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052

最近在面書上看到一部很有意思的短片(片長2分50秒)。 場景是印度的一家餐廳,有食客三數名,老闆則站在收銀台後。有一顧客走進餐廳,在另一位正在進食的顧客身旁坐下。侍應問他要點些什麼吃的,他請侍應先給他 一杯水。不一會,旁邊的食客起身離座,盤中的咖喱飯卻還剩下了一半。飲水男看著這半盤剩食, 猶豫了幾秒,然後便將盤子拉到自己面前開始進食。此破格舉動顯然帶來其他食客和老闆的白眼,可飲水男並沒有理會。吃完,離座往洗手,然後,飲水男走到收銀 台前,打開錢包,拿出鈔票放入收銀台上的慈善捐款箱。短片末段出現以下信息:全球每日有9億3千6百萬人正在挨餓,每天有兩萬多人餓死。

雖然我自問沒有飲水男的勇氣去食別人盤中的剩食, 這部短片對我還是很有共鳴。因為,人棄我取, 在衣食住行的這個「衣」字上,我總算做到,並一直樂在其中。

「有沒有已經穿厭了的衣服捐給我?」

2010年某天,心血來潮,忽發奇想在MSN messenger 上自己的名字後面加了這句話。有朋友立即問我是不是在開玩笑,我回答表明自己絕對認真。這位朋友不久後就慷慨地送上裝滿了一個大旅行箱的二手衣物。不能稱 之為舊衫,因為有一些衣服可是連價錢牌都還沒有剪掉的,另外一些看來則只是洗滌過幾次。自此之後,除了內衣褲和襪子之外,這四年多以來,我幾乎沒有買過任 何一手衣服(前文提到的訂造黑膠綢上衣是少數的例外情況)。

活了幾十年,性格喜好基本上已經定型。所以從前買衣服,來來去去都是那幾個款式和幾個顏色,一字記之曰:悶。現在可不同了,每一次收到朋友的捐贈都帶來一次驚喜。逐件試穿,嘗試新的形象,新的色彩。

除了接收朋友不要的衣物外,有時候我也會光顧二手服裝店。中環怡和大廈地庫的樂施商店地 點優越,由義工管理,經營得既隨意又寫意。由於坐落金融商業區,亦就近半山和山頂的富人住宅區,收回來的二手衣物質量相對比較高,偶爾會在店內看見貌似設 計師的型人在尋寶。 與之相比,由聖雅各福群會成立的二手服裝社企GREEN LADIES 就正規得多。雖然地點稍嫌不便,店裡的陳設卻跟坊間一般獨立經營的服裝店無異。鞋子以尺碼分類放在地上,方便顧客選購。手袋飾物自成一角,亦見心思。最實 際的是設有試身室,合穿與否,試過才知道。 GREEN LADIES 設有寄賣服務,七三分賬。不在乎那一點錢的,亦可以直接捐贈衣物給GREEN LADIES 出售。

照片中的中式絲質上衣就是我最近在樂施商店覓得的心頭好,盛惠250大元。

原刊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