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70100_10152258648402130_374030733137995152_n 前兩天下班後都走上中環街頭,感染一下佔領中環的氣氛。之前聽好朋友說佔領旺角那邊剛開始時有點危險,疑似有人想搗亂。昨晚(十月一日)我終於自己走上旺角街頭,兩個小時的經歷,令我畢生難忘。 去旺角,主要因為環保朋友Angus 在那裏發起環保添水行動。有感連日來各區的佔領行動消耗大量膠樽水,令在場負責搬運物資和進行環保回收的朋友疲於奔命 , Angus 找來四點五公升膠樽水吉樽十來個,率領各位義工去花園街市政大樓內的飲水機斟水,然後折返集會現場為市民添水。 來到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的十字路口,看到十多輛汽車堵在路上,超現實。路中心有一大帳篷,正在進行每人兩分鐘的演說。我立即過去排隊,幸好趕及在晚上十點大揚聲器關掉前發言。排隊時有擔心市民的反應,因為我將要說的不是政改,而是膠樽水。拿起支咪,先來自我介紹一下「大家好,我土生土長,是來自石硤尾南山村的街坊」, 心就定下來了。演說的內容很簡單,眼看很多有心人捐來很多膠樽水,大家都在喝。但請不要忘記,我們每天將兩百萬個膠樽掉落堆填區,堆填區快滿了,政府說要擴建,但這是屯門、將軍澳和打鼓嶺的街坊都不願接受的。所以懇請大家到對面帳篷的大水樽斟水。說完,不單沒有噓聲,還有不少掌聲鼓勵。 之後就跟隨Angus 與其他義工於人群中遊走,為需要添水的市民斟水。有不少市民舉手要求添飲,我們和要求添飲的市民互相道謝,互相說加油。不一會,各義工手中的大水樽都空了,我們又去花園街市政大樓內的飲水機斟水。斟水需時,和另外一位義工聊起來,Martin 染了一撮金髮,臂上有紋身,從事貨運業,一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十二小時,連日來都是下班就過來幫忙。之後又跟另外一位義工阿華聊起來,阿華經營維修打印機的生意,以前從來沒有參加過任何遊行,因為覺得沒用,浪費時間。九月二十八日那天是他的生日,他還和朋友去了海洋公園遊玩呢。回家看見新聞報道警察向手無寸鐵的示威市民投擲催淚彈和噴胡椒噴霧,激發他走上街頭抗爭。 將滿滿的大水樽運回到補給站後,我站在那裏進行以下任務:在十張紙上寫上「飲用水添加,環保 」,再逐一將之貼在每一個大水樽上。在我的身後,有另一位染了金髮的少年,默默地拿著吸水地拖,將地上的積水吸走,注入地拖桶內。 這一夜的旺角,不但不危險,而且異常可愛,十分美麗。無論這場運動的結果是怎樣,眾多的良知已然被喚醒,香港從此變得不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