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354阿嫲30多年前找裁縫縫製了一套黑膠綢衫褲。她很喜歡,常常穿著,並不厭其煩地重複告訴我穿黑膠綢衣服時切忌食西瓜,因為西瓜汁會令黑膠綢掉顏色。 4年前,阿嫲病逝,姑姐整理阿嫲遺物時找到這套衫褲,知道我也喜歡,就轉贈了給我。執二手穿了這套阿嫲衫褲近4年,但最近半年已經不敢再穿。因為舊衣經不 起30多年來的洗滌,已經瀕臨分解。

在上環的舊裁縫店重做舊衣

同事知道我想找裁縫複製這件舊衣,帶我到中環伊利近街文興女服。舊樓樓梯底的一間小店,門口有一小小玻璃櫥窗,展示《花樣年華》時代的女服一套。店內傳出竹戰聲,店主老裁縫正忙於跟街坊攻打四方城。我道明來意,老裁縫說可以幫我複製衣服,着我去買布料。黑膠綢再也找不到,只能在西港城買到以現代工藝製造、貌似黑膠綢,但比黑膠綢柔軟的香雲紗。 過了幾個星期,帶着布料和阿嫲的舊衣重臨文興女服,老裁縫又在攻打四方城。我提議先付訂金,不料老裁縫的麻將腳提出異議,說最好等衣服做好了才付費,否則老裁縫不一會就把訂金在麻將枱上輸光。聽着麻將腳的調侃,老裁縫也不生氣,只是微笑不語,即係贊同他的建議。 上個星期,收到老裁縫的電話,告知衣服已經縫製好,着我去取。到達,又見麻將一枱。老裁縫自豪地向我展示他的製成品,不用衣車,一針一線都是人手縫 製。我正在稱讚老裁縫工藝了得,剛下樓梯的途人甲插嘴:「這種工藝,老師傅不在以後就會失傳了……」老裁縫脾氣確實好,仍然是微笑不語。反而是麻將腳沉不 住氣,抗議道:「講埋啲咁嘅嘢!老師傅不知幾精神爽利!」手工錢才600大元,抵到想喊。很感謝老裁縫為我複製阿嫲的衣裳,我得以繼續穿舊(款)衣,念故 人。 9月伊始的周末,陪同媽媽參加由長春社文化古蹟資源中心舉辦、由靳青青師傅任教的「代代相傳羅衣祺縫工作坊」。我深知自己笨手笨腳,故將剪裁縫各項工序都推給媽媽完成。然而,老師課堂中的一句話,「做人跟做衫一樣,要道取中正,要有胸襟」,令我想起了文興女服的老裁縫。

速食時裝 滅傳統工藝

現代的時裝產業,特別是近年大行其道的「速食時裝」,為了鼓勵顧客緊貼潮流、多買快掉,產品往往只能穿一季,我就親眼在某著名「速食時裝」連鎖店裏 見過衣服還掛在貨架上就已經出現毛粒的奇景。追捧這些「速食時裝」,未必會為你贏得緊貼潮流的美譽,卻肯定令你輸掉欣賞工藝傳承、細味社區人情的眼界。 原刊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