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195

十多年前曾經在灣仔工作過一段時間,上下班和午飯時間經常穿梭於連接莊士敦道和皇后大道東的幾條小街。春園街無論何時都人頭湧湧,因趕時間而不想「塞人」的話,我通常會取道利東街或廈門街。記憶中的利東街馬路兩旁多是專營喜帖設計和印刷的商店,唯獨有一間訂製恤衫的裁縫店。2004年的某一天,我走進裁縫店裏訂製了一件白恤衫,還記得小店裏有兩個人在工作,前面站着的那位先生負責為客人度身和選布料,後面的老先生則忙於操作縫紉機縫製恤衫。

穿了十多年的白恤衫

經過多年來的穿著和洗滌,白恤衫早已泛黃。因為很合身,所以我一直捨不得扔掉,直至最近發現恤衫領位的布料已然破爛,才終於接受我與這件白恤衫緣分已盡這個事實。看見恤衫的標籤上印有裁縫店的電話號碼,姑且試撥,幸好電話仍然能 打通,查明裁縫店還在,只是已經於多年前搬遷到附近的聯發街而已。闊別十多年後重臨裁縫店,得悉舊日負責縫紉的老先生已經辭世,現時所有縫紉工序皆由年紀已經不輕的店東負責。這一次,我訂製了兩件白恤衫。

離開裁縫店往港鐵站的途中,我順道參觀了經重建後的利東街(圖)。昔日的老舊唐樓已經被平方呎價超過三萬港元的「豪宅」取代。願意回歸利東街的喜帖印刷店少之又少,放眼所見的盡是中高檔的連鎖首飾店、服裝店、餐廳和餅店。重建後的利東街上我看見不少年輕人的身影……有的任職地產代理,焦躁不安地站在街道中間,等候還有勇氣於此時入市買樓的貴客大駕光臨;有的任職物業管理,身穿呢絨西裝、頭戴禮帽,恭謹地為進出「豪宅」的住客開門關門;有的任職售貨員,百無聊賴地站在門堪羅雀的商店裏等候當天的第一個顧客出現。

度身訂做抵不上批量生產

拿着恤衫回到中環,經過那家開業初期有赤裸上身俊男站在門口招徠、走進店內年輕洋化的售貨員會跟你說:「Yo! What’s up?」的國際連鎖服裝店的門口,我驀然驚覺,我度身訂做一件恤衫所需付出的價錢,並不足以在此連鎖服裝店購買一件批量生產的polo恤。

是時候讓手藝重新獲得它應得的尊重,是時候重整這個社會的價值觀。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令年輕人尋找到活着的意義。

原文於明報刊登

IMG_0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