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241_10151112109532544_883452557_o

統計處上周公布2016年香港的堅尼系數為0.539,較2011年的0.537上升0.002。對於反映貧富懸殊的數據惡化至四十五年來的新高,統計處的新聞稿當然隻字不提,只忙不迭解釋堅尼系數「反映期間在上述人口老化及一、二人住戶增加影響之下,令原本住戶收入差距有所擴大」。提都不敢提的還有以下這個事實,根據美國中央情報局的全球堅尼系數排名,香港位列第九,排在下列這些國家後面﹕賴索托、南非、中非共和國、密克羅尼西亞聯邦、海地、博茨瓦納、納米比亞、贊比亞。一眼就能看出排在香港前面的都是發展中國家,因此在已發展地區中的獨立經濟體而言,香港的貧富懸殊,全球第一,傲視同群。

 

如果說人口老化就可以解釋到為何此城的堅尼系數這麼高,我們不妨看看人口老化嚴重到已經正在收縮的日本的堅尼系數排第幾?答案是七十三,堅尼系數為0.379。

堅尼系數持續超越「國際警戒線」

或許統計處早已料到有人會注意到上述的震撼排名,所以新聞稿接着就指出「一般而言,國際城市的收入差距由於經濟結構的差異通常較個別國家為高。香港是一個國際城市,在分析香港收入差距的情况時,較適合與其他國際城市比較,而不是個別國家。」

但奇怪的是,統計處眼中的國際城市幾乎全部集中在美國﹕紐約、華盛頓、芝加哥、洛杉磯和三藩市,而這些城市的堅尼系數與香港相若,是否就意味着我們應該默默忍受富人繼續炒地皮炒樓、貧民無立錐之地的景况?大家還需注意的是,聯合國人類住區規劃署(UN-Habitat)將「國際警戒線」定於堅尼系數0.4,任何地區的堅尼系數若持續超越國際警戒線會發生示威和騷亂等動盪情况,這……不是早就已經發生了嗎?

更可笑的是,統計處還說「堅尼系數只反映住戶收入分佈……未考慮住戶擁有的資產」,所以未能全面反映某些「低收入、高資產的住戶的實際經濟狀况或生活水平。若以之作為貧富懸殊的指標,須小心闡釋。」好!且讓我們來說說資產,根據美銀美林的報告指出,2013年時,香港所有身家超過10億美元的超級富翁的資產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76.4%,遠遠拋離排名第二的瑞典(20.7%)、第三名的俄羅斯(20.1%)、並列第四名的馬來西亞和以色列(18%)和第五名的菲律賓(16.5%)。

統計處,我們不如就用這個報告來作為香港貧富懸殊的指標,你說好不好?

原文於明報刊登

 

Photo credit: Joey Kwok Photography 

615275_10151112109437544_134789782_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