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廠區的素食餐廳

IMG_2180

地址:火炭桂地街10-14號華麗工業中心4樓406室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六: 11:00-15:00 星期日: 休息

電話:3996 8353

為長者提供就業機會的社會企業銀杏館開業多年,曾經在港九不同地方開過各種類型的食肆。幾年前聽聞他們在火炭工業區內開設分店,並提供素食選擇。今年初餐廳經重新裝修後轉型為只賣素食的餐廳 (名為「華麗耆素」),亦因此吸引了我特意登門造訪試吃。

半自助形式 減長者侍應工作量

餐廳位於工業區的盡頭,從火炭港鐵站走路過去的話要十五分鐘,或可從沙田港鐵站外乘搭專線小巴直達。雖然餐廳地點不算便利,但卻擁有翠綠山景,用餐環境宜人(圖)。素食選擇豐富,中式西式泰式越式,應有盡有。光顧了幾次後,我認為還是中菜做得比較出色,尤其是那個中式例湯,只經營午市的餐廳用上二十斤冬瓜來煮一煲美味的素湯,確實是絕無欺場。為了減少長者侍應的工作量,餐廳採取半自助形式,主菜由侍應奉上,餐湯和熱飲則請食客自取。千萬別小覷這個自斟咖啡奶茶的選擇,很多香港人有咖啡癮/奶茶癮,偏偏市面上大多數的素食店不設水吧,因此吸引不到這批有茶癮的人去光顧。

像樣素食茶餐廳何時出現?

講到咖啡奶茶,就自然聯想到茶餐廳。說來奇怪,香港的茶餐廳一向都是星羅棋布,幾乎每條大街小巷上都總有一兩三間,而近年喜歡素食的朋友也愈來愈多,但不知怎的,總沒有一家像樣的素食茶餐廳出現 (除了大埔有一家近似茶餐廳的,名叫多利民素食)。可憐我此等既愛喝鴛鴦奶茶,又喜歡素食的人士,每次在茶餐廳落單說要乾炒牛河「走牛」的時候都遭受樓面 嘲笑,更慘的是給嘲笑了以後廚房裏面的大廚也不會因為「走了牛」而多給我一些豆芽和青葱作為補償,委屈啊!

記得五年前曾經有人在中環開設以有機食材作招徠的茶餐廳,但噱頭味甚濃,兼且標價高昂,就算當時在中環工作的我也提不起去試吃的興趣,結果該間名為「港土茶記」的高檔茶餐廳也在一年多後迅速結業。我不想吃乾炒新西蘭有機草飼牛河,我只是想吃乾炒菜河、素火腿通心粉、西多配素咖喱角。素食茶餐廳,究竟要等到何時才會出現?

原文於明報刊登

非一般素食餐廳

image1

店名:一念素食

地址:薄扶林香港大學百周年校園逸夫教學樓地下,香港大學地鐵站C1出口直達。

營業時間: 週一至週六8a.m.-9p.m., 逢週日休息。

+++++++++++++++++++++++++++++++++++++++++

自從港鐵港島線向西延伸至堅尼地城後,要前往香港大學,搭港鐵就可直達,快捷方便。回想當年上港大要在金鐘太古廣場外面排長龍等巴士上山的光景,轉眼過了二十年。物換星移,港大除了新增設港鐵站,還有擴建的百周年校園,裏面有一家名為一念素食的餐廳,我每逢回校都會光顧,因為這是一家非一般的素食餐廳。

如何非一般?餐廳採用自助形式待客,食多少由顧客自己決定,選取食物後排隊將食物上磅稱重,按餸菜的重量付費。這個辦法很有神奇的功效,能確保顧客(包括我在內)只拿取他們能吃下的分量,每人都將所取的食物食清光,絕無食剩浪費的情况。餐廳在煮食過程中產生的 廚餘大部分都會送往校園內的廚餘處理機製成堆肥,供校內天台的有機農場和園藝組使用,天台的有機農場亦不時將收成品交給餐廳烹調成美味素菜供師生享用。此外,餐廳每年都會在農曆年底向本地有機農夫訂購蘿蔔製成素蘿蔔糕出售,以實際的行動支持本地農業和農夫。

堅持環保 履行社會責任

餐廳負責人對環保的堅持,除了在減少廚餘的行動上體現,亦可從餐廳的裝置擺設中洞悉﹕椅子回收自漢華中學,原貌頗見殘舊,經餐廳悉心翻新並配以人手繪畫後重獲新生,可繼續服役,不用被拆成爛鐵賣掉。餐廳內的主要燈飾是由一群優才書院的學生在藝術家的指導下以600 個棄置塑膠水樽升級再造而成。餐廳不單止重視環保,還貫徹履行社會責任。它自開業以來一直僱用聽障、智障和退休人士,讓他們有發揮所長的機會。我記得二十年前港大圖書館旁亦曾經有一家僱用智障和傷健人士、專賣飛碟三文治的餐廳,可惜餐廳早已結業,後來租用該黃金地段經營的大都是企業社會責任表現不甚了了的連鎖餐飲集團,實在教人無奈。

近年興起企業社會責任這個概念,不少大企業紛紛成立企業社會責任部門以示進取前衛。可是這些部門的表現一般跟 公關傳訊部的職能無異,只會舉辦一些不會觸碰到公司業務利益、不痛不癢的活動,例如組團去沙灘撿垃圾、去老人院探訪等,說穿了只是在做公關show,因此舉辦這些活動的人最着緊的是要參加者拉banner拍照,好能交數在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中刊登。作為綠色消費者,我們應該發揮消費者的市場力量,多光顧像一 念素食這樣實實在在履行企業社會責任的中小型企業,少光顧那些做公關show一流、實際上卻罔顧環保又刻薄員工的連鎖大企業。

原文於明報刊登

綠人參政——朱凱廸

13898244_10154391186674268_1745810719_o-1立法會選舉將至,因為潮流興講環保,不少候選人隨波逐流且從眾,多多少少總會提幾句環保的政綱。舉個例子,香港島候選人王維基多年來營商的範疇、手法及言行,從來跟環保沾不上邊。他有關環保的政綱, 看似是 「左抄右抄」拼湊而來。如果我是港島區關心環保的選民,得要小心鑑別候選人,要將自己寶貴的一票投給言行一致、真心推動環保的綠人參政。

兩戰區選打動八鄉

說起言行合一、真心推動環保的候選人,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朱凱廸。相信不少讀者對朱先生的印象是源於10年前的反對清拆皇后碼頭行動。當時我在內地工作,無法瀏覽香港的新聞資訊, 所以無法見證這項標誌本土意識抬頭的保育行動。我對朱先生的認識,始於後來的菜園村抗爭事件:在電視新聞看到他被保安人員使用柔道「浮腰」招數「撻生魚」 的片段。菜園村最後不能在原址保留,高鐵工程亦一如所料演變成為今天尾大不掉、進退兩難的困局。雖在兩役受挫,朱凱廸卻沒有停下步伐,反而更堅定地推動香港農業及農地保育、屢屢揭發鄉郊土地遭非法傾倒建築廢料的事件。他先後兩次出選八鄉地區的區議會選舉,雖然都告落敗,但是在第二次出選取得1482票,是首次出選時得票數量的5倍,足見朱凱廸的信念和堅持着實打動了不少八鄉的選民。

保育農地 反霸權不止嗌口號

除了地區工作,朱凱廸還積極領導各項反「領展」(原名為「領匯」)霸權的行動。說來慚愧,當年領匯上市,我雖然沒有趕去認購其股票,也沒有責罵反「領匯」上市的人 「阻人發達」, 但是我亦沒有意識到將香港房屋委員會的零售物業及停車場資產私有化的惡果,所以在當時沒有出聲反對。近年眼看被「領展」接管的屋邨街市接連出現承包商兼任 「街市管理人」和「檔主」,是完全赤裸裸的垂直壟斷;被「領展」接管的屋邨商場裏的小商戶被趕走了,換上大型連鎖企業的商店和食肆,我非常後悔當日自己的 無知和冷漠。朱凱廸的反「領展」霸權行動,並不是一般拉橫額、嗌口號、讓記者拍拍照然後散水走人的門面工夫。 他做的是長期的、連貫的、從心出發推動持續發展的實事:如舉辦居民墟市,鼓勵街坊主動出來爭取使用社區空間,實踐社區自主和自救,提倡生產者責任立法 (圖)。我衷心希望朱凱廸能夠成功晉身立法會,成為香港首位深綠議員。

■香港島候選人還包括黃梓謙、劉嘉鴻、葉劉淑儀、何秀蘭、張國鈞、詹培忠、鄭錦滿、羅冠聰、沈志超、徐子見、司馬文、許智峯、陳淑莊、郭偉强名單。

新界西的候選名單還包括黃潤達、尹兆堅、高志輝、周永勤、鄭松泰、鄺官穩、田北辰、何君堯、梁志祥、郭家麒、黃浩銘、李卓人、黃俊傑、麥美娟、馮檢基、陳恒鑌、張慧晶、呂智恆、湯詠芝。

原文於明報刊登

炎炎夏日 宜穿麻衣

linen.jpg

正值盛夏,酷熱天氣警告幾乎是天天生效,室外溫度屢創新高,若堅持繼續下田耕作就要忍受高溫的煎熬。烈日當空,田邊棚底的氣溫可高達攝氏39℃,令人揮汗如雨。要防止中暑,除了要多喝水,穿著適當的衣物也是十分重要。 我認為能幫助身體迅速散熱,保持乾爽,同時能防蚊叮蟲咬的,除了長袖麻衣外,別無他選。

聚酯纖維碳排放較高 種棉最耗水

不說不知,原來麻布除了穿上舒服、感覺涼爽,更是最環保的衣料。上網搜尋到一份由斯德哥爾摩環境學院(SEI)於2005年發表有關棉花、麻和聚酯纖維(與尼龍類似的人造纖維)的生態和水足印的研究報告。研究發現,三者的生產以聚酯纖維耗用的能源最多,與印度旁遮普邦出產能源消耗量最低的有機棉花比較,多近十倍。耗能當然帶來碳排放, 因此生產聚酯纖維的碳排放也是最高,是碳排放最低的美國有機棉花的四倍。至於生態足印方面,英國出產的有機麻以每公噸紡成纖維耗用1.46「地球公頃」 (Global Hectare,簡稱gha)的奪冠,遠遠拋離居榜末印度旁遮普邦生產的常規棉花 (每公噸紡成纖維耗用3.57gha),即是以面積同樣大小的土地來種植麻,產量可以比種植棉花至少多一倍。聚酯纖維雖然耗能量最高,但由於生產過程不需要使用土地種植,因此其生態足印不用「包尾」(每公噸紡成纖維耗用2.21gha)。

面對酷暑 放下穿衣規條

各類衣料的水足 印又如何呢?聚酯纖維是石油提煉過程中的副產品,其生產過程的耗水量微乎其微,不及種植棉花耗水量的百分之0.1。種植棉花耗用大量淡水資源,農夫需要灌 溉9758公升的水才能收成1公斤的棉花。與之相比,麻的種植就省水得多,農夫只需要灌溉2401至3401公升水就能收成1公斤的麻。

氣候變暖已是不爭的事實。人類需要竭力減少碳排放,同時也要學懂適應在持續高溫的環境下生活。為什麼要因循成規,在大熱天時返工見客穿西裝結領帶?或扮似懷舊在下班休閒時穿牛仔長褲和尼龍衫?最終都要躲在室內開大冷氣解暑?為何不改穿清爽瀟灑的麻質衣?麻衣可令人感覺乾爽涼快,冷氣自然不用開得那麼大,可以節省不少電費呢!

原文刊登於明報

 

腦愛椰子油

 

images 

編按:Go Green Hong Kong 榮幸獲得退休教育工作者王啓淞先生賜稿, 與讀者分享椰子油對腦部健康的益處。

++++++++++++++++++++++++++++++++++++++++++++

兩年前,我在公事上重遇一位朋友,她的二型糖尿病使她很煩惱。她不想服藥,不敢多吃含能量高的醣類食物,腦袋裡感覺有五里霧。我提議她不妨嘗試吃椰子油。

 

組成油脂的,主要是脂肪酸,椰子油的脂肪酸大部分是分子極短小的所謂“中鏈脂肪酸”,也含分子更短小的“短鏈脂肪酸”。它們的大小以納米計算,不用腸胃消化,容易吸收,更不需胰島素便可進入細胞(葡萄糖需要胰島素才可以進入細胞)。食油所供應的能量約醣類的雙倍,部分職業運動員用作快速能量的供應,以減少副作用較多的糖類或澱粉質。

 

我建議她由一茶匙開始,以防身體尚未適應,過份滑腸。數天後,她高興地告訴我,腦中的霧全散了,思想回復敏銳。她一開始就用一湯匙,並沒有腹瀉。

 

我是一個家屬照顧者,所照顧的,據醫生診斷,是患有阿氏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 disease】及其它重病的姊姊,因此,我對閱讀這方面的書籍既有需要亦有興趣。2012年,曾看過一位家屬照顧者兼醫生瑪麗·紐波特【Mary Newport, 2011】及其它一些有關椰子油的書。她閱讀過一種叫Axona的藥的資料後便開始讓她患了阿氏認知障礙症的丈夫大量服用椰子油和MCT油【即從椰子油中提取的中鏈脂肪酸,medium-chain triglycerides】。功效使她喜出望外,丈夫的MMSE【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簡易精神狀態檢查】分數大升,生活間幽默感和主動性都重新回來了!

 

為安全起見,我再繼續參考了以百計的有關認知障礙症、心血管疾病、油脂、膽固醇、老化、退化性疾病、生化學的書籍。漸漸我越來越多用椰子油處理八十多歲的姊姊的健康問題。可惜,自己用椰子油照顧姊姊,談不上是一個實驗,也沒有對照,所以我無法用統計學向讀者表明椰子油的功效。我只能從閱讀和遭遇中觀察姊姊的變化和比較姊姊與她所住的護老院裡鄰近的、先後認識的、有類似病徵的老婆婆。若讀者希望有大型的營養試驗統計資料,我懷疑在先進的、資本主義的國家中極少人會大規模地進行這類研究,因為椰子油是百分百的天然東西,不是任何人可以取得商業專利的東西,自然缺乏經濟誘因。

 

四年的經驗告訴我,椰子油可以算得上是老人寶,它能在多方面發揮預防或醫治的作用,包括供應關鍵性的能量、抗多種微生物(病毒、病菌、真菌、原生動物)、和抗氧化。姊姊除口服(現已增加至每天四湯匙)外,還有洗口(用棉花棒)、擦眼膠(用棉花,好讓椰子油滲入眼中)、塗皮膚深褶處或患處等等。篇幅所限,本文只集中於對腦的使用。

 

當然,我的家庭也改變了飲食習慣,由一般食油(如花生油、粟米油等多元不飽和植物油)改用椰子油;如要煎炒,則用椰子油、橄欖油和芝麻油的混合油。強調一點,用的是冷榨和有機的椰子油和橄欖油;大體來說,市面上冷榨和有機的食油只有這兩種。順便一句,椰子油不含奧米茄3脂肪酸,食用者另行補充是必需的。

 

究竟為什麼椰子油對腦袋有特別的益處?首先,腦袋雖然是小小的一個器官,但是比例上它卻消耗超大量的能量。年輕時這些能量一般都是由葡萄糖經呼吸作用製造。一個人年紀漸大,代謝減弱,這樣產生的能量會慢慢下降,腦細胞產生不夠能量,功能便逐漸下降。重新加強腦細胞功能,自然就要供應另類燃料。腦細胞唯一的另類燃料是一種叫“酮體”【ketone bodies】的東西。

 

在糧食豐富(或過份豐富)的社會裡,人的身體不會產生酮體。要供應酮體,有三個方法。第一,直接服用。可是由於科技限制及供求問題,價錢極其昂貴。第二個方法,飢餓。舉個例說,礦穴倒塌,礦工被困,往往被困數星期或更長。救出時皮黃骨瘦,但腦袋清醒,為什麼?原來飢餓時,身體內的脂肪細胞會釋放出脂肪酸,肝臟是身體的化學工廠,它將這些脂肪酸變成酮體,酮體不用胰島素也能進行呼吸作用,供應大量能量;腦袋是極重要的器官,自然得到優先待遇。相信不少人都聽過一個長壽之道:限制加路里的攝入【calorie restriction】,尤其是糖分的攝入;中國人也有句名言:常帶三分飢。可是這個方法不應隨便使用,尤其是用在老人身上,如果不得其法,反會引致營養不良。

 

第三個方法,吃下短鏈和中鏈脂肪酸,它們體積小,不用消化,可穿越腸壁,經過門靜脈【portal vein】直達肝臟。肝臟便會將它們變為酮體,部分便會沿著血管到達腦袋,更能穿越血腦屏障【blood-brain barrier】(腦袋防禦異物和病原的屏障;通常較小的、油性的東西較易通過),到達腦細胞,補充葡萄糖功能之不足。椰子油便是含極豐富的短鏈和中鏈脂肪酸的食物,所以能供應這些關鍵性的能量。可惜的是普通植物油都以長鏈脂肪酸為主,含極少短鏈和中鏈脂肪酸,所供應的能量對腦袋來說並非關鍵性的。

 

椰子油對腦袋還有第二個益處。椰子是熱帶植物的果實,它飄洋過海後,仍能發芽生長成椰子樹。這現象引出一個問題,一般食用植物油在普通陽光下很快便會受氧化破壞變餿,為什麼椰子內的油長時間在猛烈陽光下不會變餿?我相信有兩個原因。首先,椰子油絕大成份由飽和脂肪酸組成,飽和脂肪酸的分子間由化學單鍵聯繫,化學單鍵是穩定的,不會氧化的。一般食用植物油來自溫帶植物的種籽,絕大成份由多元不飽和脂肪酸組成,這類脂肪酸的分子間由多個化學雙鍵組成,化學雙鍵是不穩定的,容易氧化的,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因而容易變餿。

 

第二個原因是椰子內的油含兩種相似而有協同效應的抗氧化物:(一)生育酚【tocopherol】,即市面多買得到的維生素E。(二)生育三烯酚【tocotrienol】,即另一種抗氧化能力更強的維生素E。當生育酚及生育三烯酚同時發揮作用時,更有協同效應,抗氧化功能比單靠生育酚強數十倍。這些雖少量但強力的抗氧化物足夠保護椰子內少量的不飽和脂肪酸。反之,溫帶氣溫較熱帶為低,植物多只含生育酚,不含生育三烯酚,因此抗氧化能力自然也較低。(短註:棕櫚油也是熱帶植物,含生育三烯酚更多。)

 

初榨的椰子油未經溶劑和高溫提煉,所以它保存了天然椰子的生育酚和生育三烯酚。初榨的椰子油作為食用油便能保護我們的器官,減少氧化。一般食用油都經過溶劑和高溫的提煉過程,所保留下來的生育酚頗為有限,難怪放在廚房架上容易變餿,食後在身體內,如血管中,或構成細胞膜後,也容易氧化。

 

我特別提及維生素E,是因為維生素E是油溶的,容易穿越血腦屏障,進入腦袋和神經中樞系統,中和有害的自由基,保護腦細胞。所以維生素E往往被視為可從膳食中得到的最佳保護腦袋的抗氧化物。

 

最後不可不提,初注意椰子油的人多有兩個顧慮。(一)它含膽固醇嗎?(二)飽和脂肪酸會提升膽固醇嗎?第一個顧慮:它含膽固醇嗎?淺易答案是:否定的,只有動物細胞才能製造膽固醇,椰子是植物,無法製造膽固醇。深度答案是須要連同第二個顧慮一起考慮:兩個顧慮背後都有一個相同的假設:膽固醇對血管有害!美國人自從上世紀中便深信血液中的膽固醇會提高心血管病的機會率。美國科學之發達對世界各地有很大的影響力,不少人都以為這信念是科學化的。

 

可是不少科學家反問:這個假設是一定對的嗎?半個世紀以來,相信這個“真理”的人用盡多次大型試驗,都無法找到有說服力的結果和結論。相反地,懷疑這個“真理”的科學家,經過半世紀的政治和經濟的壓制後,於廿一世紀十多年間進行了更多有說服力的試驗,不獨否定了這個“真理”,還確認了膽固醇對腦的重要性。胎兒時,腦袋所需要的膽固醇由母體供應;由嬰兒至成人期間主要由腦袋的一種細胞 – 叫星形膠質細胞【astrocyte】 – 製造;成人後,有理由相信肝臟參與製造,由低密度脂蛋白攜帶到腦血管旁的星形膠質細胞(低密度脂蛋白【low-density lipoprotein, LDL】常被誤稱為“壞膽固醇”!),然後由星形膠質細胞統籌,用腦中的載脂蛋白E接力送給神經元【neuron】,以補充腦中已氧化的膽固醇。流行病學更發現血膽固醇水平越高的老人,認知能力越強,生活越活躍!心血管病的成因,極其複雜,雖不斷有新理論出現,但學術研究還須繼續努力,絕不能簡單地斷然說由膽固醇引起,因為膽固醇不足的後果實在太大了。有學說指出,心血管病是被氧化的低密度脂蛋白所致。低密度脂蛋白的氧化,不可能由穩定的、只有化學單鍵的飽和脂肪引起。相反地,精煉植物油,主要含奧米茄6脂肪酸,含大量化學雙鍵,不穩定,容易氧化!精煉過程減少原本的抗氧化物,植物油便容易變餿,因為抗氧化能力低。

 

我盼望讀者睜大眼睛,自行看看書,看清楚上世紀以來的信念是否假科學吧!(註:奧米茄6脂肪酸是人體必需的,但人體無法製造的,而植物多含有。精煉後的植物油卻是另一回事。)

基改食品:重回正軌

DSC_0286

上週專欄提到, 一直以來基改技術的研究側重於研發能抵抗殺蟲藥或除草劑的農作物,令農夫可以噴灑化學品殺蟲或除草,又不會同時幹掉農作物。舉個例子,孟山都研發的名叫 「年年春」(英文名稱Roundup)的除草劑,因其高效廉價兼且毒性較低而舉世馳名;同時,孟山都又研發出能抵受「年年春」毒性的粟米和黃豆種子。農民 要噴「年年春」,就先得買能抵受「年年春」毒性的種子,造就了孟山都獨享的「雙贏」局面。

好用抵用往往就會發展成濫用,以往農夫只會於種植前使用除草劑,現在就可以邊種植作物邊噴灑「年年春」除草。 濫用「年年春」的結果是:不怕「年年春」的「超級野草」迅速出現。為了對付「超級野草」,農夫唯有噴灑毒性較高的除草劑,例如2,4-D(此為美軍於越戰 時使用、惡名昭彰的「橙劑」Agent Orange的「近親」產品)。可以預計,孟山都正在研發能同時抵受2,4-D和「年年春」的基改農作物。

技術要用得其所

上週介紹過的Bt基改農作物減低了農民噴灑Bt殺蟲劑的需要;上述的「年年春」和能抵受其毒性的基改農作物卻導致除草劑的使用量增加。結果,1996至 2011年間,美國本土除草劑的使用量增加了2.39億公斤,完全抵消了殺蟲劑使用的降幅。總體來說,美國本土噴灑於農地上的化學品在上述期間增長了 7%。因此,到目前為止,基改食品技術一方面為人類帶來了潛在未知的風險,另一方面卻未對環境帶來絲毫的益處。

儘管有上述的缺點和風險, 無可否認基改技術始終是當代農業最潔淨的嶄新工具之一。古語有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基改技術無疑可以改進農作物育種的方法,帶來的結果是好是壞卻 完全取決於人類如何應用此技術。我認為基改技術不應用來研發能抵受更毒除草劑的種子、不應用來拯救這個與永續原則相違背的產業化的農業系統,而是應該用來改善第三世界賴以維生的主食農作物(例如木薯)對抗病蟲害的能力並增加其營養含量, 這樣才能達至造福人類的效果。以負責任的態度去利用基改技術,並與符合永續原則的有機耕種方法相配合,或許是現代農業應該選擇的一條出路。(基改食品系列終章)

原文於明報刊登

 

基改食品的問題何在

golden-rice-how-it-can-help_6R1oz_1200x0

基因改造出來的黃金大米 /International Rice Research Institute (IRRI)

上周專欄末段提及基改食品有其令人憂慮之處﹕基因改造技術試圖對既複雜又動態的生態系統作出調整,後果未可預料。農作物經基因改造後竟能殺死對其侵害的昆蟲,自然生態系 統幾乎肯定會因此發生改變。此外,有人擔心經改造的基因可能透過異花授粉而意外傳給其他種類,這或會導致野草對除草劑產生免疫力或令基改農作物殺死益蟲。

不當利用 扶植農業產業化

除了上述的憂慮之外,基改技術的更大問題在於其被不當利用來扶植農業 產業化。農業產業化等同大規模的單一種植,為了增加效率,農企在連綿的土地上只種植一種農作物,這樣做不但摧毁大面積地區的生態平衡,而且犧牲了農地和農 作物面對病蟲害的抗逆力。缺乏其他農作物或植物的阻隔,病蟲害一旦出現就會像山火般迅速蔓延,因此進行單一種植的農場需要依靠噴灑大量強力的化學殺蟲劑去 保護其農作物。近年來,農企試圖依靠基改技術減少使用化學殺蟲劑,可惜在單一種植的環境下,野草和昆蟲的適應能力和持續進化使基改技術在短時間內變得過 時。

舉個例子,上周提到的蘇雲金芽孢桿菌(英文縮寫為Bt)是一種天然的土壤細菌,農夫(包括有機農夫)一般都會將之噴灑在農作物來殺蟲。 孟山都公司研發了一種基因改造的粟米種子,種出來的作物會自行製造Bt,農夫因而可以省卻噴灑Bt的工序。為了避免害蟲進化出能夠抵禦Bt毒素的抗體,科學家建議田裏應該有50%的地方用作種植非基改的農作物,使該地成為害蟲的避難所。避難所裏面的害蟲沒有進化出能夠抵禦Bt毒素的抗體,並會與倖存於基因 改造農作物種植區內已經進化出能夠抵禦Bt毒素的抗體的害蟲交配,透過此持續的「溝淡」過程致使整個害蟲群體內能抵禦Bt毒素的抗體維持在低水平。

可是,聽從科學家的建議使用一半的土地種植非基因改造的作物就意味着收成大減,對農企來說,這是絕對不能接受的結果。因此他們落力並成功游說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將上述避難所的規定面積減少到只有整體耕種面積的5%。

害蟲進化出抵禦毒素抗體

避難所縮到這麼小,還能期望發揮任何作用嗎?不能。農企只能指望Bt的毒素能殺光田裏所有的害蟲,希望沒有任何「生還者」能夠抵禦Bt毒素的抗體傳給下一 代。可惜事與願違,基改技術其實並不能確保每棵作物都製造出同等分量的Bt毒素,害蟲如玉米根蟲因此找到破綻而乘虛而入。2009年,玉米根蟲就進化出了 能夠抵禦至少兩種Bt毒素的抗體,結果導致基改粟米嚴重失收。有趣的是,有機農夫雖然數十年來都有向農作物噴灑Bt,卻從未出現害蟲因此進化出能夠抵禦 Bt毒素的抗體的案例,這或許證明了文章開首提到的憂慮並非過分﹕基因改造技術卻是帶來了人類未可預見的結果。

(基改食物系列之三)

原文於明報刊登

 

基改食物技術有何用處?

IMG_0661

上周專欄末段提及基改植物,意即植物的DNA鏈切開並植入產自實驗室的密碼以改變細胞本身的功能。那些密碼可以源自相同物種(同源基因改造技術)或源自異種(轉基因改造技術)。後者中最有名的例子為一種天然的土壤細菌,名叫蘇雲金芽孢桿菌(英文縮寫為Bt)。Bt產生的毒素能殺死侵擾玉米和黃豆生長的害蟲,卻對哺乳類動物無害。科學家解開該毒素的基因密碼並將之植入玉米、黃豆和棉花的DNA鏈中。經基改後的植物能釋出Bt毒素,殺死來襲的害蟲,因而能減少噴灑高濃度有毒化學殺蟲劑。同源基因改造技術做法相同,但基因密碼的來源限於相同物種。科學家正在嘗試利用該技術協助薯仔有效對抗晚疫病。19世紀中期愛爾蘭因薯仔失收引發大饑荒,導致過百萬人餓死,其元兇正正就是此病害。

強化食物營養

此外,基改農作物還可能改善食物中的營養含量。世界上大部分人口並不是想吃什麼就能吃什麼的,他們往往只能靠吃穀類或黃豆為生。當這些農作物未能提供人類所需的營養,問題就來了。舉例說,吃米飯其實能滿足身體對維生素和礦物質的需要, 但前提是要吃糙米飯才行。可是,糙米飯中的米糠含有豐富脂肪,令其相對容易腐壞,這解釋了為何營養價值較次的白米飯會那麼盛行。只吃白米飯的兒童沒法吸收 足夠的維他命A,其免疫系統會因此受損,嚴重的甚至會失明。有科學家多年來致力研發含有豐富維他命A的基改「黃金米」。據報,每天吃兩碗「黃金米」飯就能 吸收人體每天所需維他命A。蓋茨基金會亦正向科學家提供研究經費,致使他們能就香蕉、豆類和木薯等作物進行生物營養強化工程。

基改食物安全嗎?至今為止未有可靠證據顯示進食基改食物會導致任何副作用。話雖如此,有關基改食物對健康影響的證據其實很難蒐集——因為基改食品幾乎已經無處不在。在美國,百分之八十的加工食品含有基改生物。人類廣泛食用基改食品令科學家難以確定進食基改食物與各樣健康問題之間的因果關係。有科學家曾經進行歷時長達 29年、針對被餵飼基改飼料禽畜的研究,但仍然無法找出上述的因果關係。DNA在消化道中很快就會被降解,因此人體能與其進食的基改食物中的基改DNA互動的機會率可說是等於零。

儘管如此,基因改造涉及對生命最基本組成部分進行實驗性的修補和更改,確實令不少人不安,並害怕基因改造會為人類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無疑,基改食品有令人憂慮之處,而我將在下一篇為大家講解。暫且別忘記,全球人口現在已經達到70億,預計於2050年會增長至90億。基改食物技術到時很有可能成為人類能否免於飢餓的關鍵工具,因此我們實在無法輕易放棄之。

(基改食物系列之二)

原文於明報刊登

基改食物其實講緊啲乜?

IMG_0447

上周閱報得知有 109位諾貝爾獎得主聯署支持由199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Richard J. Roberts及Phillip A. Sharp撰寫的公開信,要求綠色和平放棄其反對基因改造技術的立場,而綠色和平亦已經在短時間內回應。一時間有關基改食物的爭論又再熾熱起來。愚見認為 有建設性的討論必須建基於對討論的主題有一定的認識,沒有知識、理論和數據支持的立場講出來也只會貽笑大方。趁機在此先為各位讀者介紹一下基改食物的歷史,再於以後幾個星期探討一下基改食物的利弊與其他相關問題。

現代農業實行單一種植、加上噴灑殺蟲水和施用化肥,使之成為對環境造成最大損害的其中一項人類活動。我們依賴 常規化學耕種得來的低價糧食以養活不斷增加的全球人口(4a),同時承受其導致的災難性森林砍伐、水資源毒化和泥土流失的惡果。基因改造的農作物可以減低 害蟲對其造成的損害,亦能增加其營養含量,可能有助於減低現代農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種植基改農作物同時能增加糧食產量以紓緩人口增長帶來的壓力,同時減低落後國家營養不良人口的比率。

過分渲染DNA威力?

一直以來大眾文化似乎過分渲染了DNA的威力。其實DNA並不是主宰我 們命運的確切藍圖,而是一座一望無際的圖書館,裏面滿載着描述我們身體怎樣運作的說明書。視乎環境因素,有些說明書被人翻開閱讀了,另外那些則仍然被束之 高閣。每個細胞的細胞核裏面都有這樣的一個圖書館。DNA的作用就是提供這些以密碼寫成的說明書以指導蛋白質工作。蛋白在細胞裏面擔任多個重要任務,科學 家可以切開DNA鏈並植入產自實驗室的密碼以改變細胞本身的功能。簡而言之,基因工程即是將基因密碼切開拼湊以達至改變細胞功能的效果。最困難之處在於推 斷某密碼可否引導蛋白產生符合預期的效果,而就算可以的話,這個密碼將會如何影響其他細胞突變。

第一種基改產品於1982年面世:把人的胰島素基因放進細菌中,成為基因改造細菌。細菌繁衍速度驚人,因而大量培養出基因改造人類胰島素。與此相比,植物細胞構造較為複雜,又有保護性的細胞壁, 因此要到達其細胞核更不容易。獨立科學家連同財力雄厚的農化公司首先透過一種細菌的幫助成功為植物細胞解鎖。這種細菌其實是一種病害,透過將其密碼注入植物的基因組內導致腫瘤的產生。科學家利用其可以接觸並改變植物DNA的能力,將其改裝為載有經改造的基因密碼。上述方法首先於培養皿上針對單一植物細胞進 行,慢慢進展為培植出一棵棵基改植物。究竟基改技術怎樣影響農作物的生產過程?下星期繼續為大家講解。

(基改食物系列一)

原文於明報刊登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885 位關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