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 pollution執筆之日,正值颱風蘇迪羅逼近,受其外圍的下沉氣流影響,香港15個區觀測站的空氣質素健康指數「爆錶」,達10級或以上,健康風險屬於「甚高」到「嚴重」。望着窗外朦朧的霧霾,聽着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時段:綠色香港——大城市的環保生活》的第二集講空氣污染,煞是應景。 受訪者是於香港科技大學從事研究工作的大氣化學家Misha Schurman-Boehm博士。

博士一開腔就將在香港呼吸形容為「幾得人驚」,點解? 就以微細懸浮粒子PM2.5為例:這種體積小得連鼻毛也擋不住、吸入體內能直達肺部血管的污染物,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其24小時平均濃度不應超出 25微克/立方米。香港科技大學前年8月開始在一輛電車安裝空氣質素監測儀,用一年時間收集電車沿線PM濃度,結果發現在上環西港城至中環畢打街一段德輔 道中錄到的污染濃度,較環保署中環監測站數據高三成至近六成不等。而且,中環及銅鑼灣每年有接近280日次PM2.5 24小時平均濃度超出上述世界衛生組織建議標準。因此,如果閣下和我一樣經常在中環或銅鑼灣出沒,走在路上,我們都已經化身為人肉吸塵機。吸塵機內的吸塵袋滿了可以更換,可憐我們的肺髒了卻不能更換。

旺角空氣污染 一成來自煮肉

至於香港空氣污染的來源,博士說本地和珠三角其他地區大約各佔百分之五十。其中,來自本地的空氣污染源頭,除了大家耳熟能詳的發電廠排放和車船燃燒汽油以外,竟然還 包括大家意想不到這一項:原來肉食在煎炒煮炸過程當中,會釋放出大量懸浮粒子污染空氣。偏偏香港人愛吃肉,香港人均肉食消耗量冠絕全球。因此,博士曾在餐廳林立的旺角量度空氣內的污染物,發現由煮肉產生的空氣污染物竟能佔上整體污染物的百分之十。原來食肉獸不但殺死了珊瑚,而且自己也被煮肉排放出來的污染物熏壞。

講到解決空氣污染的方案,我同意受訪者的意見: 我們既要鼓勵大眾市民價值觀念、消費模式和生活習慣的改變,亦同時需要從倡議政策和推動立法監管入手,齊來為藍天白雲和自己的健康努力!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