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erfly

四年多前我曾經在自己建立的Go Green Hong Kong網頁上開辦二手衣服領養服務,為期大半年,並為此特意開了一個電郵帳戶。

不知怎的,這個早已棄用的電郵信箱於大半年開始收到各大小機構公關活動的電郵通知,例如以下這個來自石油公司的電郵:「『蜆殼綠趣遊蹤——尋找蝴蝶』活動又經歷了成功的一年,我很高興與您分享最新印製的蝴蝶月曆,上有十二種常見的蝴蝶,附有描述其外貌特色的中文名字,方便大家賞蝶時易於辨認。」

綠色能源撥款 胎死腹中

這電郵令我聯想到上周三在國家地理頻道收看最新一輯的Years of Living Dangerously,大隻佬阿諾舒華辛力加走訪位於中東的美軍基地,坐上經常被恐怖分子襲擊的石油補給車隊的貨車、訪問這些司機,帶出美軍為世界第三大耗油機構的信息。此後他又參觀了基地的太陽能發電裝置,發現供電量僅足夠提供營房裏的空調,遂提出了為何在陽光充足的中東美軍基地的太陽能發電設備會這麼「so little so late」的疑問。

再追尋下去,他發現國防部的預算在送交國會審批時,當中關於應付氣候變暖挑戰和應用綠色能源的撥款項目,都會受到與石油公司關係密切的國會議員阻撓(節目中有明確列出這些國會議員收受石油公司政治捐款的金額),凡是含有「氣候變暖」和「綠色能源」的條項都會被刪除,而本身同是共和黨黨員的阿諾,欲訪問這些黨友問個究竟時同樣不得要領。

海平面上升威脅海軍基地

阿諾最後到達位於佛羅里達州的其中一個海軍基地,訪問駐守的高層將領,獲告知海軍基地已經受到海平面上升威脅的驚人消息。昂貴的通訊和其他軍事器材,能搬動的,都已經搬到遠離海邊的高地上去了,但整個海軍基地卻不能說搬就搬,更何况單單佛羅里達州就有超過十個海軍基地,怎樣搬?阿諾感嘆美國出兵中東很大程度是為了確保石油供應的穩定,可惜石油工業反過來千方百計阻止以發明創新科技聞名於世的美軍,發展再生能源和就氣候變暖採取應變措施,直接危害軍隊以及國家的安全。

現時的情况已水浸眼眉,當氣候難民從中東和非洲湧入歐洲、地球已經進入第六次生物大滅絕之際,石油公司竟想送我一個方便賞蝶的月曆,真係要講句:「多×謝Shell!」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