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170

十幾年前,附庸風雅,去工聯會報名參加了兩個插花班課程。記憶中,學費雖然不貴,材料費卻不菲,每節課總要花兩百多元來買花材。插花班老師並沒有向同學們介紹這些花的產地來源,同學們似乎也沒有興趣知道,反正把花插得好看就是了。至於何謂好看?以我極為粗淺的理解可以分為兩類:第一類求工整,例如整個婚禮用的花球,或者放在宴會桌上的花籃,講究左右對稱,高低一致;第二類模仿自然,類似盆景的概念,將花配以草和葉,有時甚至加支竹,營造隨意閒適的感覺。我手眼不協調,花球總是弄不圓,還是模仿自然的花藝擺設比較適合我,反正自己有點「天人合一」的感覺就達標了 。

 

插的是花,還是石油?

可是,上了兩個課程以後我對插花的熱情就減退了。除了沒有天分這個主因外,善後工作也令人難受。正所謂好景不常,插得再好看的花束,擺上一個星期以後也終會凋謝。親手將濕漉漉的殘花敗柳連同那名不副實地被喚作「花泥」的綠色方塊放入垃圾袋,很沒趣。目送垃圾袋上垃圾車去堆填區,問句是誰將落紅變成無情物,令其化作沼氣來獻世?咪就係我囉!加上後來在網上看見荷蘭的鮮花貨運站的片段,驚嘆其規模龐大之餘,不禁自問我花錢買的花材當中有多少是千里迢迢從荷蘭坐飛機來到香港的呢?其實我們插的是花,還是石油?

本地農夫也出產鮮花

近年,由於先生開始務農,我待在田野間的時間也多了,不再插花,改為欣賞田裏的菜花 ,每當看到蜜蜂來採花蜜,尤其高興。認識了隔鄰的花農馮先生,才驚覺這城原來還有出產鮮花。馮先生累積了五十多年的耕種經驗,擅長種植劍蘭和百合等農曆新年年花。要知道年花要應節才能賣得好價錢,年宵花市只營業那麼幾天,農夫要準確拿揑年花的生長以確保其合時應市,當中所需的高超技藝實在不足以為外人道。現正初夏,馮先生每天忙碌於收割圖中的白蟾,並親自於凌晨開車將花運往花墟出售。此花外形優雅,清香撲鼻,不用什麼求工整或者模仿自然的插花大法了,隨便找個玻璃杯盛着就好。

下次去花墟買花時,不如優先選購本地出產的,好嗎?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