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得嘅花園

 

公園種植一些不能食用的植物,由來已久。還記得小時候居住的公共屋邨花園種有小黃菊、大紅花和夾竹桃。媽媽常常說她小時候會上山摘大紅花並啜飲其甜甜的汁液,但到我這一代成長的時候因為有大量糖果選擇,小朋友已經對大紅花失去興趣。至於夾竹桃,有劇毒,這是我小學時從常識課本中學到的,房屋署為何會在人煙稠密的屋邨公園種植有劇毒、誤食會致命的植物,我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

公園和其他露天空間能否用來種植一些能食用的植物?答案是肯定可以。 近年都市有機農耕漸漸興起,有不少大學和國際學校紛紛開始在天台或花槽進行有機耕種。根據我的認知,最先在校園天台開始有機種植的專上院校應該是香港大學,其有機園圃設在邵仁枚樓天台,由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設立和營運,為少數附設有雨水收集系統和廚餘堆肥製作的天台有機園圃。「通識」每個學期都會為師生舉辦都市有機耕種班,學員完成課程後可以繼續利用公餘或課餘時間在園圃中種植有機蔬果。除了大學本部校園外,位於西環觀龍樓後面的港大宿舍日新學院亦於數年前將其原來用作種植觀賞性植物的花槽改為種植有機蔬菜。有參與種植的宿生表示,由於宿舍內沒有食堂,加上距離山下的街市頗遠,以前常常以加工食品果腹,自從宿舍有自家種有機菜收成以來,學生們常常能吃到新鮮的有機菜,人也感覺健康得多。溫習做功課到疲累時,落樓下種菜除草,更有助紓緩緊張情緒。

16903107_1047188372051157_6217851306945203037_o

而位處鬧市中的理工大學也有利用其中一座教學樓裏面的半露天空間進行有機種植(圖)。規模或許沒有港大本部的天台種植那麼大,但師生對於由校園可持續發展處舉辦的都市農耕班反應熱烈,報名人數經常超額達數倍之多。來自不同學系的學生和教職員透過參與農耕班認識交流,學習種植技巧之餘,亦同時加強了彼此的聯繫。

PolyU March 2017 Graduation

話說回來,連昔日那個只懂廣種夾竹桃、大紅花和小黃菊的房屋署也進步了,於去年將其位於天水圍某屋邨裏的花槽借給社區組織種植香草。讓街坊齊來參與種植香草,總比只允許他們呆坐在公園看着那些夾竹桃、大紅花和小黃菊強吧。希望各個政府部門繼續幫忙推動都市有機種植,期待有更多「食得嘅花園」出現。

17360963_10154232134771175_987578032_n

原文於明報刊登

 

膠上膠

IMG_4797.JPG

某日閒逛一田超級市場,看見圖中奇景:一塊原裝已經有膠袋包好的意大利水牛芝士,竟然再被放入一個透明塑膠盒內(圖)。好奇,因為同款產品我多年前在City’super購買過,當時並無附送膠盒,但記得那塊印有價錢、產品名稱和條狀編碼的貼紙要平穩貼在內藏液體的膠袋上,好像有點難度。估計為了方便貼貼紙,加上賣芝士的邊際利潤較大,於是超市也就不介意加送膠盒了。超市不介意胡亂派膠,我作為顧客卻很介意做幫兇,「膠上膠」的芝士我固然不會購買,就連那些安躺在透明膠碟上再被保鮮膠膜纏身的蔬果,我都一律杯葛。

 

過度包裝 「膠番畀你」

希望有更多人加入杯葛過度包裝的產品之餘,我們也希望超市聽見我們要求「源頭減膠」的聲音。近日,環保人士Gary Stokes發起#Trashthecheckout行動,姑且讓我來起個中文名字:「膠番畀你」,行動的詳情為:光顧超級市場時,假若購買了上述附有過度包裝的產品,請在付款後當場將過度包裝拆下並交還予收銀員,當然還得拍照/拍片放上社交平台發聲,藉此向超市施壓。看見關於這個行動的報道,我才想起十多年前在多倫多留學時曾經陪同房東去超市購物,她也採取了一樣的行動!未知當地超市出售過度包裝商品的情况在這些年後是否有改善?

台立法禁售微塑膠產品

講到派膠,當然不能不提含有微膠粒的潔膚產品,剛剛看到綠色和平的帖文,得知台灣政府在公眾力量下立法禁售微塑膠產品,當地的惠康(頂好)和屈臣氏都要依法於2018年起停售有關產品。其中惠康(頂好)的台灣分店更早於去年九月已經將有關產品下架,但香港分店卻未有計劃停售。正如我去年於此專欄預言,當海外愈來愈多國家或地區立法禁售含有微膠粒的潔膚產品,香港特區政府在此事上的不作為就變相鼓勵了超市和其他零售商在香港散貨,繼續大賣這些商品,繼續污染香港的海洋生態。

剛剛瀏覽了屈臣氏的網頁,企業社會責任那個分頁,看到那張員工去沙灘執垃圾的照片, 我不禁啞然失笑。微膠粒,莫講話執,根本微小到就連肉眼都看不見!與其虛偽做公關騷然後聲稱自己一直致力履行社會責任,不如做實事,立即停止過度包裝新鮮蔬果並立即停售所有微塑膠產品好過啦!

原文於明報刊登

 

我愛二手貓

img_4855

小時候並不特別愛貓,但自從十多年前留學多倫多時與房東的貓共處一室大半年之後,我就變成了貓的朋友。回港後一直和父母同住,居所面積不大,所以不敢有養貓的念頭。直至十一年前的春天,我剛剛移居北京不久,偶然在當地的英文雜誌上看到一個訪問,一個年輕的北京女子四處奔波拯救城市內的流浪貓,帶牠們到寵物醫院治病、絕育,然後將貓養在家裏,等候有心人來領養。於是我和丈夫就決定登門造訪看貓,結果就領養了兩隻大大的流浪貓帶回家去。黑白毛的那隻由於喜歡玩冷球,救貓的女孩將其名為「線團兒」(請注意要唸出北京腔兒化韻),淺咖啡色的那隻名叫「奶茶」。
領養寵物是一輩子承諾
轉眼兩年多過去,準備回流香港之前,我倆特意在家舉辦別開生面的「House Cooling Party」,廣邀同事朋友出席,派對的主要節目就是將家裏不擬帶回香港的物品(例如折疊單車、攪拌機、焗爐、電飯煲等)拿出來拍賣,所得善款拿去捐給環保團體。成箱的書籍就更加連拍賣都費事,實行「隨便睇,任你攞」的策略。不料席間有喜歡貓的同事看上我家的貓兒,問我會不會將貓兒送人。領養寵物是一輩子的承諾,故此我從沒有棄養的打算。只是為了派對搞氣氛,我決定作弄那位同事,問他喜歡我家哪一隻貓,怎料他認真挑選起來,說要把奶茶帶回家。這下我可慌了,趕忙說那不行,要領養就得兩隻都帶走,否則我帶一隻貓回香港跟帶兩隻回去一樣麻煩,還好藉此將這個來認真的同事擋住了。然後,我們真的千辛萬苦將兩隻大貓從北京運回香港,轉眼八年多又過去了,寫稿之際,兩隻老貓就在客廳上走來走去。
領養代替購買
中學好同學阿誼就是香港版的救貓女子,她家一直都有養貓,但她不僅愛自己家裏的貓,也愛所有棲身在後巷、簷篷和公園裏的流浪貓。多年來獻出所有公餘時間,出錢出力,為的就是盡量拯救那些被棄養的流浪貓,帶牠們去治病、絕育,又為牠們尋找領養家庭。上周阿誼帶我參觀香港拯救貓狗協會(Linda Cat and Dog House),見數十隻之前流落街頭的貓兒都得到很好的照料,正在等候有心人帶牠們回家(圖),我不禁對這班愛貓人士的愛心和行動力佩服得五體投地。希望有更多的愛貓人士支持她們的善舉,亦希望欲飼養寵物的朋友以領養代替購買。

原文於明報刊登

海南素雞黃薑飯

過年前在朋友設宴款待的素食飯局上喜遇Green Monday的創辦人楊大偉先生,令我有機會當面道謝,全賴楊先生數年來大力推動「無肉星期一」,現今出外用膳的素食選擇的確比從前多,很多餐廳食肆的餐牌裏面都會有素食選擇的一欄,親友間對素食的接受程度亦比從前大為提高。

高質素肉系列Beyond Meat

為了方便大家在家也能烹調素食,楊先生亦開設素食雜貨店Green Common,蒐羅了各式素食食材,其中的高質素肉系列「Beyond Meat」是我的心水選擇。丈夫從小就喜歡吃肉醬意粉,貪其烹調方便而且味道濃郁,可是自多年前我家停止購買鮮肉入饌以來,煮肉醬意粉『走肉』,總感覺若有所失。最近一年開始以「Beyond Beef」素牛肉碎煮肉醬意粉,驚嘆素肉的製作水平不斷提升,口感愈來愈似真的牛肉碎,可喜可賀。見面當天楊先生還提及Green Common最近在尖沙嘴海港城開始了分店,內設素食餐廳,提供特色素食選擇,例如素海南雞飯(圖)。丈夫出生於馬來西亞,從小愛吃海南雞飯,一聽到此特色素菜,就決定要擇日前往品嘗。

減食肉 氣候暖化才有救

Green Common尖沙嘴分店設在海運大廈的商場裏面,前半是雜貨店,後半是餐廳。我一看牆上的餐牌,就有夢想成真之感。平常去連鎖快餐店抬頭也會看見類似樣子的餐牌,總會焦慮的找餐牌上那僅有的素食選擇,真沒有找到的話就只能退而求其次點個魚蛋粉作罷。Green Common這個餐牌上羅列的全是令人食指大動的菜式,只是以素肉代替真肉。丈夫一心一意要品嘗素海南雞飯,我則點了光看名字就讚歎創意「爆燈」的「Don’t蔭公豬金邊粉」。素海南雞飯製作認真,黃薑飯和三疊醬料都交足功課,素鷄上還有塊腐皮扮雞皮,令人莞爾。金邊粉的素豬頸肉有「咬口」,燒汁惹味,抵讚。

抬頭看店內裝潢,見牆上霓虹燈光砌出「Make Change Happen Make Green Common」字句,才頓然發覺店名暗藏深意。氣候暖化,全球升溫,剛過去的一月是香港有史以來最熱的一月。人類文明能否捱過氣候暖化這一關,很大程度取決於我們能否盡快盡量減少對肉食的依賴。

 

原文與明報刊登

維他奶之公關災難

16731483_10154507015713155_160303406_o

話說歲晚的年宵市場每年皆製造大量垃圾,當中包括商販賣不出去的乾濕貨、攤檔的帳篷、貨架、枱櫈、一疊疊的膠袋、膠桶等。我於剛過去的大年初一清晨四時抵達維多利亞公園年宵市場幫忙拯救這些不是垃圾卻被當作垃圾棄置的物品,親眼目睹這些浪費行為,感覺極為震撼。維園年宵攤檔多達四百個,僅靠幾十個義工 「救得幾多得幾多」,拆帳篷、搬枱櫈,將有用之物集中在一起,能當場免費派發的盡量派,不能的還得安排用客貨車送去「綠在東區」,等候市民前往取用。

年宵物資成垃圾 制服著完即棄

其實不止維園年宵,各區的年宵市場都有關心環境的市民自發前往救物。其中作為「結束一桶專棄」環保行動發起人之一的日青在元朗年宵市場救得大批印有維他奶商標的制服、帳篷和橫額(圖)。其中的制服既有經穿過然後被扔進垃圾堆的,亦有成箱未開封的。 據已有多年年宵救物經驗的日青所講,此絕非單一事件,以往多年的年宵都曾發生。只是由於這次日青與其伙伴將救回來的制服自費拿去清洗以後著上身並來張鬼馬排排坐合照,引起媒體報道的興趣,成功將事件提升至「公關災難」層次。逼得維他奶的公關急如熱鍋上的螞蟻,屢次聯絡日青以及其戰友試圖取回該批物品。無奈年宵救物奉行「用得唔好嘥」和「隨便睇,隨便攞」的原則,基本上所有制服都派光了,維他奶未能如願取回。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後知後覺突然認為印有品牌商標的制服與垃圾混在一起很「羞家」?其實任由印有品牌商標的紙包飲品和膠樽被丟落垃圾桶然後送往堆填區同樣「羞家」。兩周前在此專欄介紹回收紙包飲品吉包循環再造成高質廁紙,為什麼我要買進口的?因為香港還沒有紙包飲品生產者責任制,消費者飲完紙包飲品只能將吉包掉落垃圾桶,沒有回收機制,何來再造廁紙?

港人日產136公噸塑膠垃圾

至於膠樽裝飲品簡直就是更大的災難。根據環保署上月公布的最新數字,香港人在2015年平均每天「製造」136公噸PET塑膠垃圾,相等於超過500萬個膠樽。落入堆填區的膠樽數字連年上升,因為膠樽飲品生產者責任制一日未立法,膠樽飲品的生產者毋須為其膠樽的回收負上任何責任。在此呼籲維他奶國際集團有限公司延續其欲取回制服的熱情,盡快開始回收印有自家品牌商標的膠樽!

 

原文於明報刊登

二手抽濕機

img_4730

氣候變暖,才二月頭,已有回南天的迹象。自從服役多年的二手抽濕機壞掉以來,每逢春雨綿綿的時節人就特別鬱悶。牆壁發霉,晾曬的衣物愈晾愈濕,等到勉強乾了以後也會因為受潮而發出臭味,據說還有細菌,真怕穿上身會影響健康。前兩周寫了一篇「歲晚斷捨離」,在臉書張貼此文的同時,也不顧矛盾,開口向親友誠徵二手抽濕機。意想不到的是,有朋友迅速回覆,說家裏有一部多餘的抽濕機可以借出,喜出望外,立即相約交收。家裏沒有手推車仔,唯有拉個行李箱去裝,怎料抽濕機太大,放不下。好奇問朋友家裏何以會有兩部抽濕機?答曰原本搬出來住,家具家電都添置了,但最近搬回家住以方便照顧長輩,故此家具家電皆多出了一套。朋友笑說她家那部抽濕機壞掉之日,就是我歸還這部抽濕機之時,當然如果我借來的這一部「先行一步」,那就沒有辦法啦。我不用花錢購買新的抽濕機之餘,朋友的家居又能少放一件暫時無用之物,騰出寶貴的空間,也可以說是互惠互利。

屏風樓通風日照俱差

話說回來,剛才說「晾曬」,其實也不準確。皆因住所屬於「奇則」單位,窗外晾衣架位處天井位置,長年不見天日之餘,旁邊就是自己和鄰居的廚房,根本無法使用。唯有另設晾衣架於室內,又因為住所面向所謂 「園景」,故陽光只有在早上一兩小時能照入家中,因此衣服其實是風乾多於曬乾。回想起小時候住公屋,窗外有俗稱「三支香」的插筒式晾衣架,室內騎樓天花亦另設能放置三支衣裳竹的吊架,加上當年的公屋設計人性化、着重通風,兼且建築物之間的距離相當遠,因此大量日光能照入室內,晾曬衣服居然比今天居於私人屋苑方便得多。地產商為了賺盡,逼建築師設計出這些通風日照俱差的屏風樓。住戶除了被迫依靠抽濕機來乾衣,盛夏時更不得不常開空調來降溫,不單浪費能源,更影響健康。曾經不止一次聽到建築師朋友控訴這些屏風樓冬涼夏暖,實屬「住壞人」的規格。

房屋變成奢侈品

憤慨官商勾結,刻意停建居屋十數年,又任由內地人在港置業以「走資」,致使房屋商品化至成為奢侈品的地步。為了要蓋更多的屏風樓應付內地人「走資」的需求,貪得無厭之徒近年更不時提出要在郊野公園蓋樓的餿主意。我對此的回應很簡單:要地蓋樓,何須上山去郊野公園?佔地170公頃的粉嶺哥爾夫球場,平地來的,好好用。政府應該立即收回!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廁紙的迷思

img_4659

見最近突然有那麼多人談論買廁紙這瑣碎事兒,且讓我也來湊熱鬧。但我想討論的,並不是深夜應該到哪裏去買廁紙,而是去哪裏才能買到不是用原木漿製造的廁紙。不想用原木漿製造的廁紙,因為不想斬樹來擦屁股。根據美國的環保組織The Natural Resources Defence Council(NRDC)估計,在2009年,如果美國每個家庭以一卷用100%再造紙製造的衛生紙代替一卷用原木漿製造的衛生紙,我們可以少斬423,900棵樹。

多年前曾經試過購買一款品牌名稱為「綠柔」、在內地生產並聲稱百分百採用再造紙製造的廁紙,可是打開其包裝膠袋後看見每卷衛生紙都是人手用膠紙封口的,我就已經對產品衛生與否起疑,及後有朋友告訴我她懷疑因使用該產品後出現婦科炎症問題,嚇得我立即棄用。後來偶然發現惠康超級市場的自家品牌廁紙亦為百分百再造紙製造,不但其紙張來源獲得森林監察委員會(FSC)認證,產品的製造商亦通過ISO 9001質量認證,產品包裝上並註明廁紙經過高溫處理,因此我認為可以安心使用。可惜,不知何故,惠康於2015年年中停止出售該環保產品,自此我在連鎖超市的貨架上就只能找到100%原木漿廁紙而沒有回收再造紙製造的廁紙的悲慘景象。

飲品包裝也能製造廁紙

不甘心,唯有問臉書大神究竟在哪裏可以買到非原木漿廁紙。皇天不負有心人,一位素未謀面的臉書朋友告訴我她的朋友從意大利進口由回收紙包飲品包裝盒循環再造的厠紙及紙巾。環保署告訴香港市民紙包飲品包裝不能回收,原來是不為也,非不能也。紙包飲品包裝中的四分三是木纖維素,其餘四分一為聚乙烯和鋁。歐洲那邊有現行技術將回收得來的紙包飲品包裝內的木纖維、聚乙烯和鋁分離,其中的木纖維用來製造廁紙。大喜,立即買來試用,樂見產品保留木纖維原來的淺咖啡色,不用漂白,而且紙質柔韌,吸水力強,誠意向各位讀者推薦。

說完廁紙,也就順帶一提有人不會使用八達通搭港鐵這單趣聞吧。以前一直不明白何以政府官員能口出狂言說香港人口應該有一千萬,現在終於明白了,原因原來很簡單: 幾十年來都沒有迫過港鐵的人,當然不會發覺香港已經人多到快要陸沉。真的是「堅離地」呀!

原文於明報刊登

歲晚斷捨離

《斷捨離》一書我未有機會拜讀,但最近看了一篇該書作者的專訪,當中她提到要決定一件物品應該被保留抑或捨棄,你只需要將該物品擁入懷中,感受片刻,問問自己這件物品在這一刻還有否為你帶來喜樂。有則留,否則棄之。她有提到在眾多個人物品當中,衣服和書應是斷捨離之首選目標。

沒帶來喜樂可捨棄

說來湊巧,我最近就被迫「斷捨離」了一批衣物。事緣我在五、六年前開始穿戴朋友捐給我的二手衣物,日積月累,塞滿櫃桶。我憐惜這些二手衣物,覺得它們像是被遺棄的小動物一樣,被我「領養」了,我就有責任「照顧」直到它們「終老」。可是,優質的二手衣物壽命原來相當的長,更何况有一些顏色跟款式本來就不合我的喜好,每次著上身都覺得勉強,結果一季都穿不了一次。衣物愈積愈多,家居生活空間自然愈變愈小。身處擠迫的居住環境,人容易感覺心浮氣躁,摩擦遂生。為了維持家庭和諧,我只好將所有衣物翻了出來放在客廳地板上,然後逐件審視。上述提到那些每次著上身都覺得勉強的,當然沒有為我帶來喜樂啦。斷捨離的成果是裝滿一個小型行李箱的優質二手衣物,全靠「不是垃圾站」每逢周六下午四時至六時在元朗街頭開檔,我上周六將衣物運往該站。不消一會,所有二手衣物都成功覓得第三手主人,而且她們看來為此十分雀躍。

科大回收教科書抵讚

至於書,我面對的困難是買書的速度永遠快過看書的進度,家裏有不少書籍都是數年前買下的,到現在還未有機會翻閱。讀完的好書,我是很樂意與人分享的,自己的朋友賞識當然最好,但也不能強求人家的閱讀喜好跟你一模一樣,因此漂書也是一個很好的選擇。上周去香港科技大學,在一間食堂的近門口處看到漂書角,在通道上又看見理學院放置了教科書回收箱,讓同學將已經修畢課程的課本捐給來年的學弟學妹使用,值得讚賞。

另外有一些藏書,開始閱讀了但卻怎麼都提不起勁看完的,每次翻開都覺得勉強的,即是也沒有為你帶來喜樂啦,所以也是應該放棄的。歲晚斷捨離,誠邀各位讀者一起行動,並預祝各位雞年平安喜樂。

原文於明報刊登

東龍島遊記

2017-0115-TungLungIsland-0156.jpg

photo credit (above): Joey Kwok

上次去東龍島旅遊,轉眼間已經是十六年前的事。當年舉家從九龍搬過來港島東居住,發現離家不遠處就有渡輪往返東龍島,於是就相約在一個炎熱的週末出遊。四十分鐘的航程,沿途風景不錯,出鯉魚門後,首先就能遠眺將軍澳,然後堆填區就會映入眼簾,到看得見清水灣俱樂部在對岸的時候,我們已經到達東龍島了。上岸後,隨處走走,見懸崖峭壁處處、巨浪拍岸,甚是壯觀。可是烈日當空,崖頂無樹木遮陰,走不了多久大家都熱到有點頭暈。於是在一家士多找個位置坐下,飲支可樂,食個公仔麵後,就乘坐渡輪打道回府了。估計家人覺得此行收穫不大、興致一般,因而自此再沒有結伴舊地重遊。

直至上週日我找到一個很好的理由重臨東龍島。適逢「泛非龍青山綠水行動」舉辦為期一連兩天的海邊執垃圾活動,我參加了第二天的行動。講到海邊執垃圾,我可不是新手,多年前曾在馬灣居住,常常趁著週末和丈夫前往後灘執垃圾。當時就發現垃圾的主要成份有:膠樽、發泡膠飯盒及包裝、漁網繩索等。亦正是因為這個經歷激發起我成立「撲水」飲水機地圖的決心,試圖減少這個城市對膠樽水的過份消耗。今次的行動有規模、有組織,完全說明了「人多好辦事」這個道理,跟我當年「兩支公」攞個膠水桶去沙灘執垃圾不可相提並論。三四十人,分成幾隊,有的在崖底分類執垃圾 (膠樽、鞋、發泡膠、漁網繩索),有的在崖上架起吊索以及其支架,待從崖底收集得來的垃圾達到一定數量時,就採用彷如拍攝武俠片「吊威也」的方式將一袋袋的垃圾從崖底拉上崖頂。最後將逐袋垃圾稱重、做記錄,然後將垃圾運到碼頭待食環署派船來收集處理。根據主辦方的總結,在這兩日行動中, 大家合力清理了裝滿約190個大黑膠袋的垃圾, 及大量未能入袋的發泡膠。 以平均一袋垃圾重22磅( 10 kg ) 計,大家共從崖底搬了近 2噸的垃圾上山。同意主辦方所言:「大家辛苦了,但垃圾之多,不可喜亦不可賀。」

完成任務,正想跟大隊乘坐五點的航班去油塘三家村時才發現我從西灣河出發時買的來回船票不能上三家村的船。不想留在碼頭吹風等船,便逕自走到最近碼頭的一家茶座。欣賞著無敵海景,吃著由茶座女東主英姐煮的薑味濃郁的蕃薯糖水、聽著由男東主曾先生「打碟」播放由徐小鳳唱出的「新不了情」,和他們聊起島民以往養豬的艱苦歲月,和近日目睹野豬從清水灣遊渡海泳過來覓食的趣聞,更覺此行收穫甚豐,盡興而歸。期待泛非龍在不久的將來會再舉辦這項別具意義的郊遊活動,我定必再次參與。

原文於立場新聞刊登

img_4551

img_4545img_4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