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286

上週專欄提到, 一直以來基改技術的研究側重於研發能抵抗殺蟲藥或除草劑的農作物,令農夫可以噴灑化學品殺蟲或除草,又不會同時幹掉農作物。舉個例子,孟山都研發的名叫 「年年春」(英文名稱Roundup)的除草劑,因其高效廉價兼且毒性較低而舉世馳名;同時,孟山都又研發出能抵受「年年春」毒性的粟米和黃豆種子。農民 要噴「年年春」,就先得買能抵受「年年春」毒性的種子,造就了孟山都獨享的「雙贏」局面。

好用抵用往往就會發展成濫用,以往農夫只會於種植前使用除草劑,現在就可以邊種植作物邊噴灑「年年春」除草。 濫用「年年春」的結果是:不怕「年年春」的「超級野草」迅速出現。為了對付「超級野草」,農夫唯有噴灑毒性較高的除草劑,例如2,4-D(此為美軍於越戰 時使用、惡名昭彰的「橙劑」Agent Orange的「近親」產品)。可以預計,孟山都正在研發能同時抵受2,4-D和「年年春」的基改農作物。

技術要用得其所

上週介紹過的Bt基改農作物減低了農民噴灑Bt殺蟲劑的需要;上述的「年年春」和能抵受其毒性的基改農作物卻導致除草劑的使用量增加。結果,1996至 2011年間,美國本土除草劑的使用量增加了2.39億公斤,完全抵消了殺蟲劑使用的降幅。總體來說,美國本土噴灑於農地上的化學品在上述期間增長了 7%。因此,到目前為止,基改食品技術一方面為人類帶來了潛在未知的風險,另一方面卻未對環境帶來絲毫的益處。

儘管有上述的缺點和風險, 無可否認基改技術始終是當代農業最潔淨的嶄新工具之一。古語有云:「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基改技術無疑可以改進農作物育種的方法,帶來的結果是好是壞卻 完全取決於人類如何應用此技術。我認為基改技術不應用來研發能抵受更毒除草劑的種子、不應用來拯救這個與永續原則相違背的產業化的農業系統,而是應該用來改善第三世界賴以維生的主食農作物(例如木薯)對抗病蟲害的能力並增加其營養含量, 這樣才能達至造福人類的效果。以負責任的態度去利用基改技術,並與符合永續原則的有機耕種方法相配合,或許是現代農業應該選擇的一條出路。(基改食品系列終章)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