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gin-Australia-Branson1

上周提到,英國航空業巨子布蘭森(Richard Branson)9年前承諾於其後10年捐出30億美元發展生物柴油取代石油和天然氣,並同時推動開發其他能對抗氣候變暖的技術。9年晃眼已過,究竟布蘭 森有沒有守諾捐出30億美元?沒有。直至2013年,布蘭森投放於研發潔淨能源的資金僅約為2億3000萬美元,少於承諾金額的十分之一。起初,他投資了1億3000萬美元研發玉米燃料乙醇。但種玉米取乙醇作為燃料令種植食物的耕地減少,有份導致世界糧食價格於2007至2009年間暴漲。同時,頁岩油與頁岩氣的開發亦令生物燃料的研發失去經濟誘因。經濟誘因沒有了,如果還期望布蘭森這精明商家增加投資的話,根本就是癡心妄想。9年已過 捐款遠低於承諾金額

被問及為什麼捐款遠低於承諾金額時,布蘭森呻窮,說是因為其航空業務的盈利表現欠佳。就在承諾捐出巨款之後的第二年,即2007年,布蘭森創立維珍美國航空公司,專營美國國內航線。在短短6年間,由每日40個航班往返5個目的地,迅速增長至每日177個航班往返23個目的地。除了維珍美國,還有維珍澳洲和於2013年成立的英國國內航空公司Little Red,這些維珍旗下的航空公司都以超便宜機票作招徠,不單搶奪了原有航空公司的乘客,而且鼓勵更多人以這種最高碳排放的交通工具出遊。割喉式的競爭導致航空公司虧損達數億美元,沒錢賺了,就無法捐助發展生物柴油取代石油和天然氣了。

聽起來好像是情有可原,但想深一層,沒錢賺的生意怎麼還會愈做愈大?原來布蘭森透過品牌許可,向這些航空公司收取巨額許可費,所以錢是有人賺了,但並不顯示在這些航空公司的數簿上。布蘭森的個人財富由2006年的28億美元,增加至2014年的51億美元。

噢!別忘了布蘭森還說過要推動開發其他能對抗氣候變暖的技術呢!2007年,布蘭森懸紅2500萬美元給成功發明從大氣中抽出二氧化碳技術的科學家。 轉眼間,8年又過去了,成功發明當然還未有,有潛力的研究倒是有好幾個。假若他日發明成功了會怎樣應用呢?布蘭森的「永續發展」顧問Alan Knight先生表示,若發明成功,從大氣中抽出的二氧化碳可以被注入油礦的岩縫內,以助開採出更多的石油(這位顧問先生的其他客戶恰巧還包括了蜆殼石油和挪威國家石油公司)。原本令人期待的、號稱能對抗氣候變暖的技術,竟化身成為加劇氣候變暖的幫兇。

由於篇幅所限,故事只能說到這裏。我衷心希望這個故事能啟發提出以下疑問的朋友能重新思考這個問題的答案。「科技的進步不是就能解決氣候變暖帶來的一切問題嗎?」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