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reenshot 2017-08-27 14.48.12

 

強颱風「天鴿」侵襲香港的前一天,即8月22日,本港各區熱爆,儼如火爐。天文台當日錄得132年以來的最高溫紀錄36.6℃,位處新界地區的天水圍濕地公園更錄得38.1℃,元朗公園37.5℃,打鼓嶺37.1℃。自從告別了朝九晚五坐冷氣房辦公的生活,多了時間落田耕種,我深刻體會到在酷熱天氣下於戶外工作的人們的感受。

開冷氣對抗高溫天氣

當天文台位於北區的監測站錄得34至35℃高溫的時候,我家菜田棚底的氣溫早已超越40℃,將個溫度計拿出太陽下量度的話,錄得50℃也是必然的事。在如此酷熱天氣之下戶外工作,汗流浹背只是前奏,臉上每一個毛孔都在出汗才是高潮所在。汗如雨下,光喝水亦無法補充身體流失的礦物質,人因此感到頭暈腦脹。如不及時降溫補水補充礦物質就會中暑昏倒,足以致命。

面對氣候變暖和過度發展的威脅,城市不斷升溫,加上政府縱容地產商興建缺乏對流故毫不通風的豪宅/劏房,迫使人們以開冷氣來對抗火爐般的高溫。根據環保團體環保觸覺的資料,夏季開冷氣的耗電量佔香港的總用電量約60%,全年平均用在冷氣上的用電量則為30%。由於夏天愈來愈長並且愈來愈熱,除非大家都學會善用冷氣的重要性,否則可以預期上述兩組數字將會按年上升。

《節能約章》奏效嗎?

何謂善用冷氣?政府在早年已開始推廣將冷氣恆溫器設定為25.5℃,環境局在2012年首次推出《節能約章》,旨為鼓勵業界和地區機構節約能源。其中關於開冷氣一項,約章規定參與者於夏季6月至9月期間,將平均室內溫度維持在24至26℃之間。根據傳媒報道,截至今年5月已經有3300個機構參與了《節能約章》,但簽署了約章後有否遵照執行?環境局有否檢查跟進?

就在「天鴿」侵襲香港前的那個周五,我約了來自台灣、報道企業社會責任新聞的媒體朋友在《節能約章》參與者之一的青衣城商場見面。我們杯葛只提供即用即棄杯碟的星巴克,找了一家價錢相若但使用瓷杯的咖啡店坐下來聊,不料愈坐愈冷,凍到入骨,剛好隨身帶了一個微型溫度計,我一看,你猜猜室溫是多少?20℃。

夏天的香港,真的是冰火兩重天。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