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ar bear

提到氣候變暖,相信不少讀者會立刻聯想到可憐的北極熊。近年來,由於氣候變暖導致北冰洋海冰面積日漸縮小,北極熊覓食愈見艱難。有的因此餓到瘦骨嶙峋,不似熊形;有的被飢餓逼得比虎狼更狠毒,把親兒吃掉。看見這些照片,大家都會對北極熊的苦况感到難過。但是傷感過後呢?想大家會繼續如常生活,北極熊的困境彷 彿只是我們觀看一齣悲劇裏面的一個場景,與現實世界毫無關連。

升溫0.85℃ 影響全球生態

氣候變暖,源於工業革命以來人類大量燃燒化石能源,產生二氧化碳,散放到大氣層中後,導致地球表面氣溫不斷上升。工業革命前的一萬年間,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一直維持在280 ppm的水平。到了1992年,《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簽署之時,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已經上升至350 ppm的水平。2015年春天,濃度進一步上升至400 ppm,並以每年2 ppm的速度繼續上升。

到目前為止,這些排放到大氣中的二氧 化碳已經令地球表面氣溫上升了攝氏0.85度。這看似無足輕重的0.85度升溫卻已經足以令差不多一半的北極永凍冰帽溶化,導致美洲西部數以百萬英畝的樹 木遭受與氣候暖化有關的蟲害侵食而枯萎,令南極洲西部主要的冰川開始解體。就算全球人類從明天開始停止所有的二氧化碳排放,地球表面氣溫還會再上升攝氏 0.5度才能達到「新的平衡」。

每年一度的聯合國氣候會議,歷時已有23年。1992年簽署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訂立了明確的目標 ﹕「穩定維持大氣中溫室氣體的濃度,使氣候系統適應氣候變化且不受到人為干擾,同時兼顧糧食生產與經濟發展。」但是因為已發展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對減排的目 標、時間表和彼此的責任意見分歧,所以公約並沒有訂明任何具體的減排目標或方案。

苦等了17年,2009年在哥本哈根舉行的聯合國氣候會議 結果再次讓人失望,具體的減排目標和方案仍然是付之闕如,而當時已「榮登」二氧化碳排放量首位的中國更繼續置身事外。哥本哈根協議只能軟弱無力地呼籲「如 要避免危險的人為的氣候改變,應致力將升溫幅度維持在攝氏2度以下。」

聯合國將於今年底在巴黎舉行新一輪的氣候會議,此次會議可否為處於危急存亡關頭的人類文明帶來曙光?下周再談。

原文刊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