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 2015-11-29 22.52.10

上週初看電視新聞報道廉價航空公司如何以22元一張飛機票作招徠。廉航公司的外籍總裁受訪時雙眼睜得大大、一臉亢奮地告訴記者:人們奔走相告有關平價飛機票優惠的信息,航空公司因而獲得的宣傳效果比花錢賣廣告有效得多。的確,廉價航空公司近年來在香港的發展愈蓬勃,廉價機票便更能吸引港人頻密乘搭飛機出外旅 遊,是個「互補」的循環。前幾個月甚至有媒體刊登「旅遊達人」教大家即日來回東京的遊玩攻略。 

從廉航熱潮看減排現實

乘搭飛機當然要去機場,越多人乘搭飛機,機場的使用量便會有增無減,這樣我們就給了政府一個口實去開展繼高鐵、港珠澳大橋以外的另一個大白象工程:第三條跑道。同樣是上周的新聞報道,機管局於11月26日向立法會提交文件交代 第三條跑道超支詳情,其中填海工程佔562億元,較原先增加200億元。而在8年前落成、以28億元興建的二號客運大樓,就預算花多5倍金額,約165億元擴建。

亦在同時,國際新聞報道了聯合國本周在巴黎舉行新一輪氣候會議的消息。 可是,正如我上月已在此專欄提到,即使中美兩國和其他提交了INDC的國家都成功達到他們為自己定下的目標,全球減排的幅度和速度仍然不足以將地球的升溫 幅度維持在攝氏2度以下。預計地球會在未來的數十年內超越這條升溫攝氏2度的警戒線。 回頭看香港,全民奔走相告搶購平機票頻頻出遊,難怪據機場管理局說,第三條跑道落成後不久又會飽和了。難道我們要討論興建第四、五、六條跑道?抑或乾脆開始籌備興建香港第二個機場?減排?不用再說了。

永續生活不能只說不做

在觀看這些新聞報道的同時, 有一位在大學修讀新聞的同學找我做訪問,談永續。我問這位同學有沒有試用過WWF的碳排放計算器計算自己今年的碳排放,冷不防同學「劈頭」一句便批評這個計算器不切實際。我請同學解釋理由,她卻答不出來。我好奇問道:「你今年乘搭飛機幾次了?」她想了想,然後答道:「七次」。

訪問結束前,我籲請這位同學試用那個WWF 的碳排放計算器,簡化的將什麼電費、煤氣費、搭車搭船、每星期開多少次洗衣機等,通通寫上「零」好了,就只填上那七次飛機航程,先審視自己的碳足印,然後才去想怎麼寫這篇關於永續的訪問。

「上天收網的時刻大概不遠了」

放下電話,想起了林超英先生近日在facebook上的分享:「讓我們暫時把視野轉回全球大局:這個星期可能是我們此生最後一次見到400 ppm以下的大氣二氧化碳濃度。此後我們以及所有地球生物都要面對人類出現以來從未經驗過的新氣候,最高興的是細菌,因為大氣層會回復到二千萬年前的高二 氧化碳世界。可惜全球(包括香港)的高消費人群繼續醉生夢死,慾壑無窮而不知日子無多,部份還在想怎樣騙更多的人和賺更多的錢,上天收網的時刻大概不遠了。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