是要買滿一百美元品牌才安排寄貨,另計十美元郵費。直到不久前逛街發現「無印良品」開始售賣有機棉內衣褲 ,剛好要替換一批新的,就想買兩條試試。可是看見那個厚厚的膠袋包裝,就令我心情糾結,猶豫不決。真的不明白,賣衫賣褲賣鞋都不會用膠袋預先獨立包裝,為何賣底褲就要這樣做?因為底褲是貼身衣物?那又如何?有點常識的都應該知道新買衣物一定要先洗滌過才能穿上,沒有正常人會因為條底褲有膠袋獨立包裝而去即買即着吧?

見產品陳列架上的宣傳板,在棉花的照片旁寫着「使用三年以上未施農藥或化學肥料的棉田培植的有機棉衣料品」、「給使用者帶來舒適感,同時關顧生產者的生活環境」……那麼受香港人愛戴的品牌恆常售賣有機棉衣物,並且鼓勵消費者關顧自然環境,確實抵讚。能否請「無印良品」再進一步推動走塑,底褲而已,又不是村上春樹著作《刺殺騎士團長》,不用入膠袋的。

另外,那些膠粒磨砂潔面產品,也請快快下架吧。

原文於明報刊登

 

派包糖畀你掉

PHOTO-2018-07-20-12-59-31

前幾天我的環保小朋友安怡妹妹又請求家長透過whatsapp傳來這張照片和以下信息:「Rachel姨姨,收餐盤時,給收餐盤姨姨說回收這小包糖,因未用,這快餐店的姨姨說:就算收回去,所有牛油、糖都拋到垃圾桶的。以後不到這間快餐店用餐了!倡議有良心的人,做社會記者,用無聲的筆和照片對環保監察,喚醒各方責任人、團體,企業及對被動的、懶洋洋的政府施以壓力……」

市民減糖 快餐店繼續派

這間連鎖快餐店我也時有光顧,前幾個月就曾經寫過一篇題為「唔快活」的散文贈予他們。那被分發在餐盤上的兩包白糖和一盒牛油,有時我會立即遞回給負責員工(但總感覺我好似窒礙了他們的工作節奏),有時則會於用餐完畢後靜靜將之送回櫃面的一角,究竟那些被退回到取餐櫃面的白糖和牛油會否被重新派發抑或直接掉落垃圾桶? 我也想請問大快活公關部出來解答一下。

用不完兩包白糖和一盒牛油的其實不只安怡和我,根據我每次光顧時的觀察,大部分食客只用一包白糖,餘下的一包總會被收餐盤的員工連同碗碟剩食收走棄置。點解?估計跟市民的健康意識提升有關,翻查紀錄找到三年前媒體引述身兼「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委員的香港營養師協會會長林思為的報道,提醒市民過量使用快餐店隨餐附贈的糖包隨時導致糖分攝取超標,增加肥胖風險,建議市民熱飲可只落半包糖,又建議食肆應該減少向顧客提供糖包,例如每次只給一包糖,待顧客要求「拎多包」才派發。市民聽話了,為何企業唔聽呢?

減供糖包 助毛利率回升

再上網搜尋財經新聞,得悉大快活截至2018年3月底止,年度收入按年升10.1%至28.406億元,利潤按年升5.3%至2.161億元,但毛利率按年跌1.2個百分點至14.3%。在香港經營餐飲業,租金人工,燈油火蠟,包括買砂糖,樣樣都係錢。與其花錢買數以十萬包計的糖包供顧客當場扔掉(千萬別忘了垃圾徵費立法以後,快餐店要為自己製造的垃圾埋單),何不減少向顧客提供糖包?可以令毛利率回升的。唔信?你試下先啦。

原文於明報刊登

零包裝洗髮皂

37873997_2070188159659930_976801946818052096_n

前兩個星期在此專欄探討過冲涼液生產商空談環保卻不願提供補充裝這個現象,在朋友圈中引起了一番討論,其中一位朋友提供了以下詳細說明,我受教了,也抄出來供各位參考一下。

 

最大障礙來自零售商

「提供補充裝,假設個樽身一樣,不用泵頭,配一個相同直徑的膠蓋,但因為需要另一個條碼,所以要分開絲印和存貨。另外,因為產品高度不同了,裝貨紙箱都要用另一款。再者,產品編號和產品描述都不同。以上額外工序,如果有足夠生產量來支撐的話都不是大問題。最大障礙來自零售商,特別是大型連鎖超市。想在超市售賣一個新貨品,並非想賣就賣。要花時間精神申請、洽談條件,就算申請獲批,還要付上架費、陳列費、堆頭費、廣告費等給超市,成本不菲,分分鐘倒蝕。就算以上種種成本都不是問題,超市都未必做到,因為貨架冇位了。只有去貨去得最快、最賺錢的商品才會在貨架長期出現。比如大家都關心的樽裝水。」

上個月有某個護膚品牌的市場推廣部約我見面,說品牌想「走塑」,我向他們提了幾個建議:一,100%使用回收塑膠製造產品膠樽;二,樽裝補充裝(至少慳個泵頭);三,袋裝補充裝;四,讓顧客自備產品舊樽回來再斟。他們卻向我解釋說由於全球各分店出售的產品皆來自品牌在外地自設的廠房,所以除非總部作出「走塑」決定,重新設計產品包裝,否則他們在香港其實什麼都做不了。而根據他們估計,如此重大的改變恐怕需時三至五年才能實現。可見就算是自家開設專賣店的品牌,不受超市的掣肘,要減少對塑膠包裝的依賴同樣是困難重重。

上述會面令我由衷敬佩另一品牌LUSH在「走塑」方面的努力和成果。 品牌自十多二十年前以色彩繽紛的(零包裝)沐浴球打響名堂,根據品牌網頁介紹,至今店內一半的產品都是零包裝的。當產品不可避免需要包裝時,品牌盡量採用源自循環再造的物料。其中,膠樽和膠盒100%採用消費後塑膠再生料製造,每年節省六十五公噸的碳排放和取代了九十公噸新塑料的消耗,相等於省掉了八百桶石油。光是因為推出零包裝洗頭皂就節省了六百萬個膠樽的消耗。話說我家也使用這種洗髮皂,兩個人差不多每天洗,一塊也能用上幾個月。性價比不錯,推薦。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