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266

話說粉嶺聯和墟有一間家庭式經營的拉麵店,我幫襯已有數年,欣賞其味道正宗、貨真價實。當坊間不少連鎖拉麵店以味精粉溝水來「炮製」湯底,這家小店堅持每日用上能裝滿一個黑色垃圾袋的豬骨熬製湯底,堪稱真材實料。

以往這些豬骨在小店打烊後就會被丟棄,但自上個月起接手打理業務的新一代店長為免浪費,決定改為將豬骨送出來餵狗。有興趣的寵物主人只需提前致電通知,就可以於當晚8時至10時前往提取豬骨。上週光顧期間,碰巧有寵物主人前來取豬骨,店長特意吩咐店員放下手頭上的工作去處理,可見小店為了這個利他的環保舉措確實耗用了額外的人力和時間,值得稱讚。

丹麥豬禁用抗生素

說起豬骨,不禁令我聯想到不久前閱報讀到袁國勇教授的訪問,當中提到袁教授只敢吃從丹麥進口的豬肉,卻未見有解釋原因。後來於8月22日的明報讀到袁教授和龍振邦名譽助理教授合著、題為「不抗不激 何以飼國?」的文章,終於真相大白。原來「丹麥從1995年起已實行措施去監管畜牧業使用抗生素當促生劑」、「2000年全面禁止使用抗生素作促生素之用」,「1995年至2008年雞之抗生素使用率也大幅下降90%,由總使用數量5000公斤降至500公斤,而該500公斤之抗生素皆為治療之用。在這段時間,豬和雞之內含抗萬古霉素腸道鏈球菌也降至極低之水平。今天丹麥已經是全世界最大的豬肉出口國之一,85%皆為出口之用。不使用抗生素非但沒有拖低豬肉之生產,反而成為其賣點之一。」

中國畜牧業危機

但當丹麥畜牧業成功擺脫濫用抗生素這個魔咒的同時,中國畜牧業卻因為持續 極度濫用抗生素而將全人類推向超級細菌橫行的萬惡深淵。根據科普網頁Scientific American於9月7日的報道,科學家去年已經於中國的牲口和人體內檢測到抗粘桿菌素(colistin)的基因。粘桿菌素是什麼?這可是被視為「最後一線藥物」的抗生素!面對抗生素耐藥性細菌帶來的巨大威脅, 聯合國不得不於本月下旬召開大會商討對策。

可否容許我弱弱的問一下:請問貴店的豬骨來自丹麥嗎?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