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rian-migrant-child-Aylan-Kurdi-3-inspires-art-based-on-the-photo-of-him-lying-face-down-on-a-Turkish-beach

敘利亞的內戰在2011年爆發,至今已經持續了4年。內戰迫使過千萬的敘利亞人痛失家園,流離失所。起初,難民多數棲身於土耳其接壤敘利亞邊境的難民營內, 大家原以為待內戰結束就可以回家。可是,等了幾年,發現內戰結束無期,難民遂循水陸兩路進入歐洲,希望在那裏建立新家園。其中,3歲的Aylan與家人乘船偷渡往希臘失敗命喪愛琴海,伏屍沙灘的照片觸動了無數人的惻隱之心,使西方各國不得不正視敘利亞難民面對的困境,並伸出援手。

探究內戰爆發原因

我們關注難民的困境同時,更應該探究 內戰爆發的原因。剛剛在facebook上看見由台灣某媒體製作簡介敘利亞內戰的短片(已經有超過18萬人次觀看),片中只交代了內戰的導火線(某城市內的一位少年在學校牆上寫上革命口號後遭到逮捕和虐打,從而引發各地出現反政府的抗議和騷亂事件),卻未有提到引發內戰的原因。

相信有不少讀者會將內戰歸咎於阿薩德的獨裁統治。可是,阿薩德早在2000年已經繼承了同樣是獨裁者的父親的總統職位。平民要起義,為什麼要等到2011年呢?

根據科學期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在上周刊登的一份研究指出,敘利亞於2006至2009年間經歷其近代史上最嚴重的旱災,原因並非正常的氣候變化,而是源於人類燃燒化石能源時排放的大量二氧化碳導致的氣候變暖。氣候變暖令來自地中海帶着水氣的海風減弱,升高的氣溫亦同時令陸地上原有的水分蒸發得更快更多。連年旱災加上敘 利亞政府錯誤的農業和用水政策導致農作物失收,引發以百萬計的受災農民從農村湧向城市。內戰的導火線事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

唔關我事?

敘利亞難民的困境看似遙遠,難民湧向歐洲,又不是湧來香港,所以不少港人可能會認為「唔關我事」。但是敘利亞難民潮是否真的可歸類為「事不關己、己不勞心」 的事件?讓我提醒大家:越南是被公認為地球上其中一個最受氣候變暖影響的國家。湄公河三角洲、埃及的尼羅河三角洲和孟加拉的恆河三角洲並列為全球三大最受 海平面上升威脅的三角洲。根據越南政府在其網頁上引述的預測,到本世紀末,越南的海平面會比1980至1999年間的平均面上升75厘米至1米。若海平面 上升1米,百分之四十的湄公河三角洲將會被海水淹沒(包括胡志明市百分之20的土地),百分之十至十二的越南人口將直接受災。

大家還記得上一次越南人出走逃難時往哪處跑嗎?

(作者註:本文稿酬已經捐贈予Migrant Offshore Aid Station(MOAS)作搜索和拯救地中海船民之用)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