購物商場之死

IMG_6242.JPG

話說住所旁邊的樓盤去年入伙,樓下有商場有戲院,我丈夫起初對於落樓下行兩步就有戲睇感到興奮,亦進場看過幾部荷里活製作的暑假檔期和聖誕檔期大片。可是平時該院線上映的電影選擇並不吸引,80元一張戲票,還要勉強揀套戲來看,認真可憐 。

 

數月前有朋友向他推薦Netflix(原來有個中文名字叫網飛)服務,月費不到一百元,用戶可以無限量上網收看世界各地高質製作劇集和影片,丈夫一套一套接着看,然後感嘆以後毋須再光顧戲院。由於他收看的劇集涉及較多暴力元素(例如講述哥倫比亞毒梟事迹的Narcos),我並沒有興趣陪同觀看,故此無法理解他何出此言。直至昨晚一起觀看講述伊利沙伯二世事迹的The Crown,我驚訝此劇集的製作水準竟然與金像獎得獎電影(例如時代背景差不多的King’s Speech)沒有兩樣,因此也認同我丈夫所言:以後真的不用去戲院看電影。

前景黯淡的除了戲院以外,還有戲院所在的購物商場。因為除了影片可以上網看,東西也可以上網買。省卻了店舖租金和售貨員的工資,網購的價格往往比光顧實體店便宜。二十出頭的朋友告訴我她有一半購物行為在網上進行,而她的補習學生則完全依靠網購。小朋友呢?我的姨甥最近參加的生日會似乎都在工廈裏面舉行,切完蛋糕之後的餘興活動是小型賽車比賽,似乎年輕一代的餘暇活動都再與購物商場無關。

期待本土版「死場系列」

這令我想起半年前看過有關美國購物商場沒落的報道,youtube上更有一個名為「死場系列Dead Mall Series」的頻道, 將「死場」當年開幕盛况的片段與今日的蕭條的景象剪輯放在一起,令人倍覺悲涼。其實類似的「死場」在香港也不罕見,只是規模沒有美國的大。例如尖東那些建於1980年代的商場,現在也是十室九空,無人問津。

可笑的是,雖然尖東已經死場處處,可是政府還擬在九龍公園創建地下空間, 以希望解決路面空間不足問題為名,興建更多的商場為實,更吹噓其規模可媲美日本福岡天神地下街。我期待本土版「死場系列」的出現,讓官員看一下「死場」已經處處可見,為何香港還需要興建更多商場。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大潭水塘深度遊

上星期天參加了由香港歷史研究社主辦的水道遊蹤,暢遊大潭水塘。以往自行去參觀,只知道環境清幽古雅,令人心曠神怡,卻看不懂水塘的設計原理,也看不到相關水務設施內裏的情况,這次考察由水務署的工程師帶團,沿途為大家介紹各個法定古蹟,令團友眼界大開。

 

沿着大潭水務文物徑漫遊,到達了第一個法定古蹟大潭上水塘水壩,之前多次到訪,從來沒有想過可以走進壩上面的水掣房裏面看看,今次有幸探秘,發現原來水掣房裏面有五個古董鐵閥,分管着五個高低不同的取水位置。水塘最底層的水比較濁,一般不會取用,而最面的一層水亦往往因為風雨過後變得混濁而不宜取用。我以為一百多年過去了,當年的手動鐵閥一定早已經電腦化自動化,但在水掣房裏卻看不到現代化的蹤影。遂問水務署的同事,得到的答覆是現時要改變取水位置的話仍然靠擰轉這幾個古董鐵閥,對這個「老而彌堅」的裝置更增添幾分敬佩之情。

大潭篤原水抽水站 見證科技發展

沿着水壩旁邊的小徑往下行不久,就到達大潭上水塘的隧道進水口及記錄儀器房。我們有幸走進室內看隧道進水口的模樣,看着隧道口頂部寫上動工和竣工年份(1883-1888),感覺猶如置身電影《哈利波特》的密室一樣,水塘的水就從這兒經寶雲道輸水管輸送到港島北岸——當時被稱為維多利亞城的地方。

經過了大潭副水塘、大潭中水塘和大潭篤水塘後,我們到達位於大潭灣內的大潭篤原水抽水站。這棟紅磚屋瓦頂建築物始建於1904年,頂部最高離地約12米,為什麼要蓋那麼高?因為一百多年前的蒸汽水泵是龐然大物,還是專程從英國運來的。後來蒸汽水泵換成柴油發動水泵,然後又進化到現時使用的體積與便利店內常見的商用雪櫃相若的全自動化電腦監控的電動水泵,紅磚屋見證着歲月流逝和科技發展。

旅程結束後步行回到大潭水塘道巴士站等巴士,巴士站旁邊設有公共洗手間,洗手間外面放置着兩部汽水和膠樽水售賣機,卻不見飲水機的蹤影。步行了數小時去考察水務設施的市民若然口渴的話就只能被迫買膠樽水,情景會否有點諷刺?促請負責管理大潭水塘的漁農自然護理署盡快在上址安裝飲水機。

原文於明報刊登

 

遲來的德政

IMG_5197

繼早前香港大學和理工大學宣布停止在校園內售賣膠樽水後,政府決定明年二月後在政府場地(包括郊野公園、康文署轄下公園、政府停車場、政府合署、公共交通交匯處和碼頭)新擺放的汽水機將不再售賣膠樽水。至於現有的汽水機,政府鼓勵供應商自願停售膠樽水,直至下次續約時就劃一實施上述停售措施。

 

撲水」是唯一一個公開並且持續地批評政府在轄下場地擺放大量汽水機賣膠樽水而又未有安裝足夠飲水機的環保行動。經過四年的爭取,終於迎來政府這個遲來的德政。我希望此政策能帶動所有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和機構都會盡快停止售賣膠樽水。我促請政府加快於上述政府場地安裝飲水機,尤其是那些現時有擺放汽水機賣膠樽水的地方。我必須指出,到目前為止,康文署轄下的博物館、大會堂和大部分公共圖書館仍然未有安裝飲水機。 而政府作為大股東的港鐵公司亦應該盡快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安裝飲水機並禁止其站內商戶售賣一公升或以下的膠樽水。

參加靜態活動市民不會口渴?

舉例,兩個月前我才寫了意見書促請香港大會堂增設飲水機,收到如下回覆:

「康文署一直配合政府推動各項環境保護政策,轄下的主要動態康樂場地,如體育館、運動場、網球場及游泳池等,均設置飲水設施,以配合場地使用者的需要。 在考慮為場地設置飲水設施時,我們須考慮各項因素,包括場地使用者的需要及場地限制等。由於香港大會堂屬文化場地,基本上是以靜態活動為主,場地內或附近亦設有餐飲服務。我們會密切留意場地使用者的意見,不時檢討場地管理的安排,並在資源及客觀環境許可下增設飲水設施,以配合場地使用者的需要。閣下的意見,我們會妥善存檔,以備日後參考之用。」

收到這樣的回覆令我莫名其妙,康文署言下之意究竟係參加靜態活動的市民不會口渴,還是口渴的話就請你去光顧餐飲服務,即係要你花錢買水飲?此外,我到訪大會堂當日為星期日,大會堂外圍至少有幾百個外地傭工席地而坐享受着難得的周末假期。幾乎每人身旁都放着一樽膠樽水。如果大會堂裏面或外面的愛丁堡廣場安裝有飲水機的話,相信傭工們都會樂意使用。既能省錢,又能減少製造塑膠垃圾,一舉兩得。

我讚許政府為「向膠樽水說不」行動踏出重要的第一步,期望有關部門立即邁開第二步去安裝足夠飲水機。

原文於明報刊登

 

共享單車

 

fullsizeoutput_23d4

 

十多年前在北京工作過兩年,家住光華路靠近大望路那一段,工作地點在東三環中路的建外SOHO。坐地鐵一個站就到,但是會迫死。搭的士呢?屬於不會跳表的距離,司機塊面會黑過墨斗。走路呢?卻要行足三十分鐘才能到達。於是我買了一輛摺疊單車,踩單車上班。北京市區很多路段都有「自行車道」,而且地勢平坦,撇開嚴重空氣污染足以致命這個問題不說的話,其實很適合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
汽車單車減速 政府厚此薄彼

回到香港以後不久開始周末務農的生活,曾經買過一輛單車,每逢周末從聯和墟出發,沿着沙頭角公路踩去丹竹坑。習慣了首都寬闊的「自行車道」,要適應沙頭角公路狹隘的單車徑確實困難。加上其設計差劣,每到路口就豎着幾支鐵柱,是為了令踩單車的人減速嗎?那幾枝鐵柱間的距離小得幾乎連單車手柄都給撞上,合理嗎?這種設計在在顯示出政府對待汽車駕駛者與單車騎行者厚此薄彼的態度。限制每輛成噸重「鐵包人」的汽車減速是否比要求「人包鐵」的單車減速更合理?

更離譜的是,沙頭角公路上的單車徑到了坪輋就終止了,而根據現時的法例,在行人路上踩單車是違法行為,沒有單車徑的話就得在馬路上踩。沙頭角公路經常有重型車輛駛過,要我這種低技術低體能的單車騎行者上沙頭角公路基本上是迫使我玩命。鄉郊的行人路本來就少人行,為何不修改這不合情理的交通規則以容許單車騎行者使用鄉郊的行人路?後來因為體力未能支持踩車去鋤地然後踩車回家這項強烈運動和勞動,遂告別了以單車作為交通工具的習慣。

Gobee.Bike雖方便 不能「轉波」真攞命

直至最近興起了共享單車,我也下載了最早進入市場的Gobee.Bike的手機應用程式,交付了按金,靜候試用的機會。上個月適逢要回母校早會宣揚「向膠樽水說不」信息,繁忙時間,聯和墟小巴站去粉嶺火車站的小巴只有人龍沒有車,機會來啦!打開手機應用程式,見附近就有幾部綠色單車,掃描QR code開鎖過程順利,不用呆等小巴感覺良好,但那部單車沒有「轉波」功能上斜出隧道認真攞命,只好安慰自己一大清早做帶氧運動有益身心。雖然行錯路,也只是花了十二分鐘就到達目的地,方便非常。聽說有其他共享單車的競爭者陸續進入市場,提供比較好踩並且可以「轉波」的單車,拭目以待,準備試踩。

原文於明報刊登

 

撲水成功爭取政府場地汽水機停售膠樽水

IMG_5198

撲水的「向膠樽水說不」行動另一大突破:繼早前香港大學和理工大學宣布停止在校園內售賣膠樽水後,政府宣布明年二月後在政府場地(包括郊野公園、康文署轄下公園、政府停車場、政府合署、公共交通交匯處和碼頭)新擺放的汽水機將不再售賣膠樽水。至於現有的汽水機,政府鼓勵供應商自願停售膠樽水,直至下次續約時就劃一實施上述停售措施。

撲水是唯一一個公開並且持續地批評政府在轄下場地擺放大量汽水機賣膠樽水而又未有安裝足夠飲水機的環保行動。 經過四年的爭取,我們歡迎政府這個遲來的德政。我們希望此政策能帶動所有受政府資助的學校和機構都會儘快停止售賣膠樽水。我們促請政府加快於上述政府場地安裝飲水機,尤其是那些現時有擺放汽水機賣膠樽水的地方。我們必須指出,到目前為止,康文署轄下的博物館、大會堂和大部分公共圖書館仍然未有安裝飲水機。 而政府作為大股東的港鐵公司亦應該儘快履行其企業社會責任、安裝飲水機並禁止其站內商戶售賣一公升或以下的膠樽水。

我們讚許政府為「向膠樽水說不」行動踏出重要的第一步。

傳媒查詢,請電郵至waterforfreehk@gmail.com

星期三港案- 2017年7月

Screen Shot 2017-11-24 at 9.02.17 AM.png

UNWIRE – 2016年10月

Screen Shot 2017-11-24 at 12.52.25 PM

東方日報-2016年10月

Screen Shot 2017-11-24 at 9.09.12 AM

新假期- 2016年8月

12402047_10153142969497130_8460363880352448554_o

RTHK: 2014年5月

Screen Shot 2017-11-24 at 12.44.05 PM

壹週刊:2013年8月

screen-shot-2014-02-06-at-11-11-11-pm

 

 

買買買,買懵你呀!

 

不久前在地鐵車廂看見圖中這個廣告:什麼「旅遊的樂趣三分靠天,七分靠買」,狗屁不通,俗不可耐,令人望而生厭。再看見是哪家公司落的廣告,只能說句怪不得。可惜這個惡俗廣告原來只是噩夢的開始,踏進十一月,香港人彷彿突然被告知有個名叫光棍節的東西。

上網搜索見維基百科有以下解說:「光棍節,又稱單身節、雙十一節、邊緣人節,是流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年輕人的娛樂性節日,以自己仍是單身一族為傲。它起源於網路文化和校園文化,此前也被稱為光光節。同時,這一天也是眾多為單身男女脫離光棍狀態而舉辦交友聚會活動的日子,因此又同時是脫光節。與此同時,也是各大商家以脫光為由打折促銷的時期。」 以這麼一段極不通順的文字來介紹這個被硬生生製造出來鼓勵購物的所謂節日,甚是匹配。香港呢?為了要維持「購物天堂」這個原來已經俗得要命的稱號,只好陪笑同慶這個從北方輸入的「光棍節」。

陰魂不散的付費廣告

硬推消費主義的不只馬雲,亦包括那位頻頻到訪中國並常常以示範其蹩腳普通話的方式去拍中國政府和人民馬屁的Facebook行政總裁Mark Zuckerberg。Facebook最近將用戶專頁的自然觸及率(Organic Reach)降至接近零,同時增加了個人用戶看到付費內容(即廣告)的頻率。在商言商,這似乎無可厚非。Facebook此舉成功迫使亟欲維持其專頁觸及率的用戶付費(即落廣告),根據Adweek網站的報道,Facebook今年第二季的廣告收益比去年同期增長達47%。但逼用戶多看廣告是否真的對同樣被迫付費落廣告的品牌有利?前陣子我的Facebook連續多天被「神仙水」的宣傳片洗版,就算按了「隱藏」鍵都仍然陰魂不散般老是常出現,使原來對該品牌持中立態度的我開始對該品牌感到厭煩。同樣道理,十一日那天,Facebook逼我看馬雲另一傑作「天貓」的廣告,我按「隱藏」鍵,Facebook問我何故,我再按「 內容誤導、冒犯他人或不當」鍵。

突然間想起《攻守道》的電影海報,我想吐。

原文於明報刊登

資本主義不是什麼

IMG_6006.JPG

最近報讀了流動共學課室2017秋季課程之一:「五十年不變的童話—資本主義不是什麼」。上星期上第一節課,導師許寶強問在座各位為何報名參加此課程,並對此課程有何期望。

我見大家坐着不好意思開口,就舉手回答:「大家好,我名叫彭凱恩,最近十年開始關注環保,落力推動,但愈做愈覺無力,眼見不少環團或環保行動有意識地淪為大財團的外判公關,做漂綠工程;目睹更多人不自覺地陷落於消費主義的深淵,碌卡購物然後借錢清卡數。猜想這一切應該和資本主義有密切關係,期望深入了解,因而報名參加。」跟着發言的兩位同學也不約而同表示有興趣了解永續生活跟現行經濟發展模式之間的矛盾。導師似乎對這些報名原因和期望感到有點意外,回覆說跟着下來的四節課可能會觸及我們關注的方面,但就算有也不會太多。我無所謂,聽了課讀了書後自己再去思考亦可。

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並不自由

聽完了第一節課後印象最深刻的是:資本主義不是自由市場。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吧。在座亦有同學舉手置疑,問道如果資本主義不等同自由市場的話,何故新聞報道香港連續第23年獲傳統基金會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一國兩制,香港的這一制是資本主義,排第一喔,那我們不是自由市場是什麼?

卻原來魔鬼總在細節中。上網看該基金會介紹其如何量度經濟自由,見以下分成四大類的12個因素:一是法治,即私有產權、政府廉潔性、司法有效性。二是政府規模,指政府開支、稅務負擔、財務穩健。三是監管效率,包括商業自由、勞工自由、貨幣自由。四是開放市場,指貿易自由、投資自由、金融自由。

剝削打工仔的「自由」

此上提及到「勞工自由」。什麼是勞工自由?如果你以為指的是你作為打工仔的自由,我只能說句:「少年你太天真了。」

傳統基金會口中的勞工自由,着眼於某個經濟體內有關勞工市場的法律法規框架,而具體考慮的下列六個因素如下:法定最低工資估員工的平均附加價值的比率、僱用困難度 (例如長工可否轉為合約制)、工時僵固程度 (例如最高工時)、解僱冗員的困難程度 (例如解僱冗員前是否需要得到第三方批准),法定解僱通知期和強制長期服務金。

哎呀!原來傳統基金會口中的勞工自由指的是僱主剝削打工仔的自由呀。難怪香港長年高踞榜首呢!

 

原文於明報刊登

又嚟?捐鞋去非洲……

IMG_0958

早幾個月見有朋友發起收集二手胸圍捐去菲律賓,有感而發,寫了題為 <捐二手衫去菲律賓>的散文一篇,想要提醒大家莫好心做壞事。怎料最近又有機構發起收集二手鞋捐去非洲。正所謂人類總要犯同樣的錯誤,海量的二手衣物從發達國家湧入第三世界,扼殺人家發展製衣造鞋等輕工業的機會。溫和地講道理就算講到口臭都沒人理會,要認真考慮仿效「倫敦人妻先生手記」的作者般辛辣地批評,才能引起對此議題的注意。

 

H&M燒毀服飾疑雲

與此同時,有報道指速食時裝之首H&M被丹麥電視台節目Operation X揭發自2013年起已經燒毀了60公噸賣不出去出的服飾。H&M對此指摘發表聲明否認,辯稱該批衣物並不是「賣剩蔗」,被燒毀純粹因為發霉或含鉛量超標。節目製作人和品牌雙方根據各自委託實驗室進行的檢測報告各執一詞H&M的聲明交代了「賣剩蔗」的去向:首先品牌會進行減價促銷,或會將於某店或某地區滯銷的衣物運往好賣的分店出售,或存倉留待來季拿出來再賣,最後一招為賣給外部買家云云。連分店遍佈全球的H&M都沒本事賣出去的衣物真的會有外部買家去接貨?這個說法是否太過耐人尋味?又記起H&M數年前曾經大肆推廣的舊衣回收計劃,連不是自家品牌的舊衣都統統收回來說要循環再造(收回來逐件檢驗有否發霉或含鉛超標嗎?),自家的全新衣物反而拿去燒毀?這個說法也太牽強了吧。

不捐舊鞋 捐被棄品牌貨更合理

多年前看過一本名為Deluxe: How Luxury Lost Its Luster的書,裏面就提到品牌經營者將賣不出去的名牌手袋燒毀的做法。後來我亦曾親眼目睹原本要被送往堆填區的數百雙名牌涼鞋被不忍折墮的人偷偷救出來免費派發的場面。我敢肯定,上述提到的燒毀未能出售衣物的做法並非個別事例,我懇請對此題材有興趣的記者朋友們進行調查報道。

品牌把賣不出去的衣服鞋襪手袋拿去燒拿去堆填,要捐的話拿這些去捐不是更合情理?現在這些鼓勵消費者捐舊鞋的行動,除了上述壞處外,還不是助長了更多無謂的消費和浪費、還不是令人落入了那個只將環保責任推給個人而隻字不提企業責任的圈套?

 

原文於明報刊登

圖片說明:去年在中文大學退宿回收活動時攝,被學生棄置的衣服,購物袋顯示衣物來自H&M。

忙碌的一天

 

上周六一大清早去到西九文化區為Pink Dot一點粉紅活動安裝飲水機,以確保工作人員一開工就有飲水機用。感謝主辦單位支持環保,除了以飲水機代替膠樽水外,今年還新增了水杯租借服務和廢物回收分類等減廢措施,實在希望有更多大型活動的主辦單位仿效。而「撲水」這次重臨西九,除了飲水機換上新裝外,承蒙3M商業濾水系統特約經銷商贊助濾芯,水質更上一層樓。

加入「撲水」行列 歡迎市民自備水樽斟水

之後馬不停蹄趕去明愛賽馬會德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與街坊分享「撲水」經驗。與此中心結緣,始於兩個月前收到負責人的來電,說該中心想加入「撲水」行列,歡迎市民自備水樽入內斟水。猶記得我回覆道謝後負責人答曰:「不用客氣,行個方便而已。」正正道出了「撲水」除了環保以外的另一個重要理念:社區營造。周六下午的服務中心熱鬧非常,有家長帶同子女來參加各式各樣的興趣班,也有家長在中心內煲涼茶和蒸鬆糕給大家享用,而我呢,就站在接待處旁的空間與大家分享交流。

過了忙碌而充實的一天,累極了,當晚睡得特別早。一覺醒來,收到以下信息:你好,今天聽過妳在明愛的分享,恕我冒昧有感而發,知道妳生活忙碌,有空喜歡才看😊

一直有留意撲水,我很欣賞妳推動和實踐環保減廢的理念,見到妳真身更感受到妳的"熱誠如火"❤️❤️我也是見到膠樽發泡膠感不安的人,也因為跑步發現香港欠缺斟水的問題,直到年前見到妳Apps誕生,我感到有救了,解決了一直疑問,肯定心中所追求的!

相信妳經歷過不少,才會說妳的對家是李嘉誠、太古、財雄勢大的財團等,聽到無稽怠慢的政府回應,氣憤難平,身為香港人,不知怎樣形容這個扭曲的社會了。

妳知道嗎,今天有個幼稚園生在席間一直有好多疑問,她說自己也有水樽,後來她問中心那裡有水機,帶她去後,她說:我以後不用買野飲了!

最令人觸動總是在大自然的切身體會,最能夠喚醒人們心中的良知,孩子的本善,妳和撲水對世界帶來很美好改變🙏🏼相信這是最有力量,最能夠抗衡商業文化的!盼望我們能繼續用愛為未來為孩子帶來希望,希望妳能繼續溫柔而堅定地守護信念!Be the change you wish to see in the world! 加油!💪🏻

 

原文於明報刊登

開心大發現

e6bff5d7befadbe0b8b1b25386781e32

上文提到穿了好多年的二手行山褲開始解體,是時候去二手店另覓一條。坐言起行,上星期行經灣仔,記得附近有間救世軍二手店,立即走進去碰碰運氣,撞撞手神 (講到好像要去大檔賭兩舖一樣),結果沒找著。想起不遠處的集成中心裡面有由聖雅各福群會經營的二手時裝店Green Ladies, 雖然覺得時裝店不會售賣行山褲,但是既然在附近,走過去找找看也無妨。

我算是常客,因此對店內的衣服陳設格局我是熟悉的。靠櫥窗的地上放著鞋子,上衣根據顏色分類放在進門後左手邊的架上,褲子、半身裙和連身裙也各自有貨架陳列,而右側後面就是童裝部和手袋飾物部。出乎意料之外,我竟然在貨架上發現一條行山褲!抽出褲頭查看尺碼時,見品牌標籤,正奇怪時裝名牌為何會推出行山褲,再伸手掏出價錢牌,一看,把我嚇了一跳!原價一千八,現特價九百元。我暗罵Green Ladies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定價定得那麼狠,雖然是名牌貨,終究是二手的嘛,沒理由索價近千元耶。不服氣,走去其他貨架看看還有沒有別的行山褲,沒找著。死死地氣走回原來的貨架,拿下那條名牌行山褲再端詳一下。這下方才看到另外一個價錢牌,這個屬於Green Ladies的價錢牌,大大隻字寫著「200年」,啥意思?下面的小字解釋:「生產一件速食時裝只需7至30日,但我們的地球需要200年才能把時裝製造出來的污染物完全分解。」好!有意思!價錢呢?158元。走進試身室試穿行山褲,雖然褲頭有點鬆、褲身有點長,但總的來說還真不錯。不瞞你說,我在試身室內開心得差點笑出聲來。

將過長的行山褲拿到聯和墟街市內相熟的改衣檔,先與檔主黃太分享我「開心大發現」的購物笑話,然後討論一下褲腳要改短多少、又商量要把褲身那些多餘的鐵扣拆掉,以減輕負重。黃太手工精細,非常專業,將褲改短數寸之餘又能保留原來褲腳的索帶設計;將鐵扣拆掉之後又得兼顧將原來帶著鐵扣的布帶縫好,免其顯得突兀 。改褲的費用為60元,我認為是超值。

天氣涼了,要添置保暖衣物的話,我推薦各位讀者先去救世軍Green Ladies看一看。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