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867閱報得知政府將就飲品玻璃樽徵費立法,預料最快明年落實執行,這實在是令人高興的消息。雖然玻璃樽可以回收再用或循環再造,可是我們卻將這些可以再用或循環 再造的玻璃樽當作垃圾。香港每日棄置於堆填區的飲品玻璃樽竟多達166公噸。究其原因,一言以蔽之,是因為現時玻璃樽飲品的生產商(或進口商)並不需要負 其應負的生產者責任。

恢復「按樽」制度

先說回收再用,舊日香港流行「按樽」制 度,消費者購買玻璃樽樽裝飲品時支付的款項既代表了飲品的售價,亦包含了「租用」玻璃樽的「按金」。顧客將飲品的空樽帶回給零售商時,就可取回玻璃樽的 「按金」。時至今日,隨著紙包裝和膠樽裝飲品的盛行,玻璃樽裝飲品的「按樽」制度已然式微,還在這樣做的就只剩下可口可樂公司旗下的玻璃樽裝汽水和幾個本 地鮮奶品牌售賣的玻璃樽裝牛奶。維他奶公司雖然每年冬天仍在大賣其牽動香港人懷舊情懷的玻璃樽裝熱維他奶,但該公司其實於多年前就已經取消了維他奶的「按樽」制度,估計是因為對該公司而言,回收玻璃樽再用的成本比每次都使用新玻璃樽為高。

再說循環再造,雖然玻璃樽被打碎後 能取代河沙和其他天然資源,應用於各種建築物料、混凝土或作鋪設路面之用,可是由於垃圾收費還未立法實施,對商戶而言,將玻璃樽當作垃圾扔到附近的垃圾收集站不花錢,將玻璃樽送到工廠打碎並製成地磚的車費卻很貴。這解釋了為什麼香港現時的玻璃樽回收率仍然偏低(僅約為百分之十)。

提高玻璃樽回收率

為了進一步提高玻璃樽回收率,政府一方面既要推出各項行政措施來鼓勵和協助市民和商戶回收玻璃樽,另一方面亦須促進和資助玻璃樽循環再造業的發展。上述各項 任務都得花錢,而從售賣這些玻璃樽裝飲品獲利的生產商或進口商理應負責承擔這些開支。因此我絕對贊同就飲品玻璃樽徵費立法,並參考外國同類徵費水平,向玻璃樽飲品生產商或進口商徵費(以玻璃樽的容量計算,每公升徵收一元)。另,上文提到的仍然實行「按樽」制度回收玻璃樽重用的生產商將可申請豁免徵費。假如 維他奶公司明年仍然想在冬天大賣玻璃樽裝熱維他奶來牟利而不需繳費,請負作為生產者的責任,恢復「按樽」制度,將維他奶玻璃樽回收洗淨消毒後重用。

最後,在稱讚和恭喜環境局成功促使就飲品玻璃樽徵費立法的同時,我懇請環境局盡快開展就飲品膠樽徵費立法的準備工作。因為,香港每日棄置於堆填區的PET膠樽亦多達129公噸(以一個空膠樽重約50克計算,這相等於超過200萬個膠樽)。雖然被棄置膠樽的總重量不如被棄置的玻璃樽,但由於膠樽難以被完全壓 平,因此佔用更多堆填區的空間。同時,膠樽裝飲品的本地銷售額每年高達20億港元,這些賺到盤滿砵滿的膠樽裝飲品的生產商理應負其一直應該負的生產者責任,為提高膠樽回收率埋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