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0150306_195350幾天前,一位購買了Keurig K-Cup膠囊咖啡機(圖)的朋友在面書上與我分享了一則有關此品牌咖啡膠囊如何不環保之新聞。

新聞報道說,這款咖啡機在美國大受歡迎,平均每3個家庭中就有一個家庭擁有類似的膠囊咖啡機。可是,這些膠囊即用即棄,不能回收,去年被送往堆填區的K-Cup的數量就多到可以圍繞地球足足12圈,就連K-Cup膠囊的發明人也對自己發明了這不環保的產品表示後悔。

今天剛巧約了這位朋友吃午飯,因此有機會聽她娓娓道來她和咖啡機的故事。當初想到要買這部咖啡機,不外乎因為方便省時,並且價錢不貴,咖啡機賣港幣800多 元,冲製一杯咖啡需要使用兩個膠囊,一個裝着咖啡粉,另一個裝着奶粉,每天飲一杯花費港幣8元。每天棄置兩個膠囊,日積月累,一個月就是60個。朋友對此開始感到內疚,上網尋求減廢辦法。發現有網民拍片示範如何重用膠囊:重新放入咖啡粉,另備錫紙蓋上,並用橡筋箍實。這樣做,既能省錢,又可減廢,可是卻費時兼不便,所以朋友並沒有仿效。

正在實行的折衷辦法是不用裝奶粉的那個膠囊,改為另放奶粉落杯底,咖啡冲落杯時將奶粉溶掉,並沒有影響到咖啡機製造泡沫的效果。

朋友並告知她身邊有不少愛喝咖啡的朋友,差不多人人家裏都有一部類似的膠囊咖啡機。我問這些人當中可有如你一樣對每天製造兩個膠囊垃圾感到內疚、並尋求減廢方案的有心人,朋友回答:一個也沒有。

一己之方便往往是環保的最大敵人。上個月,應朋友之邀請,於下班後從中環趕去土瓜灣為一個電台節目錄音,節目的主題為環保減廢。已經快到晚上8點,人還在塞 巴士途中,飢腸轆轆,收到朋友的短訊,好意問需不需要代我叫外賣。我心想:一邊捧着個發泡膠飯盒開餐,一邊同大家分享環保減廢的心得,這個場景也太荒誕了 吧。朋友應該不知道,其實我戒吃發泡膠飯盒已經多年。透過短訊婉拒朋友的好意幫忙後,剛好到站,落巴士,跑入一家麵包店,徒手拿起一個麵包,邊付款邊啃 包。熱食呢?那要等到錄音結束後才到街頭小店裏面吃。

肚餓啃個凍麵包,好受麼?才不,但做人要言行合一嘛。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