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4180

家姐比我年長一歲半,性格喜好和我可說是南轅北轍,她沉默寡言,我絮絮不休;她廚藝了得,我就連煎荷包蛋都會穿。家姐中學會考時修讀家政科,因此會在家裏炮製各式高難度的菜式,又盡得阿嫲的真傳,至今每逢過年仍然會跟足阿嫲留下的菜譜蒸蘿蔔糕。

以蜜糖檸檬做番皂洗髮水

可是,家姐DIY的興趣多年來僅限於廚房範圍,其他方面的家事常識則與一般「師奶」無異,秉承「平即係正所以抵買」的原則,數年前到訪她家,走進浴室,驚見一樽樽售價最平容量最大的石油化工洗髮水和冲涼液。曾經試過以本地生產天然成分的洗髮水相贈,怎料下次再訪時竟然發現禮物已經給扔進垃圾桶。追問原因,家姐冷冷的拋下一句﹕「潔力不足,愈洗愈頭痕」。心想不是天然成分產品潔力不足,而是大姐你用開的那些強力化工產品太傷髮膚,卻是不知從何說起。幸得阿媽打圓場,自動請纓將洗髮水從垃圾桶中撿起,再拿回家使用。

直至去年,神奇的轉變發生了,不知怎的,家姐DIY的興趣伸延至浴室範圍,開始自製手工皂、洗髮水、潤膚膏和潤唇膏,起用的都是橄欖油、薑、蜜糖、檸檬等可食用的材料。自此,除了最平最大樽的石油化工洗髮水和冲涼液絕迹於大姐家中,阿媽細妹一律乖乖改用大姐的自製手工皂,不再使用冲涼液。五年前剛開始有關環保題材的寫作,於網絡上發表一篇題為「用沐浴露真係衛生過用番梘咩?」的文章,透過解釋番梘的去污原理和引述外國的學術研究,嘗試打破覺得使用沐浴露比使用番梘衛生這個迷思,並闡述番梘比沐浴露種種優勝之處。拙作有幸得到萬千讀者的認同,紛紛留言表示讀後決定棄用冲涼液改用番梘,卻始終無法說服家人改變這個生活習慣。試過買手工皂相贈,她們會勉強收下禮物然後頂多用來洗洗手。家姐的DIY產品就不同了,一登場,就立即獲得阿媽細妹的青睞,並欣然使用,熱情推廣。

最近,細妹帶同兒女去看望家姐。八歲的姨甥女在大姨媽的指導下可以動手自製檸檬味潤唇膏,歡喜非常。從小就能領略DIY樂趣和滿足感的女孩,長大後應該不會成為盲目追捧品牌、什麼都亂買的膚淺港女。

原文於明報刊登

2016-11-01-photo-0000013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