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編按:Go Green Hong Kong 榮幸獲得退休教育工作者王啓淞先生賜稿, 與讀者分享椰子油對腦部健康的益處。

++++++++++++++++++++++++++++++++++++++++++++

兩年前,我在公事上重遇一位朋友,她的二型糖尿病使她很煩惱。她不想服藥,不敢多吃含能量高的醣類食物,腦袋裡感覺有五里霧。我提議她不妨嘗試吃椰子油。

 

組成油脂的,主要是脂肪酸,椰子油的脂肪酸大部分是分子極短小的所謂“中鏈脂肪酸”,也含分子更短小的“短鏈脂肪酸”。它們的大小以納米計算,不用腸胃消化,容易吸收,更不需胰島素便可進入細胞(葡萄糖需要胰島素才可以進入細胞)。食油所供應的能量約醣類的雙倍,部分職業運動員用作快速能量的供應,以減少副作用較多的糖類或澱粉質。

 

我建議她由一茶匙開始,以防身體尚未適應,過份滑腸。數天後,她高興地告訴我,腦中的霧全散了,思想回復敏銳。她一開始就用一湯匙,並沒有腹瀉。

 

我是一個家屬照顧者,所照顧的,據醫生診斷,是患有阿氏認知障礙症【Alzheimer’s disease】及其它重病的姊姊,因此,我對閱讀這方面的書籍既有需要亦有興趣。2012年,曾看過一位家屬照顧者兼醫生瑪麗·紐波特【Mary Newport, 2011】及其它一些有關椰子油的書。她閱讀過一種叫Axona的藥的資料後便開始讓她患了阿氏認知障礙症的丈夫大量服用椰子油和MCT油【即從椰子油中提取的中鏈脂肪酸,medium-chain triglycerides】。功效使她喜出望外,丈夫的MMSE【Mini-mental state examination,簡易精神狀態檢查】分數大升,生活間幽默感和主動性都重新回來了!

 

為安全起見,我再繼續參考了以百計的有關認知障礙症、心血管疾病、油脂、膽固醇、老化、退化性疾病、生化學的書籍。漸漸我越來越多用椰子油處理八十多歲的姊姊的健康問題。可惜,自己用椰子油照顧姊姊,談不上是一個實驗,也沒有對照,所以我無法用統計學向讀者表明椰子油的功效。我只能從閱讀和遭遇中觀察姊姊的變化和比較姊姊與她所住的護老院裡鄰近的、先後認識的、有類似病徵的老婆婆。若讀者希望有大型的營養試驗統計資料,我懷疑在先進的、資本主義的國家中極少人會大規模地進行這類研究,因為椰子油是百分百的天然東西,不是任何人可以取得商業專利的東西,自然缺乏經濟誘因。

 

四年的經驗告訴我,椰子油可以算得上是老人寶,它能在多方面發揮預防或醫治的作用,包括供應關鍵性的能量、抗多種微生物(病毒、病菌、真菌、原生動物)、和抗氧化。姊姊除口服(現已增加至每天四湯匙)外,還有洗口(用棉花棒)、擦眼膠(用棉花,好讓椰子油滲入眼中)、塗皮膚深褶處或患處等等。篇幅所限,本文只集中於對腦的使用。

 

當然,我的家庭也改變了飲食習慣,由一般食油(如花生油、粟米油等多元不飽和植物油)改用椰子油;如要煎炒,則用椰子油、橄欖油和芝麻油的混合油。強調一點,用的是冷榨和有機的椰子油和橄欖油;大體來說,市面上冷榨和有機的食油只有這兩種。順便一句,椰子油不含奧米茄3脂肪酸,食用者另行補充是必需的。

 

究竟為什麼椰子油對腦袋有特別的益處?首先,腦袋雖然是小小的一個器官,但是比例上它卻消耗超大量的能量。年輕時這些能量一般都是由葡萄糖經呼吸作用製造。一個人年紀漸大,代謝減弱,這樣產生的能量會慢慢下降,腦細胞產生不夠能量,功能便逐漸下降。重新加強腦細胞功能,自然就要供應另類燃料。腦細胞唯一的另類燃料是一種叫“酮體”【ketone bodies】的東西。

 

在糧食豐富(或過份豐富)的社會裡,人的身體不會產生酮體。要供應酮體,有三個方法。第一,直接服用。可是由於科技限制及供求問題,價錢極其昂貴。第二個方法,飢餓。舉個例說,礦穴倒塌,礦工被困,往往被困數星期或更長。救出時皮黃骨瘦,但腦袋清醒,為什麼?原來飢餓時,身體內的脂肪細胞會釋放出脂肪酸,肝臟是身體的化學工廠,它將這些脂肪酸變成酮體,酮體不用胰島素也能進行呼吸作用,供應大量能量;腦袋是極重要的器官,自然得到優先待遇。相信不少人都聽過一個長壽之道:限制加路里的攝入【calorie restriction】,尤其是糖分的攝入;中國人也有句名言:常帶三分飢。可是這個方法不應隨便使用,尤其是用在老人身上,如果不得其法,反會引致營養不良。

 

第三個方法,吃下短鏈和中鏈脂肪酸,它們體積小,不用消化,可穿越腸壁,經過門靜脈【portal vein】直達肝臟。肝臟便會將它們變為酮體,部分便會沿著血管到達腦袋,更能穿越血腦屏障【blood-brain barrier】(腦袋防禦異物和病原的屏障;通常較小的、油性的東西較易通過),到達腦細胞,補充葡萄糖功能之不足。椰子油便是含極豐富的短鏈和中鏈脂肪酸的食物,所以能供應這些關鍵性的能量。可惜的是普通植物油都以長鏈脂肪酸為主,含極少短鏈和中鏈脂肪酸,所供應的能量對腦袋來說並非關鍵性的。

 

椰子油對腦袋還有第二個益處。椰子是熱帶植物的果實,它飄洋過海後,仍能發芽生長成椰子樹。這現象引出一個問題,一般食用植物油在普通陽光下很快便會受氧化破壞變餿,為什麼椰子內的油長時間在猛烈陽光下不會變餿?我相信有兩個原因。首先,椰子油絕大成份由飽和脂肪酸組成,飽和脂肪酸的分子間由化學單鍵聯繫,化學單鍵是穩定的,不會氧化的。一般食用植物油來自溫帶植物的種籽,絕大成份由多元不飽和脂肪酸組成,這類脂肪酸的分子間由多個化學雙鍵組成,化學雙鍵是不穩定的,容易氧化的,多元不飽和脂肪酸因而容易變餿。

 

第二個原因是椰子內的油含兩種相似而有協同效應的抗氧化物:(一)生育酚【tocopherol】,即市面多買得到的維生素E。(二)生育三烯酚【tocotrienol】,即另一種抗氧化能力更強的維生素E。當生育酚及生育三烯酚同時發揮作用時,更有協同效應,抗氧化功能比單靠生育酚強數十倍。這些雖少量但強力的抗氧化物足夠保護椰子內少量的不飽和脂肪酸。反之,溫帶氣溫較熱帶為低,植物多只含生育酚,不含生育三烯酚,因此抗氧化能力自然也較低。(短註:棕櫚油也是熱帶植物,含生育三烯酚更多。)

 

初榨的椰子油未經溶劑和高溫提煉,所以它保存了天然椰子的生育酚和生育三烯酚。初榨的椰子油作為食用油便能保護我們的器官,減少氧化。一般食用油都經過溶劑和高溫的提煉過程,所保留下來的生育酚頗為有限,難怪放在廚房架上容易變餿,食後在身體內,如血管中,或構成細胞膜後,也容易氧化。

 

我特別提及維生素E,是因為維生素E是油溶的,容易穿越血腦屏障,進入腦袋和神經中樞系統,中和有害的自由基,保護腦細胞。所以維生素E往往被視為可從膳食中得到的最佳保護腦袋的抗氧化物。

 

最後不可不提,初注意椰子油的人多有兩個顧慮。(一)它含膽固醇嗎?(二)飽和脂肪酸會提升膽固醇嗎?第一個顧慮:它含膽固醇嗎?淺易答案是:否定的,只有動物細胞才能製造膽固醇,椰子是植物,無法製造膽固醇。深度答案是須要連同第二個顧慮一起考慮:兩個顧慮背後都有一個相同的假設:膽固醇對血管有害!美國人自從上世紀中便深信血液中的膽固醇會提高心血管病的機會率。美國科學之發達對世界各地有很大的影響力,不少人都以為這信念是科學化的。

 

可是不少科學家反問:這個假設是一定對的嗎?半個世紀以來,相信這個“真理”的人用盡多次大型試驗,都無法找到有說服力的結果和結論。相反地,懷疑這個“真理”的科學家,經過半世紀的政治和經濟的壓制後,於廿一世紀十多年間進行了更多有說服力的試驗,不獨否定了這個“真理”,還確認了膽固醇對腦的重要性。胎兒時,腦袋所需要的膽固醇由母體供應;由嬰兒至成人期間主要由腦袋的一種細胞 – 叫星形膠質細胞【astrocyte】 – 製造;成人後,有理由相信肝臟參與製造,由低密度脂蛋白攜帶到腦血管旁的星形膠質細胞(低密度脂蛋白【low-density lipoprotein, LDL】常被誤稱為“壞膽固醇”!),然後由星形膠質細胞統籌,用腦中的載脂蛋白E接力送給神經元【neuron】,以補充腦中已氧化的膽固醇。流行病學更發現血膽固醇水平越高的老人,認知能力越強,生活越活躍!心血管病的成因,極其複雜,雖不斷有新理論出現,但學術研究還須繼續努力,絕不能簡單地斷然說由膽固醇引起,因為膽固醇不足的後果實在太大了。有學說指出,心血管病是被氧化的低密度脂蛋白所致。低密度脂蛋白的氧化,不可能由穩定的、只有化學單鍵的飽和脂肪引起。相反地,精煉植物油,主要含奧米茄6脂肪酸,含大量化學雙鍵,不穩定,容易氧化!精煉過程減少原本的抗氧化物,植物油便容易變餿,因為抗氧化能力低。

 

我盼望讀者睜大眼睛,自行看看書,看清楚上世紀以來的信念是否假科學吧!(註:奧米茄6脂肪酸是人體必需的,但人體無法製造的,而植物多含有。精煉後的植物油卻是另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