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在地鐵看見Timberland爬山鞋的廣告,大大隻字寫著“地球守護者”,對著廣告燈箱看了老半天,都看不見任何文字解釋這雙鞋如何守護了地球。回到家上網讀到陳曉蕾的文章才知道,因為這雙鞋的鞋底用了回收物料製造,所以品牌就自稱守護地球了。

與這種小小環保,大肆宣傳的品牌相比,戶外運動服裝品牌Patagonia的層次就高得多。最近有幸讀到Patagonia品牌創辦人和擁有人Yvon Chounard 的自傳:let my people go surfing – the education of a reluctant businessman (有中文版)和演講,Chounard 先生對自然生態環境的熱愛和為此而作出的努力,令在下佩服得五體投地。很想為大家簡單講述一下。

1. 全球首家利用回收膠樽製造fleece 刷毛衣服的品牌

以往,fleece 刷毛衣服的原材料只能是原聚酯纖維(virgin polyester),為石油副產品。Patagonia 與一科研公司合作研發出利用回收膠樽製造fleece 刷毛衣服,用二十五個回收得來的膠樽就能製造出一件fleece 刷毛外衣。從一九九三年到二零零三年期間,Patagonia 因此“拯救”了八千六百萬個膠樽。每利用回收膠樽代替原聚酯纖維製造一百五十件fleece 刷毛衣服,就能節省四十二加侖的燃油和減少排放半噸的有毒氣體。

2. 早在一九九六年完全停用非有機棉

雖然種植非有機棉的農地只占全球耕種面積的百份之三,動用的殺蟲劑卻佔了全球用量的百份之二十五、其他農藥的使用量也占全球用量的百份之十。這些化學品當初研發出來是用作戰爭時殺敵的神經氣體,種植棉花大量使用這些化學品,令棉花田周邊的人和野生動物都承受較高患癌和生畸胎的風險。

有見及此,Chounard 先生於一九九四年決定Patagonia品牌於短短兩年內全面改用有機棉。作此決定的時候棉製服裝占品牌總銷售額百份之二十,改用有機棉會令成本增加多少和令收入減少多少完全是未知數。很多原來和品牌合作的棉花供應商拒絕參與此事,因為當時種植有機棉的農夫不多,而且棉花供應商對有機棉的市場潛力深表懷疑。結果,品牌於一九九六年花在採購棉布的成本與一九九五年相比增加了三倍。棉製品系列由九十一個減少到六十六個。Chounard 先生無懼困難,破釜沈舟,訂下目標三個:一)成功推銷品牌的有機棉產品,二)帶動服裝界其他公司使用有機棉,三)鼓勵種植有機棉花。後兩個目標的達成與否全靠第一個目標能否達到。結果憑著降低有機棉產品的邊際利潤以拉近有機棉與非有機棉產品價格的距離而成功令顧客轉買有機棉產品。

十幾二十年後的今天,眼看其他服裝品牌如無印良品、H&M等,偶爾推出一兩個有機棉服裝系列就在大吹大擂,更凸顯出Patagonia的先鋒地位。

3. 真金白銀推動環保

從一九八五年到二零零五年二十年間,Patagonia總共捐出兩千二百萬美元給從事環保工作的非政府組織(NGO)。在二零零一年Chounard 先生與Craig Mathews 共同創立名為“1% for the Planet“的組織,將所有承諾每年將營業額的百分之一捐給環保非政府組織(NGO)的商業機構聯合起來。組織致力向基層環保組織撥款以增加他們行動的成效。

說到這裡,突然想起幾個星期之前參與一個環保活動,有大藍籌公司好意思捐出港幣四萬大圓,還要派代表上台拿著大支票拍照留念,令人哭笑不得。

4. 有信念,不退縮

Chounard 先生意識到人口膨脹跟環境問題息息相關,因此,除了捐錢給環保組織以外,亦曾捐款給家庭計劃組織Planned Parenthood。此舉卻惹來右翼基督教組織Christian Action Council (CAC) 的不滿。CAC 發動數千人發信給Patagonia威脅杯葛他們的產品,又號召支持者到Patagonia商店門外聚集叫囂。Patagonia 有勇有謀,宣佈會以每個出現在Patagonia商店門外叫囂的CAC支持者的個人名義捐出十元美金給Planned Parenthood,令這些人進退維谷,結果一哄而散。

讀完這書,更加明白到漂綠和深綠的區別。想起幾個月前,外子參加淺綠機構組織的參觀可口可樂公司半天遊。在可口可樂公司的代表自豪地介紹了公司如何減少用水、如何省電(將辦公室的玻璃貼上有色膠膜)、如何支持回收(將兩百個搬運重物時使用的木底盤送給環保園裡面的公司循環再用)後。。。

外子問代表:請問可口可樂公司每天在香港賣出多少瓶膠樽裝飲品?

代表回答:差不多一百萬瓶。

外子問:可口可樂公司有負責回收這些膠樽嗎?有多少膠樽被回收?

代表回答:沒有。根據香港政府數字,膠樽回收率為百份之四。

外子說:即是說每天有九十六萬個可口可樂公司的膠樽被送往堆填區,與此相比,你剛才提到的那些環保舉措有任何意義嗎?

希望大家都會在看見漂綠行為時直斥其非,鞭策更多的企業履行企業社會責任,減少對環境的傷害。