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gogreenhk.files.wordpress.com/2013/07/golf6.jpg

香港政府的東北發展計劃遇到受影響的村民和關心香港農業發展的市民強烈反對。他們提出反建議:與其逼走數以千計的村民和摧毀無數的農地以換來167公頃住屋用地,倒不如直接收回佔地達170公頃的香港高爾夫球會來蓋樓。高爾夫球場的存在價值在哪裡?它真正的成本我們有否細心想過?

高爾夫球場的存在價值

為了要保住香港高爾夫球會的用地,令香港的所有納稅人繼續資助這些少數的尊貴會員打球,球會會員紛紛發言,提醒大家高爾夫球場的存在價值:

一邊打高爾夫,一邊談生意?

南華早報最近有一篇報道引述一位香港高爾夫球會的代表聲稱,高爾夫球在香港這個國際商業中心起了重要的作用(意指很多大生意在高爾夫球場上談妥)。沒聽說過有學術研究將高爾夫球和經濟發展拉上關係,如果高爾夫球對做生意真的有那麼大幫助的話,蘇格蘭和泰國早就應該成為了商業強國。

奧運會項目,冇咗佢唔得?

香港高爾夫球總會會長聲稱,假若利用位於粉嶺佔地達170公頃的高爾夫球場來蓋樓,將會打擊這項重新被列爲奧運比賽項目的運動的發展。其實呢。。。滑大雪橇比賽都是奧運比賽項目來的,其在香港的發展也因為缺乏場地而裹足不前。或許我們也應該預留一些公共資源和土地來發展這種運動?

富人喜歡打高爾夫球 

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成員劉炳章表示,高爾夫球場的用地應該與其他私人會所的用地一同被檢視, “但我們需要討論和明白這對社會帶來的影響,因為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有很多富人和外國人可能喜歡打高爾夫球。” 富人也喜歡乘坐私人飛機,或許我們也應該資助他們,為他們蓋一條專用的飛機跑道?

成本 

農藥的使用

根據紐約州司法部的報告指出,紐約州的高爾夫球場每年使用50,000磅農藥,以每公頃土地使用多少磅農藥計算,這相等於一般非有機農場農藥使用量的四至七倍。化學農藥和肥料滲入泥土,污染地下水,進而危害人類和其他動物。

諷刺的是,當不少高爾夫球慈善活動為癌症研究籌款的同時,有證據顯示高爾夫球場上的工作人員因為長期暴露於高濃度的致癌除草劑和殺菌劑中,患上淋巴瘤、腦癌、結腸直腸癌和前列腺癌的機會皆比常人高。治療這些患癌工作人員的醫療費用當然由納稅人承擔。

耗費水資源 

環保教育組織Audubon International 估計在美國平均每個高爾夫球場每天耗水 312,000 加侖, 兩天的耗水量就足夠注滿一個奧運標準游泳池。全球的高爾夫球場加起來每天耗水 25 億加侖, 以聯合國訂立的最低用水量計算,足以養活47億人。諷刺的是,現時全球有11億活在發展中國家的人缺乏足夠生活用水,26億人缺乏公共衛生設施。

扼殺生態多樣化 

在亞熱帶地方建高爾夫球場,先把樹木砍掉,再將其他天然植被鏟除,然後才能種植非本土的草。單一栽培兼噴曬農藥的惡果是,在高爾夫球場上,你不會看見青蛙、蜻蜓、蝴蝶、蝸牛或雀鳥。自然生態被摧毀,為的是在香港複製蘇格蘭的地貌。

空間的使用 

香港高爾夫球會佔地 170 公頃 (1 公頃等於 107,639 平方尺),有三個18洞的高爾夫球場。全場“爆滿”的話,可以同時容納216個球手。即每一個球手獨佔 84,715平方尺的空間。與之相比,一個合乎國際標準的足球場佔地 86,400 平方尺,一場足球比賽有22個球員落場。即每位高爾夫球手比每位足球員佔用多22倍的土地。

政府慷納稅人之概,以象徵式租金將大片土地租給香港高爾夫球會, 球會卻只開放給腰纏萬貫的會員獨享。大部份的運動鼓勵社會不同階層的人一同參與,消除隔閡;高爾夫球卻凸顯並加劇了香港社會的貧富差距。

高爾夫球場的成本與效益已經一一列出,還請諸君自行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