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3509被斬傷了的沉香 photo credit: Amanda Yik

好友參加完關注土沉香的活動,熱心建議我在此專欄介紹一下,希望喚醒更多市民正視本港境內土沉香被嚴重非法砍伐的問題。

野生沉香危在旦夕

熱心,因為好友不是隨便說說,而是認真地將十來個論點電郵給我。看後我告訴好友這些論點讀來不覺陌生,因為大小報章報道都是「講呢啲」﹕土沉香是本土原生樹,香港的名字就是源於「輸出土沉香的港口」。隨着內地經濟起飛,部分先富起來的人附庸風雅燒沉香,沉香因此被炒賣至天價。

土沉香生長速度很慢,將其砍伐卻只需一瞬間, 中國內地和越南的野生沉香已經被砍伐殆盡,香港境內亦僅餘約一百棵,故惹得內地不法之徒入境砍伐。可惜港府執法不力,野生沉香的命運危在旦夕。

針對問題根源保育

我認為光是「講呢啲」沒用,因為任何不針對問題根源的保育行動都是注定失敗的。野生土沉香被砍伐至瀕臨絕種,源於燒沉香是內地富人身分品味的象徵,要停止砍伐,就得盡快推翻這個身分品味的象徵。好比二、三十年前香港和其他華人社會的暴發戶喜歡以「魚翅撈飯」炫耀自己「撈得好掂」,影響所及,普羅百姓的壽筵喜酌都變成「無翅不歡」,導致鯊魚差不多被捕殺殆盡。要救鯊魚,必先要打破食魚翅好威威這個風氣。

鯊魚生長速度很慢,被撈捕殆盡的速度卻很快,這些道理說完以後,接着不能不批評知道這些道理以後還是堅持「無翅不歡」的人或團體。舉個實例,年近歲晚,適逢各大機構、企業、政黨舉行周年晚宴的高峰期,香港護鯊會最近就發起齊齊舉報有魚翅飯局大行動, 假若還有企業團體認為以魚翅奉客有體面好威威的話,各位儘管大鑼大鼓幫他們宣傳,好讓他們可以威風一下。

「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

土沉香呢?看過不少關注土沉香命運的報道,讀了數個熱心保育土沉香人士的訪問,不住痛斥斬沉香樹出售謀巨利的不法分子,但似乎從未指摘一擲千金買沉香的人,是因為尊重「自古以來」文人雅士喜歡燒沉香的傳統?抑或因為忌憚沉香種植場的「正當」商業利益?容我借用鯊魚保育的宣傳口號來提醒一下關注土沉香保育的朋友﹕「沒有買賣,就沒有殺害」。促請內地及香港政府合作推出沉香來源地認證制度、規定買賣沉香時須出示相關證明?別鬧天真了。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