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72889_595123973922920_5905778861749124079_o

臉書前幾天跟我開了一個玩笑,在我登入時彈出了一張當年今日的照片。照片攝於4年前的春天,當時我在台灣旅遊,在台北某捷運站內看見一台飲水機,喜出望外,立即拍照留念,上傳至臉書與朋友分享,並留言說港鐵也應該在站內裝設飲水機。

柯市長矢言殲滅瓶裝水 香港呢?

4年過去,台北換了新的市長,上任才數個月的柯文哲3月底在臉書明言:「我非常反對瓶裝水,因此台北市政府內看不到任何塑膠杯水,一律使用玻璃杯或環保杯。為推廣環保及減少塑膠的使用,要先讓台北市處處都可以喝到安 全的水,瓶裝水就會慢慢消失。市府辦理各項節慶或大型活動,也會提供行動式直飲台的服務,提供市民安全的飲用水,邁向環保、節能的雙重目標。」隨文附送市長示範用飲水機喝水的玉照一張(圖)。

香港呢?4年過去,新的地鐵站又多了幾個,港人望穿秋水,終於等到地鐵站增設洗手間。那飲水機呢?還沒有。為什麼呢?是有什麼技術上的困難嗎?洗手間都有了,證明地鐵站內既有自來水供應,又有去水位,為什麼就不能效法香港國際機場般,在每個洗手間外不遠處裝設飲水機?

事實擺在眼前,港鐵不為也,非不能也。不為,因為裝設飲水機與其身為上市公司追求盈利最大化的目標相違背。自從港鐵上市以來,這十幾年間,將每個港鐵車站都 改裝成商場似的,港鐵出租這些店鋪所得的租金收入不菲。明明入閘後嚴禁飲食,可是無論閘內閘外卻都開滿了出售瓶裝水或其他瓶裝飲品的商店。除了連鎖便利店和藥房將大量的瓶裝水放在門前熱賣之外,更有專門出售瓶裝涼茶和果汁的專賣店。如果港鐵在車站內裝設飲水機,為乘客提供這個環保的選擇,則購買瓶裝水或其他飲品的乘客必然會減少。瓶裝水或其他飲品的銷量下降,商店的營業額和收入亦隨之然會下降。商戶會因此為要求港鐵減租,這意味着港鐵的租金收入會減少。所以,在商言商,飲水機裝不得。

政府這邊減廢 那邊噤聲

但港鐵真的只應該在商言商嗎?雖然早在十多年前部分私有化上市,香港特區政府仍然持有港鐵百分之七十六的股權。作為港鐵的最大股東,特區政府有權指示港鐵積極配合特區政府的源頭減廢政策。

根據環保署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2013年的統計數字」,香港人每天製造129噸聚酯纖維塑膠瓶(PET瓶)垃圾。以一個空膠樽重約50克計算,這相等於200多萬支膠樽裝飲品。

為了認真推動源頭減廢,特區政府應該善用其為港鐵最大股東的身分,促使港鐵在車站內裝設飲水機,以減少市民對膠樽裝飲品的依賴。否則,無論多大的堆填區和再先進的垃圾焚化爐也無法應付我們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製造出來的、成千上萬噸的塑膠垃圾。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