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樽水內含微塑膠

21457659_10212130345068824_6242489567209667230_o

過去幾個星期關於塑膠垃圾的新聞認真多。本地方面,由於內地計劃今年底開始停收塑膠(除非已經打碎成膠粒)和未經分揀的廢紙等二十四類進口垃圾,回收商聲言會於本星期起停收廢紙。除了可憐那些一直靠執紙皮變賣為生的貧苦老人的處境,也惋惜每日數以噸計原來可以循環再造的廢紙將會葬身堆填區。可是各位讀者可有留意,回收商沒有聲言停收廢膠。何解?因為坊間的中小型回收商幾乎從來都不收廢膠。不信?請看照片中顯示某中小型回收商店內掛出的價目表,哪有塑膠這一項?

不願回收廢膠的理由

因應上述內地新政策,特區政府在回收基金預留兩千萬元,以配對模式資助回收商購買塑料分揀機、塑膠樽標籤和樽蓋去除機、清洗機、烘乾機及造膠粒機,協助本港回收業界提升處理廢塑料的能力云云。業界對此資助計劃反應冷淡,閱報得知香港環保廢料再造業總會會長劉耀成解釋如下:「要滿足內地新標準不易,工廠要有分揀、破碎、清洗和拉粒等工序,需要投資很多人手和設備。即使有廠房提升了設備,亦未必有足夠塑膠供應,因為沒有街邊回收店願意回收廢塑膠,扣除運費和處理費後,肯定會虧損。」劉耀成的解釋突顯了政府回收基金那兩千萬元撥款的嚴重不足,賠錢生意沒有人會做,而兩千萬的資助不可能令原來沒得做的生意變成有得做。

回收塑膠一了百了?

而另一單國際新聞則揭示了回收塑膠也不能解決問題的殘酷事實。近年來不少標榜環保的服裝品牌都以回收飲品膠樽循環再造成抓毛、T恤或其他服裝作招徠,台灣的慈善機構慈濟也有類似行動。但原來每當我們洗滌這些聚酯纖維(polyester)衣物時,就有數以十萬計微塑膠纖維釋出,流入大海,經魚類等食物轉移到餐桌上。這還不止,根據英國《衛報》上周的獨家揭露,全球多國食水驗出微塑膠,就連樽裝水樣本都不能倖免。後面這句很重要,重要到我要用來做此文的標題,因為怕有人聽到食水含微塑膠的這個消息後會以為改飲樽裝水就沒事了。

回收不是辦法,減少使用塑膠才是王道。

 

原文於明報刊登

廣告

休斯頓啓示錄

21077368_10159213068395501_7286237444549881749_n

在港澳兩地受到強勁颱風天鴿侵襲後不久,美國得州的休斯頓也受到颶風哈維的侵襲,引致大規模的水浸、嚴重的財產損失和人命傷亡。

話說休斯頓位於流動緩慢的河口邊上,1830年代由來自紐約的房地產投機分子開發起來,將沼澤抽乾然後蓋樓。雖然自開埠以來頻繁發生水災,但仍然無阻拓荒者的熱情。憑藉發展是硬道理這信念和寬鬆的法規,休斯頓在短短一百多年間發展成美國第四大城市。世界石油工業的基地、全球最大的醫學中心、連太空船和火箭都要在這裏升空。可是發展真的可以無止境、城市人口真的可以不設上限嗎?當愈來愈多原本像大海綿一樣吸水的天然濕地被抽乾填平來蓋房子、停車場和商場以後,颶風引致的大水除了淹沒這些建於濕地上的建築物,還能到哪裏去呢?

抽乾濕地建屋 遇大水不堪設想

回頭看香港,在僥倖逃過天鴿之劫的幾天後,特首委任「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希望帶動公眾辯論房屋土地問題,其中22人為非官方成員,裏面有多名曾公開表態支持發展郊野公園、更有一個提出要填平船灣淡水湖來起樓的「智者」坐鎮。支持發展的各路人馬都來齊了,偏偏沒有邀請任何環保人士加入。想着休斯頓的遭遇,我想向這位「智者」請教:如果將原來儲水的水塘填平然後在原地興建可以容納幾十萬人口的新市鎮,當颱風引致山洪暴發時,大水除了淹沒這些樓房外,還能到哪裏去呢?

偷換概念的建議 為發展開路?

該專責小組剛於本文見報的前一天舉行了第一次會議。會未開,先由多個支持發展的「智庫」打響鑼鼓、為發展開路。看見長春社貼文說有「智庫」提出把耕作活動硬生生搬入郊野公園內,現有的農地就釋放出來蓋樓,再進一步建議放寬郊野公園的用途以迎合如水耕一類的現代農業技術發展,並美其名將這條偷換概念的「屎橋」稱為 「三角短傳」。 計我話,「三角短傳」太轉折了,倒不如來個「單刀直入」,立即開發面積達九個維多利亞公園那麼大的粉嶺高爾夫球場吧啦。

最後,想在此向杏花邨、鯉魚門和大澳受風災影響的居民致意慰問。你們面對氣候變暖帶來的極端天氣,首當其衝。只是奉行「發展大晒」的政府對你們的苦難視而不見。

原文於明報刊登

冰火兩重天

Screenshot 2017-08-27 14.48.12

 

強颱風「天鴿」侵襲香港的前一天,即8月22日,本港各區熱爆,儼如火爐。天文台當日錄得132年以來的最高溫紀錄36.6℃,位處新界地區的天水圍濕地公園更錄得38.1℃,元朗公園37.5℃,打鼓嶺37.1℃。自從告別了朝九晚五坐冷氣房辦公的生活,多了時間落田耕種,我深刻體會到在酷熱天氣下於戶外工作的人們的感受。

開冷氣對抗高溫天氣

當天文台位於北區的監測站錄得34至35℃高溫的時候,我家菜田棚底的氣溫早已超越40℃,將個溫度計拿出太陽下量度的話,錄得50℃也是必然的事。在如此酷熱天氣之下戶外工作,汗流浹背只是前奏,臉上每一個毛孔都在出汗才是高潮所在。汗如雨下,光喝水亦無法補充身體流失的礦物質,人因此感到頭暈腦脹。如不及時降溫補水補充礦物質就會中暑昏倒,足以致命。

面對氣候變暖和過度發展的威脅,城市不斷升溫,加上政府縱容地產商興建缺乏對流故毫不通風的豪宅/劏房,迫使人們以開冷氣來對抗火爐般的高溫。根據環保團體環保觸覺的資料,夏季開冷氣的耗電量佔香港的總用電量約60%,全年平均用在冷氣上的用電量則為30%。由於夏天愈來愈長並且愈來愈熱,除非大家都學會善用冷氣的重要性,否則可以預期上述兩組數字將會按年上升。

《節能約章》奏效嗎?

何謂善用冷氣?政府在早年已開始推廣將冷氣恆溫器設定為25.5℃,環境局在2012年首次推出《節能約章》,旨為鼓勵業界和地區機構節約能源。其中關於開冷氣一項,約章規定參與者於夏季6月至9月期間,將平均室內溫度維持在24至26℃之間。根據傳媒報道,截至今年5月已經有3300個機構參與了《節能約章》,但簽署了約章後有否遵照執行?環境局有否檢查跟進?

就在「天鴿」侵襲香港前的那個周五,我約了來自台灣、報道企業社會責任新聞的媒體朋友在《節能約章》參與者之一的青衣城商場見面。我們杯葛只提供即用即棄杯碟的星巴克,找了一家價錢相若但使用瓷杯的咖啡店坐下來聊,不料愈坐愈冷,凍到入骨,剛好隨身帶了一個微型溫度計,我一看,你猜猜室溫是多少?20℃。

夏天的香港,真的是冰火兩重天。

 

原文於明報刊登

遊戲規則

Screenshot 2017-08-25 21.43.28.png

上周五接受香港電台英語頻道第三台節目《1 2 3 show》主持的邀請,開咪分享成立「撲水」飲水機地圖四年來的經歷與感受。當中我特別提到「撲水」一直以來高調敦促港鐵公司應當盡快負起其社會企業責任於每個地鐵站安裝飲水機,但港鐵公司一直漠視我們的訴求,甚至連我們對其發出的電郵都懶得回應。期間聽眾Merrin先生透過網上留言,稱讚「撲水」手機應用程式之餘,並說就港鐵公司何時安裝飲水機一事,他有消息想與我分享。

何謂友好環團?

由於留言沒有交代Merrin先生的身分,我不知道他是否港鐵公司的員工,並獲授權向「撲水」交代該公司就安裝飲水機一事的任何進展。以我所知,港鐵公司去年透過商界環保協會的安排,與一眾友好環團會面,何謂友好環團?意指那些從無公開向港鐵施壓要求港鐵於站內安裝飲水機的環團。據說會面期間港鐵公司向友好環團說安裝飲水機好複雜呀,要研究呀。未知聽眾Merrin先生是否其中一個與會的友好環團代表因而想充當港鐵的發言人來說項?無論如何,在這個友好會面發生了差不多一年以後,港鐵沿線各站仍然不見飲水機的蹤影。入閘範圍內外各商店繼續大賣膠樽水。

依靠大財團或由與大財團關係密切的慈善基金會捐錢支持的環團和環保行動,在選擇議題時都得小心謹慎,確保議題不會影響到捐款團體或其關連人士的商業利益。英文有句俗語叫做「別咬餵食你的那隻手」,咬了,就沒飯吃了。

選擇議題宣傳

不久之前香港海洋公園保育基金邀請梁詠琪坐小艇出海撈垃圾,鏡頭所見,撈起的明明是飲品膠樽,為何梁小姐卻只跟觀眾說買凍飲要「走」飲管?同樣道理,「走」紙杯行動由大銀行慈善基金會贊助。何解選擇這些議題來做?因為膠飲管和紙杯沒有品牌、背後沒有大財團的商業利益。香港銷量最高的三個膠樽水品牌屬於哪些大財團,你知道嗎?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和網站由我們自資建立,現在由義務團隊全天候營運和管理。「撲水」明刀明槍針對售賣膠樽水的大財團,故不奢望得到上述那些大財團和基金會的支持,因此我們做「衆籌」。這是一個「大衛迎戰歌利亞」的行動,希望大家都一起來當大衛。

原文於明報刊登

竹紙巾

IMG_5723.JPG半年前在此專欄向讀者介紹過從歐洲進口由回收紙包飲品包裝盒循環再造的廁紙及紙巾,品質很好,可惜銷售點不多,價錢亦偏貴(四十多元一條八卷)。加上我後來發現屋企附近的超市和藥房可以買到某大牌子獲得森林監察委員會(FSC)認證的廁紙,價錢相對便宜 (三十七元一條十卷),遂改用。直至最近數月,我又有新發現:救世軍家品店推出自家品牌的環保廁紙,與上述大牌子的廁紙一樣擁有FSC Mix認證,且價錢便宜得多(二十元一條十卷)。瀏覽FSC的官方網站,見FSC Mix標籤的定義如下:產品內的木材源自經FSC驗證的森林、FSC受控木材或符合再生纖維材料組合的產品。縱然並非100%使用FSC驗證森林原料,受控木材排除了下列各項情况:非法砍伐所得的木材、木材砍伐的過程違反傳統和民權、木材砍伐自具高保護價值的森林、木材砍伐自正在被轉換成種植園的森林、木材砍伐自種植了基因改造樹木的森林。

種竹比種樹更好?

救世軍的環保廁紙與上述大牌子產品的不同之處,在於其100%取材自竹纖維。根據產品包裝上面的介紹,還有以下好處:天然抗菌、生長速度比樹快50倍、收割後毋須再種植——可持續發展、種植竹比種植樹使用更少的土地並能收割更多的纖維、毋須殺蟲劑或肥料——減少污染、竹比樹吸收多35%二氧化碳和釋放多35%氧氣、用來製造竹漿的竹並不是熊貓的食物來源。

無科學根據:竹纖維能抗菌

本着求真精神,我試圖就上述各點上網查證一下。先旨聲明,我讀書時是一名文科生,物理化學生物只在中三時讀過一年,如有理解錯誤還望各位不吝賜教。第一點,有關竹纖維能天然抗菌這個說法,雖然很多人講,但似乎並無科學根據。我找到而又讀得懂的解釋如下:雖然竹子這種植物確實含有抗菌物質,因而其樹幹能自我保護免受昆蟲和真菌侵襲(因此不需要殺蟲劑這點是對的),但這些抗菌物質存在於竹子的樹皮上,而不存在於竹纖維內,更不會存在於竹漿中。至於某些竹纖維製品被驗出有抗菌物質,其實是來自抽取竹纖維的化學程序時產生的副產品。

其他好處且留待我下周繼續查證。 

原文於明報刊登

 

 

 

民宿爺爺之農業體驗

難得忘年之交不嫌棄,趁着大學畢業後與開始工作前的空檔帶着我這個已經數年未有出門遠行的大嬸暢遊日本,又因為知道我對農業感興趣,故特意在姬路一站預訂了標榜世界遺產(即姬路城)和農業體驗的民宿「爺爺」之家

從大阪乘火車至姬路再轉搭巴士到達佛教聖地書寫山下的住宅區時天已黑,一落巴士就喜見民宿「爺爺」坂口先生和太太於巴士站旁等待。原來他們家的房子就在巴士站旁不遠處,而民宿就設在他們家旁邊的另一房子內。安頓下來之後我們步行數分鐘前往一間家庭式經營、屬前舖後居格局的壽司店用膳。爸爸即製壽司,媽媽招待食客,十歲左右的兒子則不時探頭出來看看這兩個來自遠方言語不通的怪客,場景甚是溫馨可愛。

「爺爺」園圃 殊不簡單

晚飯後回到民宿,坂口先生細心地為我倆安排行程。了解到我們對日本農業感興趣,便邀請我們第二天早上參觀他家的園圃。翌日早餐過後,步出民宿行廿步就到達板口家的園圃。見有幾行田,種有粟米十來株(「爺爺」說待孫兒下周回鄉探望時採摘),苦瓜和青瓜各一排,並有大量等待清除的野草,我心想以退休人士閒時種菜為樂來講,這個規模也算是意料之中吧。怎料好戲原來在後頭!參觀完家門口的園圃後,「爺爺」開車帶我們去參觀他們家其他九個園圃!其中種米的園圃最大,目測面積約有一萬平方呎,年產稻米兩千公斤。我們對於單靠「爺爺」「嫲嫲」兩人便能有如此產量表示讚歎,「爺爺」則向我們解釋這是由於插秧、收割和磨穀等工序全部機器化,並向我們展示這些機器。以插秧為例,他的插秧機器每轉動一次便能插秧四株,駕駛着此機器,不消一天便完成整塊田的插秧工作,方便快捷。其他八個面積較小的園圃則種植了芋頭、葡萄、西瓜、秋葵、椰菜、茄子和洋葱等農作物。

每小時電郵通知銷售實况

參觀完十個園圃,「爺爺」開車帶我們前往附近的農產品市場。市場由當地農業組織經營,陳設與一般售賣新鮮食品的超市無異。「爺爺」和其他農夫將其農作物交給市場代為銷售,市場則從營業收入中抽取百分之十五作為佣金。除了代為銷售,市場更會以電郵方式每小時通知「爺爺」其農作物的銷售實况。得知某種農作物當天特別好賣的話,「爺爺」便可以即時落田採收多一些拿去賣。

誠意推薦各位對農業有興趣的朋友前往參觀學習。

原文於明報刊登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

Screenshot 2017-07-23 11.29.40

四年前我與好友Leo利用公餘時間成立「撲水」飲水機地圖,將全港可供人自備水樽免費斟水飲用的地點收集起來,透過手機應用程式讓人隨時隨地查閱。推出以來一直深受關注環境保護的朋友愛戴,紛紛下載使用並熱心報料,致使「撲水」飲水機地圖收錄的飲水機地點由最初的500個增加至現在的1100多個,亦增進了社會對即棄樽裝水問題的認識。

向環境局「撲水」不果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1.0由善長仁翁義務開發,分文不取,對此我們由衷感激。但科技發展一日千里,Android版本早於兩年前開始不能與升級後的操作系統兼容,意即用家一旦換新手機就不能再使用「撲水」。因此我們必須更新手機應用程式。一問價錢,不得了,要六位數字!哪來有錢?試過向環境局查詢我們能否申請哪些什麼環保基金來更新「撲水」,獲告知這些環保基金只會資助有地點、日期、參加人數和展板的「活動」,但不會給錢開發手機應用程式這些「虛擬」的東西。又試過接觸某些家族慈善基金,但對方擺出一副「我有錢派來做好事㗎,你來求我啦」的嘴臉,惹人生厭。我們利用公餘時間為環保出心出力,純為公益,毫無私利,需要遭受這樣無禮的對待嗎?

自資開發 新版本提供新功能

納悶之際,偶然得悉編寫手機應用程式的費用已經因為科技進步而大幅降低至五位數字內。於是把心一橫決定自資開發「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已經上架的新版本提供以下一系列嶄新功能。

有相睇:陸續增設每部飲水機的照片,方便大家辨認位置。

水溫顯示:飲水機出凍水、熱水抑或常溫水,一目了然。

報料按鈕:發現新飲水機?「撲水」資料有誤?撳幾粒掣就可以即刻通知我們。

飲水機應該邊度有:一起發聲,齊來爭取。

開心分享:於社交或短訊平台分享個別飲水機的資料,約朋友在飲水機旁邊等,邊等邊飲。

路線提供:指示你從所在位置步行到就近的飲水機。

「撲水」手機應用程式2.0推出以來,承蒙傳媒朋友的支持和報道,每天都收到大量報料和建議電郵。也有很多小店、餐廳、機構聯絡我們,表示願意為自備水樽前來的市民免費提供斟水服務。在此誠意邀請各位讀者下載使用,齊來向膠樽水說不。

原文於明報刊登

荷李活道上的素食選擇


周末夜晚,人在中環,搭乘扶手電梯上山,沿途經過了無數喧鬧的餐廳和酒吧,皆非我所好。到達荷李活道,踏出扶手電梯,往上環方向走去,熱鬧漸趨平靜,在距離文武廟的不遠處,就是此行的目的地素食餐廳豆苗居。餐廳開業已經五年,由最初位於西營盤福壽里的橫巷小店,到兩年前遷入這個佔地兩千多平方呎的寬敞新址,一路走來,全靠東主Peggy以及其團隊的心思與堅持。

發芽種子 好吃有「營」

聽從店東的推介,我們先來一客「炸雞」——蘸了南薑粉鮮炸的猴頭菇,再配以椰子克菲爾酸忌廉醬。個人認為,猴頭菇炸起後的口感跟肉相距不遠,充分滿足了我食「香口嘢」的欲望。沾着那個據說有益生菌的克菲爾醬,我希望能藉此消除一下油炸食品帶來的熱氣。後上一客生吃辣「吞拿魚」手卷,所謂的「吞拿魚」,其實是將已發芽的向日葵種子和杏仁磨碎攪拌成蓉,口感出奇地真有點像魚肉碎。根據餐牌的介紹,發芽的過程激活了種子內原本處於沉睡狀態的酶和營養,令其更容易被人體消化和吸收。除了「吞拿魚」,手卷的其他材料還包括以豆薯和椰菜花做成的「米飯」、牛油果、自家製是拉差香甜辣椒醬、香葱和芥末沙律醬。手卷本身已經集合了多種味道,雖然有醬油伴碟,但其實毋須沾來吃。

自家製醬汁 愈吃愈好吃

主菜方面,東主推薦「肉醬」蕎麥寬條麵。自家製番茄醬、葛拉姆馬薩拉 (Garam masala)、豆腐碎、素芝士和薰香菇充當肉末。坦白說,馬薩拉香料對我來說是有點太辣,所以我邊吃麵條邊喝水。蕎麥寬條麵也像同樣有益的糙米飯「嚡口」,吃起來不太習慣。但這道我被迫慢吃的主食卻出奇地有愈吃愈好吃的滋味,情况實屬罕見。另一主菜漬物丼,配以青菜和燒汁,清新可口,非常適合夏天炎熱天氣進食的一道開胃菜。

除了提供精緻素食,豆苗居多年來一直支持由我和好友Leo發起的「撲水」行動,為自備水樽前來的市民免費提供飲用水。各位參觀或參拜完文武廟口渴的話請移玉步去斟水。當然我們更鼓勵你坐下來吃一頓素菜,利人利己,功德無量。

原文於明報刊登

捐二手衫去菲律賓?!

Wall-E-2-fat-humans.jpg
上文提到去年4月無綫電視的《新聞透視》揭發舊衣回收商將收集得來仍然新淨的冬天衫棄置於鄉郊垃圾站的做法。究其原因,根據綠色和平去年11月發出的新聞稿報道,現時全球棄置衣服的數量已經超過第三世界二手衫市場所能負荷。以歐洲為例,歐盟一年就累積150至200萬公噸的二手衫,當中大部分滯銷,而亞洲、非洲及南美洲共42國都已明文限制或禁止二手衫進口,以保護當地市場。

經熱心朋友介紹,半個月前我們農場招待了五名趁周日假期修讀創業課程的菲律賓家務助理,她們想在打工合同結束後回鄉開設有機農場,因此前來請教。點解想開有機農場?原來五名女士雖然來自菲律賓不同的地區,但各自家鄉的景况相同,皆是有地有人就是沒有就業機會。以為人家真的需要我們捐出的二手衫褲甚至胸圍底褲?人家最需要的其實是就業機會。製衣業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發展經濟的起步點,我們的善心卻導致人家連起步都不能。正因如此,上述提及明文禁止二手衫進口的42個國家,菲律賓理所當然在其中。

科技進步 失業更嚴重

除了好心做壞事,科技進步似乎將會為落後地區的就業情况帶來更致命的一擊。根據彭博於6月22日的報道,製衣業的全面自動化將可能於未來數年令東南亞地區百分之八十的製衣業工人失業。在此之前,雖然機械臂早已取代了大量汽車和飛機引擎製造業工人的工作,但總以為機械臂進化到可以進行精細的縫紉工序這一天的到來似乎遙不可及。怎料由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的一班工程師創立的SoftWear Automation已經發明了一個名為Sewbot的機械人。Sewbot現在已經能縫製毛巾牀單枕套等工序相對簡單的紡織品,下一步的目標是縫製T恤,再下一步的目標是縫製牛仔褲和恤衫,終極的目標是全面自動化:即將一綑布製成衣,過程不牽涉任何人手。當多個國家和地區內大部分人失業的時候,社會就會動盪不安,後果不堪設想。

這令我想起多年前看過動畫片Wall-E,預示幾百年後地球上的垃圾堆積如山,污染嚴重,只剩下負責壓縮垃圾的機械人Wall-E和一隻蟑螂為伴。人類呢?只剩下小量倖存於一個太空站裏面,因為不用工作,只需要坐在輸送帶的座位上消費玩樂,所以手腳都退化成又胖又短,連走路都有困難。

我覺得這齣動畫片其實是預言來的。

原文於明報刊登

IMG_5423.JPG

有需要人士?

IMG_4633

傳媒揭冬衣回收「回到垃圾站」

看到這個簇新的宣傳片令我想起去年四月中收看無綫電視時事節目《新聞透視》名為「時尚足迹」的一集,記者追蹤調查,發現有參與這個回收計劃的慈善機構的外判回收商的再外判舊衣出口商將大量無穿無爛、恍如簇新的冬天衫棄置於鄉郊的垃圾站。四個參與此計劃的慈善機構,地球之友不作任何回應,救世軍和基督教勵行社似乎以書面回應,只有長春社願意出鏡接受訪問,坦承不知道此「判上判」的舊衣出口商將較新的冬天衫棄置於垃圾站,但會了解事件,看看冬天衣服是否真的沒有出路,並說如果發現屬實的話,「其實我們可能的做法是跟市民講,你捐出來的冬天衫是沒有出路的」。

機構自設二手衫店轉賣

但其實品質尚佳的二手冬天衫在香港是有出路的。同樣參與上述計劃的基督教勵行會和救世軍就在港九新界自設多間二手服裝店,出售收集得來而比較新淨的二手衣服。根據新聞透視引述救世軍的回覆,2015年他們收集了2000噸的舊衣服,其中三分之一的衣服會在自家二手店出售,而我正是救世軍二手店的忠實常客。沒錯,宣傳片中的所謂有需要人士其實就是我。

轉眼間一年多又過去了,未知負責社區舊衣回收箱計劃的民政事務總署除了製作了上述宣傳片以外,還做了什麼呢?有否考慮要求所有參加此計劃的慈善機構自設門市出售收集得來的新淨二手衣服呢?否則繼續派錢給慈善機構卻讓他們將舊衣回收工作外判再外判,然後收集回來的衣物依舊被棄置於垃圾站,究竟意義何在?

 

原文於明報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