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 港幣399(雙層塑膠盒和一包有效微生物群(Effective Microorganisms),我那包用了差不多兩年還沒用完)

產品評級 好,前提是你有地方埋掉製成品“酸菜”。 此產品由澳洲進口(澳洲地大人稀,大部份人住平房,有前後花園),來到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大部分人都住在高樓大廈的斗室裡面,難以大派用場。

綠色評級 挺綠。 自從用Bokashi桶處理廚餘後,我們減少了換垃圾袋的次數。從以往的每週三四次(每次在家煮飯當天肯定要換垃圾袋)到現在的每週一次。
哪裡有賣綠領行動
幾年前遷居至馬灣的珀麗灣,對,就是那個號稱很環保的屋苑。看見他們竟然有鼓勵住戶“回收”廚餘的措施,心想,此綠色屋苑果然不是浪得虛名。“回收”的程序是這樣的:住戶每天向電梯大堂的保安員索取有蓋塑膠小桶,將當天做飯的廚餘放入,晚飯後或第二天早上將盛滿廚餘的塑膠桶交還給保安員。我們滿心歡喜,以為管理公司“回收”廚餘後會將之轉化為堆肥,還傻乎乎的問保安員我們會否獲贈堆肥在天台種菜。後來閱報才發現,所謂的廚餘“回收”,只是將廚餘倒入一台耗電耗水的廚餘處理器,處理完了以後廚餘變成廢水,再送去污水處理廠再處理。這樣能叫“回收”嗎?回收的定義是甚麼?回收(recycling)是指收集本來要廢棄的材料,分解再製成新產品,或者是收集用過的產品,清潔、處理之後再出售。 珀麗灣廚餘“回收” 製成了甚麼新產品?污水?!赤裸裸的的漂綠行為,透過竊用“回收“一詞,偷換概念,騙倒了明報記者,幫管理公司宣傳,往他們臉上貼金,真的令人搖頭嘆息。

在拆穿這個“回收”騙局後,我們四出搜尋回收廚餘的辦法。曾經參加過嘉道理農場的蚯蚓堆肥試驗計劃,拿了一箱蚯蚓回家養,以廚餘餵之。效果並不好,嘉道理農場後來亦宣佈試驗計劃不成功。過了不久,環保組織綠領行動從澳洲引入Bokashi廚餘回收系統,我們姑且買了一套試用。所謂的系統,其實是塑膠桶兩個,一個套住另外一個。裡面的桶盛載廚餘,底部有十來個小孔,廚餘漏出的汁液就由外面那個桶接住。 在網上看見Bokashi有新設計,桶的下方有水龍頭,那就更容易取出廚餘汁了。

使用程序簡單,每天將廚餘放入桶內,再灑上有效微生物群(Effective Microorganisms)一兩茶匙,然後把桶蓋重新蓋上。桶的外面有貼紙提示甚麼可以放入桶內:剩食、水果和蔬菜皮、咖啡渣、舊茶包、魚或肉(生熟均可);甚麼不可以放入桶內:牛奶、湯、果汁、食物包裝。我們平均每星期在家煮飯五次,大約兩星期就把廚餘桶填滿了。每次把桶蓋打開都會聞到一股酸味(有效微生物群好像將廚餘腌製成酸菜),不太好聞,但可以忍受。廚餘桶裝滿以後,倒出的汁液可以稀釋後用來淋花,可是那桶“酸菜”怎樣處理呢?Bokashi 的官方網頁示範如何在後花園挖一個洞然後將“酸菜”掩埋。但試問在香港有多少人家裡有後花園呢? 幸好當時我們在天台用舊發泡膠盒種菜,可以將“酸菜”掩埋在舊發泡膠盒內。試過產量太多,天台菜場都吃不消,我們乾脆將酸菜帶到山邊,挖一個洞,將之埋掉(會否被檢控非法扔垃圾?!)用水清洗廚餘桶後又可再次使用。

假如你有地方埋掉這些“酸菜”的話,這套Bokashi系統確實能令你的家居變得更環保。除了能減少更換垃圾袋的次數,少送一些有機物質去堆填區亦有助堆填區減少排放沼氣(比二氧化碳二十倍的溫室氣體),亦有助延長堆填區的壽命。

Boksashi系統不能製造出真正的堆肥(深黑色的,能直接加入泥土中以改善土質、增加泥土內的有機物質,同時可提供養分給植物生長)。大部分市民要自行處理那些“酸菜”恐怕也是有心無力。市面上有大型廚餘處理機,耗電將廚餘加熱並於短時間(一兩天)內轉化為堆肥。每部最少都要港幣幾萬元。另有剛才提到珀麗灣使用的所謂廚餘處理機,亦所費不菲,但一無是處。我們需要的是政府制定廢物(包括廚餘)源頭分類的政策。政府現在正就垃圾收費是否可行進行公眾咨詢。我們鼓勵大家踴躍向政府提出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