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262

上周見到荷蘭裔的司馬文在facebook貼文,告訴大家可以在荷蘭用5.16港元,買到來自大埔工業邨的屈臣氏蒸餾水,而同一樽水在香港的售價為7.5元。司馬文感嘆,明明荷蘭有足夠的飲用水,為何還要反智地將一箱箱的膠樽水遠渡重洋運去荷蘭?航程中製造了多少碳排放?他呼籲各位為了拯救地球先生,口渴請飲自來水。見司馬文提供了該荷蘭博文的谷歌中文翻譯,雖然說 「長文慎入」,但讀下去深感到作者內心的那團火,故冒昧將文中的重點撮要報告一下。

該作者首先指出香港本身為一個缺乏水資源的城市,根據水務署的網頁資料顯示,「東江水是本港目前最主要的單一原水水源。自九十年代後期起,東江每年對港供水量佔全港用水總需求量差不多七至八成。」一個缺乏水資源的城市將從鄰省買來的江水蒸餾後賣去歐洲究竟是什麼玩法?難道彼邦很缺乏零礦物質的膠樽水?

航運運費便宜得難以置信

作者跟着深入研究運費的問題,經過一輪電話查詢和計算後,得出的答案為:將一支膠樽水由香港用船運往荷蘭,所需運費僅為0.02美元,即約0.16港元。何解這麼便宜?原來為了配合中國近三十多年來的經濟發展,世界航運業的規模不斷擴大,致使效率不斷提升、邊際利潤不斷下降,令航運運費便宜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水平。即使如此,作者還是未能理解為何來自香港的膠樽水會出現在歐洲主要零售集團Kruidvat店內的貨架上,直至他認清以下事實:屈臣氏蒸餾水和Kruidvat同屬屈臣氏集團旗下業務。而該集團為長江和記實業集團成員,後者的港口業務遍佈全球,包括全球最繁忙貨櫃港之一的香港葵青貨櫃碼頭和荷蘭鹿特丹貨櫃港。樽水是你的、貨櫃碼頭又是你的、連彼邦間藥房都是你的,這個玩法其實叫做「玩晒」。

價格根據本地市場調整

但就算「玩晒」都仍然未能解釋物離鄉賤這反常現象,答案在作者引述Kruidvat發言人的這一句:樽裝水的價格根據本地市場調整。在香港可以打感情牌,標榜自己為香港人生產蒸餾水已經一百多年,賣貴一點都可以;在荷蘭,這個品牌對消費者而言沒有任何意義,勾不起任何集體回憶,不賣便宜一點不行。

至於這膠樽水帶來的碳排放問題,留待下周再談。

編註:司馬文的facebook貼文轉載自Timo Nijssen在荷蘭網站de Volkskrant(the People’s Paper)發表的文章,www.volkskrant.nl/kijkverder/2017/wat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