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447

上周閱報得知有 109位諾貝爾獎得主聯署支持由1993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得主Richard J. Roberts及Phillip A. Sharp撰寫的公開信,要求綠色和平放棄其反對基因改造技術的立場,而綠色和平亦已經在短時間內回應。一時間有關基改食物的爭論又再熾熱起來。愚見認為 有建設性的討論必須建基於對討論的主題有一定的認識,沒有知識、理論和數據支持的立場講出來也只會貽笑大方。趁機在此先為各位讀者介紹一下基改食物的歷史,再於以後幾個星期探討一下基改食物的利弊與其他相關問題。

現代農業實行單一種植、加上噴灑殺蟲水和施用化肥,使之成為對環境造成最大損害的其中一項人類活動。我們依賴 常規化學耕種得來的低價糧食以養活不斷增加的全球人口(4a),同時承受其導致的災難性森林砍伐、水資源毒化和泥土流失的惡果。基因改造的農作物可以減低 害蟲對其造成的損害,亦能增加其營養含量,可能有助於減低現代農業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種植基改農作物同時能增加糧食產量以紓緩人口增長帶來的壓力,同時減低落後國家營養不良人口的比率。

過分渲染DNA威力?

一直以來大眾文化似乎過分渲染了DNA的威力。其實DNA並不是主宰我 們命運的確切藍圖,而是一座一望無際的圖書館,裏面滿載着描述我們身體怎樣運作的說明書。視乎環境因素,有些說明書被人翻開閱讀了,另外那些則仍然被束之 高閣。每個細胞的細胞核裏面都有這樣的一個圖書館。DNA的作用就是提供這些以密碼寫成的說明書以指導蛋白質工作。蛋白在細胞裏面擔任多個重要任務,科學 家可以切開DNA鏈並植入產自實驗室的密碼以改變細胞本身的功能。簡而言之,基因工程即是將基因密碼切開拼湊以達至改變細胞功能的效果。最困難之處在於推 斷某密碼可否引導蛋白產生符合預期的效果,而就算可以的話,這個密碼將會如何影響其他細胞突變。

第一種基改產品於1982年面世:把人的胰島素基因放進細菌中,成為基因改造細菌。細菌繁衍速度驚人,因而大量培養出基因改造人類胰島素。與此相比,植物細胞構造較為複雜,又有保護性的細胞壁, 因此要到達其細胞核更不容易。獨立科學家連同財力雄厚的農化公司首先透過一種細菌的幫助成功為植物細胞解鎖。這種細菌其實是一種病害,透過將其密碼注入植物的基因組內導致腫瘤的產生。科學家利用其可以接觸並改變植物DNA的能力,將其改裝為載有經改造的基因密碼。上述方法首先於培養皿上針對單一植物細胞進 行,慢慢進展為培植出一棵棵基改植物。究竟基改技術怎樣影響農作物的生產過程?下星期繼續為大家講解。

(基改食物系列一)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