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73201_1965500557017604_7290171074322951959_o

5月28日的早上,超過10個綠色團體、立法會議員、區議員和接近300名參加者在馬鞍崗護理員站崗集合,再行上大欖涌郊遊徑(圖)。 大家都希望透過是次活動,表達反對香港房屋協會(以下簡稱為房協)於大欖郊野公園和馬鞍山郊野公園範圍進行發展潛力研究。 團體促請候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撤回對房協的邀請,並盡快成立工作小組,與公眾全面檢討各種土地供應的途徑。

發展郊野如自割市肺

我由於膝蓋骨退化,近年已經甚少行山。但為了表達對上述發展潛力研究的強烈不滿,還是決定走出來,頂着熾熱的陽光登山。沿途固然可以觀賞郊野公園的自然環境,登高後更能俯瞰錦田和八鄉一帶可作房屋發展的棕土。當天空氣質量欠佳,從山上往下望到的景色都帶點朦朧,遠處的深圳市更被籠罩於霧霾之中。郊野公園其實是香港人的巨型市肺,負責淨化香港和深圳兩個大都會排出的廢氣,我們怎會愚蠢得將自己賴以為生的市肺逐塊割掉?

誠如創建香港行政總裁司馬文所言,近年來不少關注組曾強調政府未能善用土地,並向政府提議了不少合適土地作房屋發展,包括市區中的空置軍營、粉嶺高爾夫球場和大面積的新界棕土等。「在有其他可發展土地的情况下,我們沒有理由,甚至沒有需要急着邀請發展商即房協對郊野公園進行發展潛力研究,破壞整個郊野公園系統並且立下不良先例。」 其中,由於我經常路過粉嶺高爾夫球場一帶,並曾粗略探究過高爾夫球場的環境成本,因此我對港府一方面漠視市民大眾提出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來建屋的建議,另一面卻對郊野公園的土地虎視眈眈深感不齒。

跟樹木林蔭、生態多樣化的郊野公園相比,為了在亞熱帶的香港複製蘇格蘭的地貌,前人在建造粉嶺高爾夫球場之時就已經砍掉了當中大部分樹木,再將其他天然植被剷除,然後才能種植非本土的草。單一栽培兼噴曬有毒農藥的惡果是,在粉嶺高爾夫球場上,你不會看見青蛙、蜻蜓、蝴蝶、蝸牛或雀鳥。樹木疏落、自然生態已經被摧毁的大片平地,不是比位於山上的樹林更應該用來建屋嗎?

鑑於貧苦大眾已無立錐之地,我懇請香港特區政府盡早停止繼續慷納稅人之概以象徵式租金將大片土地租給香港高爾夫球會,並立刻就粉嶺高爾夫球場的發展潛力進行研究。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