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園種植一些不能食用的植物,由來已久。還記得小時候居住的公共屋邨花園種有小黃菊、大紅花和夾竹桃。媽媽常常說她小時候會上山摘大紅花並啜飲其甜甜的汁液,但到我這一代成長的時候因為有大量糖果選擇,小朋友已經對大紅花失去興趣。至於夾竹桃,有劇毒,這是我小學時從常識課本中學到的,房屋署為何會在人煙稠密的屋邨公園種植有劇毒、誤食會致命的植物,我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

公園和其他露天空間能否用來種植一些能食用的植物?答案是肯定可以。 近年都市有機農耕漸漸興起,有不少大學和國際學校紛紛開始在天台或花槽進行有機耕種。根據我的認知,最先在校園天台開始有機種植的專上院校應該是香港大學,其有機園圃設在邵仁枚樓天台,由香港大學通識教育部設立和營運,為少數附設有雨水收集系統和廚餘堆肥製作的天台有機園圃。「通識」每個學期都會為師生舉辦都市有機耕種班,學員完成課程後可以繼續利用公餘或課餘時間在園圃中種植有機蔬果。除了大學本部校園外,位於西環觀龍樓後面的港大宿舍日新學院亦於數年前將其原來用作種植觀賞性植物的花槽改為種植有機蔬菜。有參與種植的宿生表示,由於宿舍內沒有食堂,加上距離山下的街市頗遠,以前常常以加工食品果腹,自從宿舍有自家種有機菜收成以來,學生們常常能吃到新鮮的有機菜,人也感覺健康得多。溫習做功課到疲累時,落樓下種菜除草,更有助紓緩緊張情緒。

16903107_1047188372051157_6217851306945203037_o

而位處鬧市中的理工大學也有利用其中一座教學樓裏面的半露天空間進行有機種植(圖)。規模或許沒有港大本部的天台種植那麼大,但師生對於由校園可持續發展處舉辦的都市農耕班反應熱烈,報名人數經常超額達數倍之多。來自不同學系的學生和教職員透過參與農耕班認識交流,學習種植技巧之餘,亦同時加強了彼此的聯繫。

PolyU March 2017 Graduation

話說回來,連昔日那個只懂廣種夾竹桃、大紅花和小黃菊的房屋署也進步了,於去年將其位於天水圍某屋邨裏的花槽借給社區組織種植香草。讓街坊齊來參與種植香草,總比只允許他們呆坐在公園看着那些夾竹桃、大紅花和小黃菊強吧。希望各個政府部門繼續幫忙推動都市有機種植,期待有更多「食得嘅花園」出現。

17360963_10154232134771175_987578032_n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