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013

酒店,不論有幾多粒星的,一般都會在客房洗手間內放置全新番梘一塊供貴客使用。貴客,不論旅遊或公幹的,一般也不會在同一間酒店逗留超過一個星期。因此那塊全新番梘幾乎不可能在退房前被用完的。我一直認為這樣就把番梘扔掉的話非常浪費,因此總會將番梘帶回家繼續使用,但也明瞭其他百分之九十九的旅客都不會這樣做,因此多年前在網上初次看見外國有團體向酒店回收這些番梘再造然後派發給落後地區的孩子使用時,很是高興。過了不久,樂見香港也出現了類似的團體:由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講師David Bishop創辦的「再皂福」,向香港以及內地的酒店回收番梘再造,然後經由各非政府組織及慈善團體機構的網絡將「再皂」分發到受眾手上,以協助改善亞洲區內的環境衛生及個人衛生。

是任務,也是一門課

由於參加了「再皂福」於這個復活節假期舉辦的福建土樓單車旅行團,我得以在過去的周末參觀了他們在深圳的廠房,並參與了部分番梘再造的工序。首先,用鏟刮走番梘表面的雜質,然後將番梘放入一小型機器內打成小塊,再將小塊加水放入另一小型機器內打成小粒,之後將番梘小粒放入一台大機器裏面攪拌並壓製成一長條,最後用人手將長條分割成每塊長四點五厘米的製成品,裝箱稱重,遂大功告成。見證着原本會被扔進堆填區的番梘得以回收再造成有用之物,實在令人非常興奮,亦期待着騎着單車去派發「再皂」的任務。

實戰管理營運非牟利組織

「再皂福」主要由香港大學學生以志願形式參與管理和營運。「再皂福」其實是一門課,選修這課的同學們就在學期內參與「再皂福」的日常管理和營運,包括組織是次參觀活動和上述單車旅行團。同學們在求學階段就能獲取管理和營運一個非牟利組織的實戰經驗,實屬難能可貴。另一方面,因為每個學期都有新血加入,為組織帶來新的動力和意念,令行動保持一定程度的新鮮感,這也非其他靠全職受薪員工管理和營運的非牟利組織能媲美。

最後,藉此機會向「再皂福」建議,看見照片中的我(圖)在切一條拱起的「再皂」長條嗎?這是因為壓製「再皂」長條機器的出口跟工作枱有四、五厘米的高低差異,導致長條拱起甚至斷裂,拱起或斷裂的部分往往需要被當場回收再造,浪費了時間和精力。其實只要將工作枱墊高至與壓製「再皂」長條機器的出口平排,問題就能解決了。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