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158

荔枝窩位於沙頭角邊陲、香港地質公園範圍之內,是一條歷史悠久的客家圍村,村民世代以務農為生。後因本港農業日漸式微,加上圍村位處偏僻,交通不便,居民遂於上世紀60年代起遠赴英國或其他西歐國家謀生,圍村因此漸遭荒廢。中學年代初次到訪,於村外的籃球場紮營露宿,摸黑走到河中洗澡。圍村的破落與荒涼,令我既難過又難忘。

幾年前聽聞荔枝窩復耕的建議,轉眼間建議已經落實。由香港大學嘉道理研究所、香港鄉郊基金、綠田園基金、長春社,聯同荔枝窩村共同合作,「永續荔枝窩:鄉村社區營造計劃」已經於去年開展,招募有意移居荔枝窩過農村生活的人士,聯同回遷的村民重新開墾荒地,種植水 稻和菜蔬,一方面保護當地豐富的生態,同時在實驗新界鄉村的永續社區發展。喜聞支持本地農業和日常用品生產的「港嘢」行動舉辦冬日郊遊參觀荔枝窩的復耕計劃,立即報名參加。

開墾龐大 人手不足

周日早上在大埔墟火車站集合後乘車往烏蛟騰,再行兩個小時的山路到達荔枝窩村,到埗後 立即開餐,品嘗由「港嘢」團隊與村民合力炮製的、九成以上食材均來自本地農場(另加一條自附近水域捕獲的海魚)的客家菜午飯。飯後先有村民與大家分享荔枝 窩村的歷史,後有綠田園的代表導賞正在開墾的農地。一方面驚歎開墾規模之龐大,另一方面暗忖人手看來如此不足(綠田園的代表導賞時也明言現階段很需要大量 人手參與耕種),能否趕及在雨季來臨之前完成種植的工序?否則大雨一到,雨水冲刷着面積有數個足球場之巨已經翻土的空地,引發出的水土流失實在是不敢想像。

導賞完畢,起程再走兩個小時的山路前往鹿頸,途中經過數個落寞淒美的荒村。同荔枝窩一樣,這些村落位處於郊野公園範圍內的 「不包括土地」上。村民掛出黑底白字的橫額,控訴「規劃保育,等同充公」等字句,反映了村民對於本村發展因土地規劃受阻的憤怒。荔枝窩的鄉村社區營造計劃能否為這些村落起到示範作用?我衷心祝福,並拭目以待。

原文刊登於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