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0404

上文講述從香港出口的膠樽水到歐洲後的零售價竟然低於本地的奇怪現象。有讀者閱後表示驚訝和憤慨,亦有讀者瀟灑地說句:「又如何?全球化貿易就是如此的啦。」誠然,只要商家的如意算盤打得響,這邊廂有商家從荷蘭出口膠樽水到香港;那邊廂有商家從香港出口膠樽水到荷蘭,有何不可?兩艘貨櫃輪還可能會在茫茫大海中遇上,互道安好後繼續各自要走的航程,真是想起來都覺得浪漫非常。

 

一瓶香港膠樽水 運輸碳排放已達68克

但當你將膠樽水貿易所涉及的碳排放算進去,整件事就浪漫不起來了。根據上周提到的荷蘭博文指出,香港至鹿特丹的航程約為18000公里,將一個貨櫃的膠樽水運往當地製造了5670公斤的碳排放,平均每樽水的碳排放為63克。膠樽水運抵鹿特丹港口後呢?還要用貨車行駛140公里的公路才能到達Kruidvat連鎖店的貨運分發中心。平均每樽水再增添碳排放3.7克。離開貨運分發中心後一箱箱的膠樽水們就要分道揚鑣了,各自被送往全國各地九百多間分店,這趟旅程又再為每瓶膠樽水增添1克的碳排放。即是說,在消費者還未購買飲用之時,一瓶來自香港的膠樽水光是運輸的碳排放已經達到68克。與貨架上來自鄰國比利時的膠樽水相比(其運輸方面的碳排放為6至7克),來自香港的舶來品真的是贏到「離行離列」。

這還未計製造膠樽本身涉及的碳排放 ——香港大學土木工程系副教授施凱閔博士回覆我書面查詢時指出:從石油中提煉和合成1公斤的聚對苯二甲酸乙二酯(膠樽的原材料,簡稱PET),過程中就會排放2.2至2.5公斤二氧化碳。以一個膠樽淨重約25克計算,生產每一個膠樽涉及的碳排放約為55至62.5克。副教授又指出,假若將膠樽回收再造,每重塑1公斤的PET只排放0.75至0.83公斤的二氧化碳(即回收再造生產每一個約25克的膠樽涉及的碳排放約為18.75至20.75克),比從石油中提煉和合成PET的碳排放低至三分之一。

大部分膠樽都是「有今生冇來世」

這令我想起屈臣氏蒸餾水近一年來聲稱其膠樽採用再生膠製造,廣告語為「有今生有前世」。因此,平心而論,其膠樽生產的碳排放應該以上一段第二種方法計算。可是,由於香港仍然未有立法強制生產者回收其生產的膠樽,加上回收膠在香港「冇價冇市」,致使每天落入堆填區的PET 膠樽高達136公噸,數量超過500萬個。大部分的膠樽都是「有今生冇來世」。因此,我懇請大家,無論膠樽水來自外國還是本地,都一律拒飲。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