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網上熱播短片《月入3萬的香港人》,故事講述年輕男主角原本快樂地過着偽中產的生活,其後卻因結婚買樓而掉進水深火熱當中,最後在妻子告知懷孕消失時崩潰,神經失常收場。短片主要的控訴對象為香港已然瘋癲的高樓價,大部分觀眾對此很有同感。有趣的是,片中出現象徵偽中產生活的種種消費行為卻被當作是理所當然 。

名利標籤硬過糞坑石頭

男主角月入只有3萬港元,但卻要用5000大元供車會揸寶馬,還憤憤不平地抱怨為什麼自己買不起奧迪、瑪莎拉蒂或林寶堅尼。為什麼要揸名貴房車?因為鋪天蓋地的廣告不停向你傳遞同一個信息: 擁有這些名車就代表你是青年才俊、有錢、有身分、有地位、有品味,總之就是高人一等。當社會上的大多數人都被這些廣告洗腦,開着寶馬招搖過市就會達到片中顯示的效果:一、令放工後乘搭巴士或地鐵回家的同事自慚形穢; 二、令初次約會的異性朋友對你另眼相看。因此,就算要動用月薪的六分之一去供車會都在所不惜。

短片開頭(第22秒)出現的名表又是另一經典例子,受人追捧的理由大致同上。最近,蘋果公司推出新產品蘋果手表,不同的款式售價各異,由最便宜的349美元到最貴的17,000美元都有。網上有評論認為蘋果手表的出現可能對固有中高檔手表製造商造成威脅,對此預測,瑞士名表Audemars Piguet博物館的館長Sebastian Vivas 先生作出以下回應:「我們不怕,我們只是在微笑。」他們真正怕的是什麼?怕終有一天「男士們普遍接受他們也可以將沒有計時功能的寶石首飾佩戴在身上」。

根據大英博物館的一個研究發現,原來這一天曾經確切存在過。由亨利八世登位的1509年起直至詹姆斯一世駕崩的1625年這100多年間,男士們曾經如女士們一樣穿戴各式各樣的珠寶首飾,以炫耀他們的財富與身分。只是後來,因為社會風氣的改變, 男士只可佩戴實用性的配飾,如袖扣和領帶夾。直至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參戰的海軍和陸軍士兵們開始流行佩戴手表,從此手表逐漸演變成今天男士們夢寐以求的財富與品味的象徵。

象徵隨時地 有朝膠表成高貴

Vivas 先生的回應顯示名表製造商怕的不是科技的日新月異,而是社會價值觀可能的改變。如果有一天富有的男士們突然決定他們也可以和名媛闊太們一樣穿戴各式各樣的珠寶首飾,他們就不會像從前一樣把錢都花在購買瑞士名表了。又或者,如果有一天大家都仿效李嘉誠戴星晨錶(圖)、仿效高盛的CEO Lloyd Blankfein、百仕通集團的CEO Steve Schwarzman、英國對冲基金風雲人物Chris Hohn、聯博資產管理的 CEO Peter Kraus、英國前首相貝利亞、法國總統奥朗德、美國前總統克林頓等舉世知名的成功人士佩戴塑膠手表的話,包括Audemars Piguet在內的名表製造商就大禍臨頭了。 為了防止社會價值觀的改變,名車與名表的製造商需要不停賣廣告,並邀請公認的成功或知名人士擔任品牌的代言人,以鞏固其品牌是財富、身分與品味象徵這一形象。《月入3萬的香港人》短片將追求這些名車名表視作理所當然,證明這些奢侈品的廣告攻勢到目前為止還是非常成功。

將香港人逼瘋的,不止是屢創新高的樓價,還有鼓勵「人比人,比死人」的消費主義。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